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东京怪乱物语 > 第四章,长谷川

第四章,长谷川


  一个月以来,安娜的身体恢复的极快,出院这天,很多医生护士来送行。

  毕竟住了六年。

  虽然从小可爱长成了大讨厌。

  安娜在一旁冷眼旁观,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不是不懂感恩这回事,任何人都还是不要跟她扯上关系为好。

  雪代子跟医院的人寒暄,告别,感谢。

  最后,以保重平安的话语为结尾,带着安娜离开医院。

  今天的东京飘着浅浅的小雪,雪花飘零,寂寞的冬有些悲伤。

  在某些地方,雪代子真的很强大,冷空气也挡不住她的唠叨。

  安娜安静的听着,一步一步,既不点头,也不回答。

  走到医院附近的站台处,停了下来。

  光说不够,雪代子还动手动脚。

  尽量装作了自然,不过,她伸手时还是有点小紧张。

  整理一下安娜的围巾啦,弹掉头顶金发上的雪啦,最后,哈着气暖和着手,轻轻握住了安娜的手。

  “今天真冷呢...”

  安娜冷着脸,斜撇了一眼雪代子。

  所以,你只握住一只手真的有取暖的意义吗。

  不过,雪代子的手很暖。

  “医生们很好呢,特别是铃木护士小姐,是个很好的人,六年来她做了许多额外照顾你的工作,护士的工作本来就很累吧,还没要我的钱...”雪代子说道:“人家也不欠我们的,刚刚那样是不是很过分?”

  教师的职业病又犯了,没救的学生雪代子会明智的坐视,那又不是她的人生,但有救的就另当别论了。

  “我们也不欠他们的。”安娜用了我们的形容。

  雪代子没注意这微妙的用词,说道:“怎么会,安娜,你是不是对恩情有什么误解。”

  自嘲的冷笑了一声,安娜说道:“上个月的大火,他们应该感谢我没有把整个医院烧成焦炭。”

  转头,认真的看着雪代子,说道:“你确定他们不应该感谢我饶恕他们一命?”

  “当时医院有多少人呢,会是比六年前更加震惊东京乃至世界的惨案吧。”

  雪代子默默的轻轻揽住安娜,说道:“这不是你的错,没人死去。”

  “不说这个了...”雪代子转而说道:“先去超市,再去卖场,得给你添几件新衣服,冬天的,春天的,夏天的,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所以雪代子姐姐只给你买了一套普通的,还有什么地方想去玩的吗。”

  “公园?”

  “游乐场?”

  “动物园?”

  “还是,想回温泉旅馆看一看吗?”

  “雪代子。”没有加上姐姐,安娜打断认真道:“十万円真的够吗。”

  雪代子呼吸一窒,讪笑道:“不要小看大人的能耐,再过几天就要发奖金了,有五个月的工资呢。”

  日本教师的工资跟学位挂钩,学士是最低一级,也就是大学毕业生,雪代子即为这一级,起始月薪是十九万接近二十万円。

  不过京西由于情况特殊,工资表上虽然跟一般教师一样,但各种补贴特别足,特别是工伤。

  “不行就是不行,别说一些逞强的话。”安娜冷着脸教训道:“钱不够直说,还一次买四季的衣服,你身上的套裙穿几年了。”

  不说其他,安娜现在身上穿的这套,就不是什么便宜货,雪代子很仔细的研究过当代小女生的流行潮流了。

  方便行动的毛绒长鞋,紧身裤,厚实的羽绒服,秋衣秋裤,永不过时的经典熊猫系黑白配,修长俏丽与圆滚滚的可爱并重。

  当时看到就觉的适合安娜。

  所以,到底你是姐姐,还是我是姐姐?

  被揭穿穿的旧衣服雪代子并不窘迫,反而很认真的盯着安娜,说道:“你姐,我,有钱,真的。”

  安娜一脸怀疑,说道:“每年六月十二月俩次的教师奖金已经按时发过了,事实是,奖金到手你就花的差不多了,现在只有十万円,要撑到来年的一月末。”

  “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雪代子小声惊呼。

  “别人告诉我的。”安娜这样平淡的说道。

  谁?

  这个疑问暂时按进肚子里,雪代子打着哈哈说道:“只要度过这段时间就好了,以后的日子会轻松许多,别担心。”

  这时,巴士驶来,缓缓靠站。

  雪代子拉着安娜就要上车,安娜没动。

  “安娜?”

  “不坐这辆。”安娜说道。

  明明很宽敞啊,车上乘客稀少。

  “为什么?”雪代子问道。

  “满员了,上不去。”安娜说道,直说的雪代子头皮发麻。

  深深的吸了口气,雪代子乖乖站着没动,她又不傻,虽然极具冲击性,但她已经隐约明白事实。

  安娜可没一点隐瞒她的意思,相当直白了。

  但雪代子就是不问!怕!不行吗!

  不过,身边的安娜给了她绝对的安全感,要是她一个人,早大叫一声麻利跑了。

  雪代子深刻明白一个道理,不好奇就不会死。

  孤零零的站台里,见俩人没有上车的意思,巴士开走。

  “刚刚我们说到哪里了?”雪代子眨巴着眼睛,说道:“哦,买东西。”

  “奖金。”安娜冷声道。

  “买什么好呢,安娜你至少还需要一套换洗的常服,这个是绝对绝对要买的。”雪代子说道:“还有橘子,说起来,安娜你爱吃夏柑糖吗?做这个我很拿手的。”

  “没有灵魂,不是水果。”安娜说道:“奖金。”

  “唔,说到灵魂,冬天的灵魂果然还是火锅呢,今天就做寿喜烧火锅吧。”

  “我不承认寿喜烧是火锅。”安娜说道:“奖金。”

  “关东寿喜烧确实不是火锅,我们做关西式。”雪代子说道:“牛肉选什么好呢,神户,松阪,近江?”

  “不是关西还有关东的问题。”安娜虽然没说奖金,但换了一种方式说道:“一公斤神户牛顶你半个月月薪,你拿什么买。”

  “又不是买你以前常吃的A5级。”雪代子委屈巴巴道:“一只牛身上才六公斤A5级,其他部位还是很便宜的,买A3级的吧,正好我有同学在老家养牛,正宗高级神户和牛哟。”

  神户兵库县,就在大阪旁边,比邻而居。

  虽然,日本东京以外,全是乡下,但乡下人奢侈的地方,城里人完全想象不到。

  “现在是牛肉等级的问题吗。”安娜冷声说道:“过日子是这样过的吗!”音调恼火的升高。

  “因为今天必须得庆祝呀。”雪代子笑眯眯的伸手摸安娜的头。

  安娜没躲。

  冷冷的盯着雪代子的动作。

  雪代子缩回了手,说道:“虽然姐姐没什么本事,但也不要小看姐姐的能耐呀,区区神户和牛而已。”

  现在的问题是,一个想省钱,一个不想省。

  突然,安娜转身,对着空气一巴掌狠狠的闪了出去。

  很明显的能感觉到,一阵阴冷的风倒卷着撞上站牌,站牌一阵颤动。

  目睹的雪代子嘶的一声,抽了口气。

  “安...娜?”

  “病房里看你裙底的那家伙。”安娜冷声道:“我不愉快。”

  这是...揍人了吧?

  大概?

  雪代子缩了缩脖子,但微妙的有暗亏得报的爽快。

  “奢侈完今天,你是打算借债度日吗。”安娜说道:“我不是特别需要关心照顾的小孩,立花雪代子!”

  叫全名了呢...

  “生气了吗?”

  “没有。”

  “安心吧,我心里有数。”虱子多了不愁,雪代子望天,接下来就是还债的问题了。

  安娜嘴唇蠕动的数下,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

  这家伙...

  与雪代子的自不量力勉强自己不同,安娜是会量力评估自己的类型。

  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能不能做,具体怎么做,做之后的后果,是会在最开初就仔细思虑再下决定的理智型。

  这时,没等到巴士,倒是等来了一辆黑色的本田小轿车。

  西装装束的冷硬男人下车,向雪代子走来,诧异的招呼说道:“雪代子姐,好久没见。”

  “你是?”雪代子有些疑惑。

  “不是吧。”男人抬手去掉墨镜,露出了一双单皮小眼睛,然后冷硬的气质直接垮掉,说道:“我是长谷川一郎啊,人称京西暴走一郎啊。”

  有些吃惊的捂住嘴,雪代子说道:“啊,小豆芽。”

  暴走一郎嘴角直接一抽,讪笑道:“雪代子姐,能不提这个名字吗。”

  这个男人不高。

  “你现在是?”雪代子疑问。

  “我在组里跑腿,今天过来看看伙伴。”长谷川说道。

  “啊,哈哈...”闻言,雪代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干笑。

  被人砍进医院的吗...

  “不说这个了,好久没见雪代子姐了,有空一起吃饭吗?”长谷川笑着问道,看起来像个好人,笑的很爽朗。

  “今天没空呢,我要带着侄女回家。”

  “是这样啊,真怀念那时被雪代子姐追着跑的时光呢...”长谷川说道:“那就不打扰了,我先告辞。”

  “再见。”雪代子笑着点头。

  长谷川摆摆手,上车离开。

  “他是?”安娜问道。

  “我带的第一届毕业生。”雪代子说道:“虽然努力了,到最后还是没考上大学呢,我还以为他不会走上这条路。”说着,雪代子有些奇怪安娜会问他是谁。

  “他有大麻烦了。”安娜冷声说道。

  “你是说?”雪代子头皮一麻。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安娜问。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不过,长谷川是个很善良的男孩。”想了想,雪代子说道:“六年前是这样。”

  “现在呢...”安娜问。

  “我不知道。”雪代子答。

  片刻后,安娜说道:“我们在这里等他。”

  “诶!!!安娜?”雪代子惊呼。

  “本田INSPIRE,很低调的中档车。”安娜轻声的说道:“左手无名指戒指,已婚,银座benebene珠宝店出品,超少见的玫瑰工钻石系列,设计华丽,纤细。”

  “不会吧!”那个小豆芽,居然结婚了,雪代子深受打击。

  安娜看着一脸沮丧,完全没注意重点的雪代子,说道:“衣服,鞋子,手表,都是有名的奢侈名牌,不过,东京满大街都是世界名牌,你却连件二手的没有,想过原因吗?”

  “我有的,以前...”雪代子小声道:“不过都处理卖掉了。”来东京读书时,姐姐给买的,说是乡下丫头别让东京小姐们嘲笑了,买了一大堆。

  安娜没有理会,说道:“原因是因为我,八嘎。”

  “我又不怪你。”雪代子小心道:“安娜,不用自责,你又没做错什么。”

  “在这里等你学生,今天让他请我们吃A5级和牛刺身。”安娜说道。

  “......”雪代子看着安娜的认真脸,一脸欲言又止,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说了,他有大麻烦,不光要请客,还要给钱,大出血或者送命,随便他选。”安娜说道:“好好看着我怎么挣钱,八嘎。”

  雪代子张了张嘴,说道:“安娜,我听你的话,像是要武力胁迫讹诈的样子。”

  “除灵。”安娜冰着脸冷声道。

  半响,雪代子奇妙的问道:“安娜,除灵不交税的吧。”

  安娜说道:“你以为消费税是什么。”

  “你不会打他吧。”雪代子惴惴不安问道,她可不觉得看起来孔武有力,斗殴经验异常丰富的长谷川能在安娜手下坚持一秒钟的时间。

  要是长谷川不信这骗鬼的一套,起了冲突...

  “无路赛呀。”安娜恼道。


  https://123wx.com/html/27/27138/499775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