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东京怪乱物语 > 第九章,怨念珠

第九章,怨念珠


  “安娜,那个黑色珠子是什么?”雪代子好奇问道:“很漂亮呢。”

  “怨念珠。”安娜冷声乖乖回答道:“怨念凝结的法珠,常人触之即病,霉运连连,长带则死。”

  “这么危险的东西...”雪代子问道:“你拿来做什么?”

  “以毒攻毒。”安娜说道:“做成手串1080珠,当做法器用。”

  “可是只有一颗。”雪代子奇怪。

  “所以,它还缺个载体,我们要去买念珠。”安娜说道。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奇怪的知识,姐姐姐夫不懂的吧。”这一点,雪代子一直很奇怪。

  “冥界里一位好心的婆婆。”安娜说道。

  “你是说,这六年里你一直呆在...”想了想,雪代子说道:“地狱?”

  “大概...”安娜说道。

  大概是什么意思?

  雪代子疑惑,没打算问地狱什么样的,雪代子一点也不想知道,说道:“接下来我们去哪?”

  恍惚间又惊醒,不知不觉就以这丫头为主了。

  不行!得拿出大人的骨气来!

  又振奋说道:“按照预定计划!我们去购物!噢耶!”

  安娜看了一眼兴奋的像个小孩子的雪代子,今天的意外之财是真的让她高兴。

  直接打车到了银座。

  购物天堂银座,包里有了大笔钱,底气格外的充足。

  奢侈品店也敢进去看了,各种的衣服,轻飘飘的小裙子,可爱的内衣,精致的女士皮鞋,包包,眼花缭乱。

  安娜就像个布娃娃一样任由雪代子摆弄。

  而雪代子就像给心爱娃娃打扮的小女孩一样,兴致满满。

  但是小细节上,又体现了大阪式大妈的精打细算。

  比如这样...

  “安娜安娜!这件小裙子好可爱,你穿一定很漂亮,不过,同样的漂亮,那边那家的款式差不多,又便宜一点,我们去那边看看。”

  二话不说,拉着安娜就跑。

  基本上,只逛不买。

  除非是雪代子特别中意的款式,贵一点,咬咬牙就买了。

  安娜全程面无表情不发表任何意见,由着雪代子高兴。

  这里就是雪代子的战场。

  有着一种舍我其谁的豪爽莫名气势。

  以至于导购小姐以为来了位大款,热情洋溢后白欢喜一场,极为沮丧。

  即便安娜实在受不了了,来了一句‘别看了,全是中国制造,都一样,没区别。’

  “怎么会,中国制造等于良心质量,爱惜一点能穿很久。”反而,雪代子反驳的振振有词,道:“同样的东西,中国质量能吊打正版商品,知道那个撞钢化玻璃吗?”

  出口的确实是这样...

  安娜无话可说,她可不是这个意思。

  就是觉得雪代子被毫不留情的痛宰还笑呵呵的样子,很傻很可爱。

  同样的便宜,在中国还能更便宜。

  “别只顾着给我买,你呢,有喜欢的吗?”在一家精品衣店,安娜问道。

  旁边滔滔不绝的导购小姐姐职业性的停下话题,安静的看着俩人。

  “没有特别喜欢的呢。”看着安娜逼视的双眼,雪代子心虚的移开视线,说道:“那个,套装我还有很多呢,很多都没穿多少回。”

  “是穿不下了吧。”安娜冷声道。

  “怎么会!”下意识的捂住了腰,雪代子尴尬的笑道:“总之,我不缺衣服,买太多的话...”

  “闭嘴。”安娜冷声呵斥。

  一边的导购小姐闻声吓的小手一抖。

  这位小姐气势太足了,感觉比经理还可怕。

  而雪代子带着干笑,乖乖闭上了嘴。

  安娜看向导购小姐,明显年龄大一截,二十多岁的小姐姐面对着安娜的眼神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中气十足的大声道:“是!小姐!有什么吩咐?”

  “这件这件这件...”安娜手指连点,选出自己早就看好的衣服,套裙制服,便服都有,说道:“全部打包。”

  太攻了吧,这位小姐,气势迫人又有着安心感,好想让男朋友也这样霸气的给自己买衣服,价格都不带看的。

  “是!小姐~”眼里闪着小星星,导购小姐姐小跑着取衣服。

  安娜转头看向雪代子,问道:“有问题吗?”

  雪代子擦着眼角的眼泪,笑着摇头。

  “不许哭。”安娜冷声道。

  “嗯。”雪代子柔柔低声回答。

  结果最后还是雪代子心痛的付了钱。

  出商场时,安娜俩手空空,雪代子提着大包小包,带着一脸被欺负的怨念,踩着高跟转战秋叶原。

  去秋叶原干什么,看女仆小姐喝咖啡吗?

  当然是买电脑跟手机咯。

  根本没漫无目的乱逛的必要,安娜目的极为明确,火速的带走了一台笔记本,还带走了一对手柄。

  直奔手机专卖店。

  雪代子的手机用了很久,开个应用卡慢的不行,作为智能机,基本退化到老年机的基本作用。

  所以,需要换一台。

  当听到这个需求,店主热情洋溢的推荐。

  “要不选情侣机吧,有特别优惠哦~”秃顶的油腻中年店主,带着一脸我懂的微妙笑容。

  不过,光是听到有优惠,雪代子就心动了,双眼亮闪闪的。

  “就这个了...”安娜冷声拍板。

  所谓情侣手机,充其量就是情侣手机壳,手机还是那个手机,俩台一毛一样。

  办了卡之后,时间到了下午饭点。

  虽然没喝咖啡,但还是去看了女仆,顺带吃了特色蛋包饭。

  安娜提着电脑本包包,看着雪代子一脸吃饱后的幸福拖着满载的收获,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个时间是菜市场的减价特卖时段。

  早上的菜到了下午就不新鲜了,不过,雪代子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又是一场血拼,安娜守着大包小包等在卖场外的停车场,安静的等雪代子出来。

  一等就是一个多钟头,这下俩人手上都是大包小包了。

  等回到公寓的时候,天色擦黑,雪代子已经累瘫在榻榻米上。

  房间有六叠榻榻米大小,仅仅三坪。

  多大?

  十平方米,能顶俩个半三四平方米的厕所。

  房租每月5000円。(300多块)

  便宜到爆。

  无论哪里都透着一股子穷酸味。

  有污渍的榻榻米,褪色泛黄的壁纸,破洞的和式纸门。

  房间里仅仅只能放下一张桌子,看起来它担任了吃饭与办公的重任,一台90年代的厚重显管电视,看来它是雪代子仅有的娱乐。

  墙角堆着硬纸箱。

  有窗可透气,还有一盏吊灯,一间不占空间的隐藏和式壁橱。

  逼仄的几欲窒息。

  还有扎心。

  虽然不抱期望,但安娜没想到会惨到这种地步。

  房子是由原本的庄园独栋改建,分割成一间间单间,有公共的厨房设施,泡面面包小卖部前台,厕所。

  至于洗澡...

  出门右拐澡堂子。

  现在是仅限单身女性的女子公寓。

  住户是上班族与乡下来的应届毕业生,大学生,高中生,以及...

  考生...

  哗啦一声,纸门被粗暴的拉开。

  “雪代子姐~我有一道题搞不懂啦~~~你........”

  说话声戛然而止,高三的女子重考兼职社会人,邋里邋遢的披头散发,穿着一件粉色印动漫男神的小吊带睡裙,愣愣的看着扫来冰冷视线的安娜。

  静静跪坐在桌前的安娜,冷冽的如高岭之花,全身上下都在散发无声的警告,手里动作不停的细心整理归纳买来的战利品。

  “凛花酱,我今天好累的...”雪代子嘟哝着,还是勉力的爬起了身,打算教教她。

  “对不起!打扰了!”

  猛的关上了门,靠在纸门上,心口直跳,缓缓的瘫坐下来。

  哇,那是什么?

  感觉快尿了。

  眼神好可怕!

  “凛花...酱?”

  “我明天再来!雪代子姐!”

  安娜安静整理着东西,对雪代子的疑惑视而不见。

  “安娜?”

  “精神冲击。”安娜说道:“我已经很控制了,普通人还是会受到一点影响,意志越薄弱越容易受影响。”

  雪代子问道:“凛花没事吧?”

  “没事。”安娜冷声回答。

  “你呢?”

  “我也没事。”安娜平静的回答。

  “太好了。”雪代子爬了起来,无力的说道:“那个,那个,得去拜访管理员小姐说明情况呢。”

  回到了自己的城堡,一下子就放松了,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最冲击性的就是安娜的特殊了,这打破了她的世界观。

  而且,单人间住进俩个人,要去拜访通融一下什么的。

  “伴手礼,管理员小姐最爱的点心...”

  在这里住了六年,雪代子早混熟了。

  “你不问问自己有事没有吗。”安娜问道。

  “安娜又不会害我...”雪代子说道:“再说,雪代子姐姐的意志可是超强的!”

  某种程度上也是...

  安娜冷着脸低下头,手里继续整理着。

  “笨蛋。”

  “我听见了!你刚才说笨蛋了吧!”

  安娜抬头,冷声道:“笨蛋。”

  “好吧,我就当是亲昵的爱称了。”雪代子哀鸣了一声,找出了特意买的点心,摇摇晃晃的拉开纸门,说道:“乖乖等我回来,安娜~”

  “嗯。”安娜轻柔点头。

  今天一天,各种意义上都不坏,也许安娜觉得自己找到了生活的目的。

  “雪代子,下一个目标就是搬出这里,住进大房子里。”安娜说的斩钉截铁。

  “诶...”而雪代子好像一脸不乐意,说道:“大房子虽然很好,但在这里也不错啊。”

  “为什么?”安娜疑惑。

  “这里很有趣啊,你会知道的。”雪代子说道:“经常能蹭吃蹭喝呢,大家都是好人。”

  你就这点出息吗?

  安娜挑了挑眉,目送着雪代子摆了摆手,离开。


  https://123wx.com/html/27/27138/4992418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