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哑学霸的别样爱恋 > 第035章 不是男友(五更)

第035章 不是男友(五更)


  白T恤牛仔裤,干净俊朗,不是柏璟又是谁。

  看到柏璟第一眼,施然脑中只回响着几个字:这颜值,绝了。

  今天究竟是什么好日子,怎么见到的尽是这些颜值逆天的人。还是说,她军训两个星期与世隔绝,外面的人普遍颜值都增高了?

  可她也不算与世隔绝啊,军训就在学校里,住也住在宿舍里,平时出门见到的人也不少,怎么就没遇到颜值这么高的?

  施然什么想法,水芊芊并不清楚,看到柏璟时,她很惊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她手机就在包里,压根没响过。

  柏璟径直走过来,伸手就将她往怀里带,“心有灵犀。”

  水芊芊也抬手回抱他,轻笑,“你是看到我往这个方向来了吧。”

  “不是,就是心有灵犀。”

  酒味有点浓,看来是喝得有些多了,难怪会用这种类似撒娇的口吻说话。

  “怎么就一个人过来了?”

  “第一次来这边,想四处走走。”

  柏璟下巴靠在她肩头,“我也是第一次来,你要四处走走怎么不带上我?”看来是真的醉了。

  水芊芊松开他,抬手放在他脸上,“喝了多少酒,脸这么烫。”其实单从脸上根本看不出柏璟喝过酒,水芊芊毕竟和他相处这么长时间,哪能感觉不出来。

  他现在的体温就比平时高。

  “没喝多少。”

  “都醉了,还说没喝多少。”

  柏璟可以不用为了应付那些人喝这么多,毕竟以柏璟如今时光集团总经理的身份,多是别人来和他套近乎。

  别人敬的酒,他完全可以推拒。

  她却忘了,来打招呼的大多是冲着大师兄来的,不少人都和大师兄有合作。看在大师兄的面上,柏璟也不会拒绝别人的敬酒。

  想通这一点,水芊芊突然有些自责,“我应该陪你一起的。”

  “没事,这点酒醉不了人。”抬头看到站在那里的宴安,“你怎么会在这里?”语气很是不善。

  水芊芊暗暗扶额,还说没醉,平时他哪会用这种语气和人说话。

  难得看到这样的柏璟,宴安也觉得很新奇,“这里是度假山庄,柏璟同学来得,我为什么来不得?”

  施然看看宴安,再看看柏璟。

  他们这是……结过怨?

  她从没见宴安哥和谁这么说过话,宴安哥对人从来都是礼貌周到的,尤其是对外人,总是保持着不亲近也不疏离的态度。

  这个帅哥是学姐的男朋友吧?

  怎么好像很不喜欢宴安哥的样子?

  “宴学长,抱歉。”

  “你理他做什……”

  水芊芊瞪他一眼,“柏璟。”

  柏璟不说话了,但是伸手紧紧揽过她,完全是宣誓主权的姿态。

  水芊芊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分明他对别人都不是这个态度,怎么偏就宴安是个例外。

  她对宴安压根没什么心思,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如果不是他这么在意宴安这个人,她估计早把宴安给忘了。

  柏璟当然在意,他可是亲眼看到宴安和她告白的,还是在他之前和她告的白,那时候他和她还没有正式认识。

  换句话来说,就是宴安比他先认识她。

  “学姐,这……他是?”

  “我男朋友柏璟,喝了点酒,应该有些醉了,别介意。”

  施然想说,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喝醉了,很正常啊,刚才从那边走过来的时候步伐矫健,完全没有一点醉意。

  “不是男朋友。”

  施然一默,她收回刚才心里的想法。

  如果不是喝醉,怎么会说出不是男朋友这种话,都对学姐搂搂抱抱了。

  “行行行,不是男朋友,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先回去。”

  将他扣在他腰上的手掰开,牵着,柏璟却不走。

  水芊芊停下,抬头看他,“怎么了?”

  “晚些再回去,陪我散散步。”是正常的柏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当然,这是在外人看来。

  水芊芊听出了他语气中藏着的那一抹不明显的撒娇。

  “宴学长,施然同学,你们顺着这条道出去就是派对的位置,有不少宴学长认识的人都在,你们先过去,我和柏璟再走走。”

  “行、行吧。”施然说着,趁机抓着宴安的手,“宴安哥,我们先走吧。”

  宴安一把甩开她的手,朝水芊芊点了下头,转身就走。

  施然也不放弃,追上去又抓住他的手,然后再被甩开,如此反复。

  柏璟看他们一眼,宴安最好赶紧被这女生拐走,别总来惦记他的人!

  牵着水芊芊往另一个方向走。

  *

  “哎哟,疼死我了。宴安哥,你真这么狠心吗?我就是想让你像小时候一样牵着我,你就生气的把我推到在地。哎哟,疼死了,手刮伤了,哎哟,还出血了……”

  这做派和碰瓷比起来完全没差。

  宴安不想理会,施然干脆坐在地上不起来,扯着嗓子嚎,嚎得宴安太阳穴突突的疼。

  “太阳快落山了,天就要黑了,也不知道这树林里有没有猛兽毒蛇,我摔得起不来了,坐在这里一晚上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

  宴安一咬牙倒回来,“别嚎了!”

  明知道她是装的,还是做不到不管。

  为了不被他送回去,趁他帮她退房时不注意一溜烟跑掉的人,宴安完全相信如果他不管她,她真会在这里坐一晚上。

  “赶紧起来!”

  施然朝他伸出手,一只手还遮住眼睛抹眼泪,“你拉我,不然我起不来。”是真的有眼泪还是装的,只有施然自己清楚。

  被他直接甩在地上,她怎么可能不伤心。

  宴安定定看她一眼,正好看到她有些肿的眼睛,最终伸出手将她拉起来,倒是没有再松开。

  “下次别再这么胡闹,如果不是不想那两人来找我麻烦,你就是在这里坐几天几夜我也不会多管!”

  那两人自然是他的父亲和她的母亲。

  施然停下,手从他手心滑出来,举步往前走,“走吧,再不走天真要黑了。”

  他们做的事为什么要让她来负责?她也想像他一样一走了之,可她除了妈妈,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那时她年纪还那么小,如果离开家,她要怎么生活?

  留下来难道就是她的错吗?

  什么叫做那两人来找他麻烦,难道他们只是把她当女儿,不把他当儿子吗?

  说得像是她抢了所有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一样。

  分明那个家里,谁都希望他能回去。

  施然此时是什么表情,树林里的光线有些暗,加上她垂着头又快步走着,宴安并没有看清。

  只是不自觉的握紧空了的手心。

  下一秒,上前两步追上她,动作比脑子的反应快,等意识到,手已经将她的手握在手心。

  施然猛地停下,看看他,再看看被他握着的手,此时的心情也不知是惊还是喜,“你、你怎么……”

  宴安有些不自然别过脸,“天暗,别只顾着闷头走,当心又摔了,我可不会再管你。”

  宴安以为,以施然的脾气会蹬鼻子上脸,但她并没有。

  她安静的垂头走在他身侧,任由他牵着。

  这和宴安记忆中总是咋咋呼呼闯祸的小丫头相差很大。

  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么,她都长大懂事了。

  虽然偶尔还是会撒泼,却不能否认她是真的长大了。

  从前那个小丫头,做道数学题都要他拿糖哄,现在的她却凭着自己的努力考进第一学府。

  走了五六分钟,施然突然开口,却是依旧垂着头不看他,“宴安哥,我在外面租了套房子,以后上学的时候我会住学校,周末或是放假我就住租的房子里。我同学帮我介绍了家教兼职,等军训完我就会去兼职,不会再用家里一分钱,至于租房子的钱,是我这些年存的,虽然也是长辈们给的,但也勉强算是我的,不算用家里的。”

  宴安脚步一僵,“你又要胡闹什么?”


  https://123wx.com/html/25/25082/843218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