顶点小说 > 东京怪乱物语 > 第一百零七章,微妙的一天

第一百零七章,微妙的一天


  中午丰盛的饭菜之后是一般家庭时间。

  冬天的话乡下地方没有什么户外娱乐,雪代子还能去找童年玩伴,安娜就谁也不认识。

  因此,一家人拿出了传统做派,围着被炉看电视吃橘子。

  很平和呢,气氛。

  看的电视节目是漫才,安娜剥着橘子,没怎么看,漫不经心的专心消灭了最喜欢的橘子。

  雪代子没有去找儿时的好运,而是呆在了家里。

  外婆在厨房收拾碗筷。

  而外公则板着脸挺着腰杆正坐着,时间一长,不光是老腰,膝盖也撑不住了,但为了威严形象面无表情的死撑着。

  ‘啊,爸爸真是的,明明以前在家里都是懒散的舒适躺姿,不累的吗?’

  这种槽堵在雪代子喉咙里,始终吐不出来。

  真的是微妙...

  漫才。

  安娜扫眼,外公偷偷扫过来的视线迅速的掉头。

  没有对视上。

  笑点很微妙,嗯,漫才。

  一人负责较严肃的找茬吐槽,另一人负责较滑稽的装傻角色。

  俩人以极快的速度讲笑话,大部分的笑点则是围绕俩人之间的误会、双关语、谐音梗。

  真的微妙。

  “我喜欢烤红薯,之前去买烤红薯,烤红薯超好吃吧。”瘦子

  “我讨厌烤火烧,别跟我说什么你不喜欢吗。”胖子

  “为毛,不是很好吃吗?”瘦子

  “我对它有心理阴影。”胖子

  “你对烤红薯有心理阴影啊!?”瘦子迷茫:“为毛呀~”

  “我小的时候吃太多了,当时有家人在旁边,吃了之后,就有点...”胖子

  “等等,对不起,这是个超沉重的话题。”悲苦的胖子。

  “吃了之后,噗的...”悲苦的胖子手势比划:“就放了出来。”

  “放屁而已啊~”瘦子懵

  “然后就是,妈妈闻了之后...”哽咽的胖子:“就去世了。”掩面泣。

  “毒气呀~”雪代子用着萌哒哒的关西腔,终于吐槽道。

  观众爆笑...

  “噗的...”一声后,应景的屁声响起。

  空气短暂的一僵...

  安娜暂时放下手里已经送到嘴边的一瓣橘子,低着头谁也没看。

  “是你吧!雪代子!”老姜狠辣,当机立断,威严的注视着雪代子,沉声问罪道。

  “哈!?”雪代子一脸懵,看着自己亲爱的老父亲。

  “多大的人了还憋不住屁...”老父亲沉痛道:“尤其还喜欢放连环屁...”

  话落...

  噗噗噗六连响...

  是你吧!爸爸!

  雪代子看着老父亲,眨巴着双眼,理解之后,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这家伙!刚说完就放!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完全不给雪代子解释的机会,慈父抢白道:“要死要死,毒气呀~这地方没法呆了。”

  一口地道的关西腔。

  话落就站起了身,脚步匆忙的逃走。

  带着一脸悲痛表情,默默无言的坐在玄关上,望天点上了一支烟。

  看起来像只是单纯烟瘾犯了。

  不过,温柔的走开独自抽烟呢。

  “好吧,我放的。”雪代子无力的承认道。

  “嗯。”安娜简单的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偷摸着展开了念力护盾,面无表情吃橘子,然后才像才反应过来一样,超长反射弧般‘嗤’的偷笑了一声。

  平和呢...

  很喜欢,这种气氛...

  “你刚才偷笑了对吧。”雪代子回头问道,跟着偷偷笑出了声,说道:“爸爸他特别要面子,你不要笑。”

  “没有笑。”安娜回答。

  好不容易止住偷笑,雪代子咳嗽一声平复心情后,说道:“觉得怎么样?”

  “无聊。”

  “无聊?为什么?”雪代子说道:“毕竟是乡下嘛,没什么娱乐。”

  “漫才无聊。”安娜回答。

  “是这个呀。”雪代子说道:“我不是在问这种事啊。”

  “不无聊。”

  “更具体一点呢?”

  “偶尔体验一下挺好的,长辈的宠爱。”安娜说道:“不过,我不能在这里久呆。”

  “为什么?”

  “会引来灾难...”安娜说道:“你希望这样吗。”

  “我知道了。”雪代子说道:“新年过后就回东京,总之,先安心快乐的度过这闲散的几天吧,要出去逛逛吗?”

  “不去。”安娜摇头。

  “这样啊...”雪代子不说话了,气氛又陷入沉默,只有电视的声音在回响。

  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几次张口后,雪代子都闭上嘴不语,眼里满满的都是难受。

  安娜看了一眼,默默的没有提起话茬。

  外婆在忙完之后来到安娜身边,总是一脸和蔼的嘘寒问暖。

  东京怎么样,平日里都吃的什么,平常又做了些什么,喜欢什么,喜欢吃什么,讨厌什么。

  外公坐在一边,板着脸仔细听着,一副不在意的威严样子。

  安娜嗯声回答着,有时会仔细回答。

  关于喜欢吃什么之类的问题,没有隐瞒。

  至于跟雪代子俩个人生活在东京会不会很辛苦之类的问题,一律全回答不辛苦等好的方面,有隐瞒的进行答复。

  然后开始重复的唠叨循环。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就算年纪不大,当过妈的都这样的啰嗦。

  并不讨厌,安娜安静的听着,不觉得烦。

  想起了小时候母亲的样子。

  一脉相承的啰嗦。

  ‘安娜,起来吃饭了,太阳晒屁股了~’

  ‘安娜,说过多少次了,自己的东西自己要好好收拾!’然后开始收拾起来。

  ‘安娜,不许挑食!’

  ‘安娜,放学要早点回家。’

  ‘安娜,不许跟小朋友打架。’

  ‘安娜...’

  ‘安娜...’

  每天每天都在说重复的话。

  父亲就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笑话。

  然后,有一天。

  最后一句话是...

  ‘安娜!活下去!’

  烈焰侵染了双目,所见之处一片血般的通红,怪异的鬼叫嘶吼响彻耳边。

  安娜的身后,欧伽桑跟欧多桑在安娜的压制下,乖巧的坐着。

  一家人都在场,只是,有俩个死去的人看不见而已。

  他们还记得家人的音容笑貌,欧伽桑模糊的脸上带着悲伤,又带着疑惑,良久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起身,伸手触摸着母亲的面庞。

  透明的手穿透而过,触之不及。

  欧伽桑悲伤的轻叫,语不成词的,磕绊断续的叫着妈妈。

  安娜看在眼里,什么也没说。

  悲伤的时候,什么也不想说。

  至于欧多桑,过了好一会儿好像才想起来一样,然后从头到尾都怒视着岳父,如果不是安娜不动声色按着,断了他的火力,早就打人了。

  关于欧伽桑与欧多桑的问题,安娜已经想了很久了。

  如果是送去轮回转世的话,随时都可以。

  只是安娜不想就这样结束而已。

  无论怎么样,都想,再一次的跟父母正常的说话。

  所以,安娜会恢复欧伽桑与欧多桑的本来面貌与记忆,绝对。

  然后笑着道别,送他们离开。

  哪怕,希望渺茫,安娜也会尽全力去夺取,一线机会。

  只有这一点,是不容更改与阻止的。

  外婆很有心的没有提及安娜的父母,偶遇漏嘴,提到安娜母亲小时候,也会紧急回避转移话题。

  闲聊,看电视,喝茶,吃零食,看外公摆架子欺负雪代子,到了晚餐,依然是外婆用心准备的大餐。

  外婆还有些担心一直没住嘴的安娜吃撑了。

  雪代子解释能吃后,还是有点小担心,然后晚餐加份加量。

  时间悄然过去,今天一天也在什么也没干中过去。

  明天也没什么计划。

  先度过一段平和的日常吧。

  难得的亲人重逢。

  睡觉的时候,被安排住在了母亲的房间。

  这让安娜有点好奇,忍不住翻找起来。

  带有母亲回忆的物品。

  一些珍藏的宝物。

  很快,安娜找到一个细心整理好的封装纸箱。

  打开后,尽是一些女孩子的小物件。

  日记本,八音盒,可爱的发夹,皮筋,幸运的四叶草书签,手折千纸鹤,可爱又土气充满年代感的小包,胶带粘起来的存钱罐,梳子,各种的闪亮不值钱小水晶,可爱亮闪闪的纽扣等等...

  这个是...

  出现了,男生制服上的纽扣。

  只要女生在毕业那天得到心仪男生制服靠近心脏的第二颗纽扣,就能得到他真心的爱,是浪漫恋情的开端,同时也可以永远的幸福。

  这样的风俗传说...

  第一颗给基友,第二颗给心仪恋人,第三颗给朋友,第四颗给家人,第五颗给交情浅的人或者备胎。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颗。

  安娜闭上了眼。

  过去视。

  然后又睁开了眼。

  不愧是我妈,居然是从一脸不情愿的男主手里强行夺下的第二颗。

  小时候的记忆中,老妈就不是什么温柔的大和抚子。


  https://123wx.com/html/27/27138/5083294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