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龙飞凤仵 > 047是命是命

047是命是命


  大家都围过来看宋宁梳理人物关系。

  乌宪越看越蹙眉,嫌弃道:“你这写的什么字,奇奇怪怪不认识!”

  宋宁忘记简繁体的区别,她悠悠瞥对方一眼:“看不懂,是你读书少。”

  “我、读书少?”乌宪想拍桌,这里所有人,他学问是最高的吧?

  居然嫌弃他读书少,简直欺负人!

  宋宁不搭理他,指着纸张给他们解释案件:“罗瑟的案件,相较半年前,有了官逸这个突破,可以断定这个案子和劫财没有关系。”

  “你真的相信官逸没有杀罗瑟?”乌宪问道。

  段毅也跟着问。

  宋宁道:“他说他和罗瑟的事没有人知道,这从今天胡府众人的反应来看,应该多数人是真的不知道。”

  “既如此,他杀了罗瑟,就没有必要做那么多的掩饰,甚至擦拭打扫现场。”

  “至于否定劫杀,当天晚上整个胡府,只有罗瑟的房里丢失了银子!”

  所有人咦了一声,段毅道:“对哦,我们一直盯着罗瑟的房间,忘记了她在胡府里。”

  宋宁接着道:“还有一点,如果是劫杀,凶手为何还要擦拭现场,消除痕迹?”

  沈闻余颔首:“确实没有必要。”

  这一条他也做过推论,所以他查了情杀,可惜线索太少没有进展,又因为他手里的太多事,这个案子就搁置了。

  宋宁接着道:“现在我好奇的是,她为什么要逃走?”

  “逃走?”乌宪抓着这个词,“她害怕谁吗?”

  宋宁点头:“有人给她压力了,让她宁愿放弃所有也不想留在这里。所以关于罗瑟,如果没有新的验证,我认为这个很关键,直接关系她的死因。”

  她顿了顿又道:“再说罗觅云的死。如果第一凶案现场不在胡府,那么罗觅云是如何推算出凶手,并且在亥时以后非常准确地找到对方?”

  “凶手为什么移尸,为她换了干净的衣服,放她在罗瑟的房间?”

  “假如她没有出去呢?”段毅问道,“或者说,她其实是被凶手找到的呢?”

  “结果都一样,凶手就是罗觅云熟悉的人,只有这个解释,对方才能满足这几个条件。”

  “灭口、转移以及打扫现场、能被罗觅云很快确认、能给罗瑟压力逼得她不得不逃走。”

  大家围坐在她身边,一个个都拧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鲁苗苗拖着椅子过来坐好,趴在桌子上看着她,一脸懵懂地道:“那就是胡府的师徒三人。”

  大家都看着他。

  “都看我干什么?”鲁苗苗揉了揉鼻子。

  大家面色都很古怪。重新推断一遍,为的是更好的锁定缩小范围,现在鲁苗苗直接道破了结果。

  “一不做二不休!”段毅道,“将他们全部带回来问话吧。”

  沈闻余摇头:“带他们回来,不提那些学子会不会闹到衙门来要人,就是你审,也审不出有价值的线索。”

  这个案子最大的问题,是证据太少了。

  段毅觉得对,望着宋宁道:“那现在怎么做?”

  宋宁道:“将昨天晚上,胡清远、云燕、苏墨如以及金广予的行踪最后再顺查一遍。”

  “那分工,我负责金广予。”段毅起身道。

  乔四搓了搓脖子:“那我去查云小姐和苏小姐吧。”

  “胡清远的行踪交给我。”宋宁道,“我正好去明珠书院见识一番。”

  沈闻余颔首:“那我去确认官逸的行踪。这样,酉时末无论有没有查清,都记得回到这里。”

  大家应是。

  “努力,好好干!”宋宁将她画的东西折起来收好,“曙光就在眼前。”

  “努力!”乌宪振臂高呼,段毅一把将他推开,“努力抄你的卷宗去。”

  乌宪呸了一口,一脸兴奋地凑上来和宋宁道:“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啊,刚才一番推算滔滔不绝,颇有风范。”

  “那当然,我从来不吹牛。”宋宁招手鲁苗苗,“走了,办事去。”

  乌宪跟着他们出来,一边走一边道:“不过,怎么马学武也参与进来了,他来衙门没拿到卷宗,他怎么查了?”

  昨天马学武来拿卷宗他是知道的。

  宋宁忽然停下来看着他:“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一个好奇的事问你。”

  “有人要查罗瑟案,是不是你告诉苏墨如的?”

  “我不认识她。但、但是吃饭的时候告诉我同窗了,因为是罗瑟案,我们一直都很关注,所以聊了几句。”

  “你同窗认识苏墨如?”宋宁问道。

  乌宪想了想,不是很确定:“他去过胡府,认识胡先生,应该认识苏墨如。”

  “原来如此。”难怪这么巧合,她拿了卷宗就和马学武撞上了,应该是有人告诉了苏墨如,苏墨如立刻寻到马学武查这个案子。

  不过,苏墨如为什么急于请人查?

  她并不知道拿卷宗的人是谁,就谈不上喜恶……所以她不喜的并非是她宋宁,而是查这个案子的人。

  她是想混淆视听,还是追求真相?

  宋宁倾向后者,毕竟马学武的能力着实不行。

  乌宪忽然推了推她,道:“这么一说,我更要提醒你,这个案子如果真跟师徒三人有关,那你不要出头,查明白了就上缴给大人,你和小沈爷都动不得。”

  “为什么?”宋宁看他。

  乌宪左右看看:“那可是胡清远,连窦万钊都要巴结的人。他虽不为官,可在朝中谁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更何况,他遍布保宁以及京城的学生,他曾经的同窗同科,现在的保宁知府,这些人不会让你给他定罪,甚至查他玷污他的名声。”

  “这么严重?”宋宁点了点头,“只要大人给我结算工钱,查不查明白我不在乎的。”

  乌宪很不客气滴翻了个白眼,合着说来说去都是钱。

  “这可是比钱重要多了,这是命!”

  “是命是命,你别苦恼。”宋宁拍了拍乌宪的肩膀,安慰他,“对错从来只是在心里,结果怎么样,尽人事听天命。”

  “这一天,可累着我了,我要去明珠看蓬勃朝气的少年郎养眼去!”宋宁渐行渐远。

  乌宪又是一个白眼,喊道:“我,我就是那最蓬勃朝气的少年郎。”

  “呕!”鲁苗苗道。



  ------题外话------

  周末好呀!我去奋斗存稿啦!!!!


  https://123wx.com/html/25/25939/999253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