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三八章 归家(游子归来)

第三八章 归家(游子归来)


  隔月,五爷姜彦明除了服,领了程老夫人的吩咐,先到李府给宁老夫人请了安,陪着说了大半天的话,才告退回去,宁老夫人和四太太杨氏对姜五爷很是满意。

  两家翻黄历找人批吉凶,来来往往了十几趟,总算把婚期商定在了明年五月十二日,这日子一定下来,成亲前要走的繁琐礼节也就都能定下来了。

  十一月中,三老爷李玉绍捎了信来,已得了回京述职的旨意,明年三月初,一家人就能回到京城了。

  宁老夫人高兴的直抹眼泪,这个三儿子一直辗转任上,头些年官做的小,就是转任,也用不着回京述职,这一眨眼,都十几年没回来过了。

  当初离京赴任时,三老爷和妻子严氏不过二十来岁,抱着女儿和她挥手作别的情形,她记的一清二楚,仿若就在眼前,后来又有了两个孙子,大的今年都十三了,她还一趟没见过。

  宁老夫人兴奋了几天,想起正事,叫了大太太刘夫人和大老爷李玉靖进来,吩咐趁着过年,细细清点一遍田庄、铺子、宅院,按收益等分出一二三来,再对着帐单子清点一遍库房和现银,等老三回来,她就准备分家了。

  大太太刘夫人和大奶奶戴氏要忙着过年的事、忙着李丹若的亲事,收着年底对帐,收各个庄子、铺子的收益,又要盘点家底,直忙的脚不连地。

  三奶奶韩氏也跟着忙的团团转,常常是李云直回来了,她还和管事婆子忙着对帐查库没回来。

  一路忙过了年,到二月初,李家的家底儿全部盘了一遍,每一笔帐都对清楚了,才交到宁老夫人手里,只等三老爷李玉绍回来,就了了分家这件大事。

  刚进三月,大太太刘夫人就遣人到三老爷李玉绍进京必经的最后一个驿站守着。

  宁老夫人盼的几乎坐不住,带着李丹若,将三老爷李玉绍夫妻、五娘子李凌波、四爷李云庆和六爷李云慧的院子看了好几趟,又吩咐开了自己的库房,亲自挑了一堆古玩陈设,再亲自安置摆放到李凌波和李云庆、李云慧屋里。

  看好住处,又将各院丫头、小厮、婆子看了一遍,连粗使的丫头婆子也一个个过了目,忙完这些,又一趟趟吩咐厨房,做三老爷一家爱吃之物,吩咐了几样,才想起来,除了儿子,一个孙女和和两个孙子爱吃什么,她竟然一无所知,其实不光爱吃之物,对这一个孙女两个孙子,她什么都是一无所知。

  宁老夫人又抹起了眼泪,李丹若赶紧说这说那的劝。

  宁老夫人落了几滴眼泪,用帕子按着眼角,叹气道:“可怜五姐儿,跟她父母赴任那会儿,还抱在怀里,这一转眼再回来,都十四了,也不知道大了变样了没有,还有庆哥儿和慧哥儿,听说读书上头极聪明,比你父亲还强些呢。”

  “三伯父当年就聪慧,我听母亲说过一回,三伯父已经中了举,要不是恩荫,必定也是个两榜进士。”李丹若忙笑道。

  宁老夫人舒心的哈哈笑着,拍着李丹若的手笑道:“可不是,你三伯父虽说不如你父亲那样,读书上头也算难得了,如今两个哥儿又这样出息,若姐儿,太婆跟你说,你妹妹这么些年没在家,回来我可得多疼些,你不许吃醋。”宁老夫人点着李丹若的鼻子。

  李丹若蹙了蹙鼻子,“太婆有五个孙女儿,我可就这么一个妹妹,等妹妹回到家,我得先好好疼疼。”

  宁老夫人听的哈哈笑。

  这天一早,守在驿站的长随飞马回来报了,三老爷李玉绍一家辰末从驿站动身,入了晡时就能到家了。

  等的望眼欲穿的宁老夫人急的竟抱怨起来:“辰末才动身,怎么这么晚?这个天,卯正天就亮了。”

  “太婆这是看人挑担不吃力,”李丹若笑道:“三伯一家这一路上走了两个多月了,得累成什么样儿?再说六哥儿年纪又小,太婆也真是的,要是知道您盼的这么急,三伯指定日夜兼程飞奔回来,一到家就病倒好几个,看太婆心疼哪一头。”

  宁老夫人点着李丹若冲大太太刘夫人笑道:“你看看,她这是说我呢。”

  “若姐儿说的是这个理儿。”刘夫人笑,“咱们居家不出门,不知道这赶路的辛苦,母亲还记得上回志哥儿去那个什么榷场,一来一回直去了大半年,一听说快回来了,我急的睡不着觉,天没亮就要到城门接着去,母亲还说我来着。”

  “可不是,唉,也不知道三郎如今变成什么样儿了,总说胖了不少,也不知道到底胖成个什么样儿,太胖了可不行。”宁老夫人接过李丹若奉上的茶,喝了一口,静了静心笑道。

  “外任那么辛苦,能胖多少?倒是五姐儿听说是个极好的,不比若姐儿差,我就喜欢象若姐儿这样的女孩子,看着就舒心。”大太太刘夫人接话道。

  四太太杨氏满眼溺爱的看着李丹若,“若姐儿哪能比得上五姐儿?年前送回来给母亲贺寿的那块双面绣插屏,不就是五姐儿亲手绣的?若姐儿哪绣得出来?还有那字,写的诗,要是个哥儿,都能中进士了。听说生的也好。”

  “五姐儿小时候就生的好,说个粉装玉砌一点也不过,她母亲生的就好,母亲这几个媳妇里头,就数她最好看。”刘夫人笑道。

  四太太杨氏忙点头赞同,“可不是,生的好,又能干,母亲就是会挑人。”

  几个人说说笑笑,宁老夫人的焦急稍稍平缓下来,可中午饭没怎么有心情吃,饭后也没心思午觉,李丹若只好陪着她,说东说西的分散着宁老夫人的焦急,直等到晡时将过,外面几个小丫头飞奔进来,一边跑一边叫:“老祖宗,三老爷回来了!三太太回来了!”

  宁老夫人‘呼’的站起来就往外冲,李丹若吓了一跳,急跳两步跟上,流苏和璎珞也吓了一跳,赶紧冲过去掀起帘子,宁老夫人也不用人扶,健步如飞往院门口奔去。

  李丹若急跑几步,跟上宁老夫人,扶是扶不住了,只好紧跟着她,出了垂花门,沿着抄手游廊刚转向院门,就听到院门口一阵热闹的说笑声。

  大老爷李玉靖爽朗的哈哈笑着,陪着位四十岁左右,面容和李玉靖有四五分像、已经很是发福的中年男子进来,这就是三老爷李玉绍了。

  宁老夫人直直的盯着儿子的脸,双手前伸,只叫了一声:“玉绍。”就放声大哭起来。

  三老爷李玉绍和大老爷李玉靖急奔过来,李玉绍扑跪在地上,仰头看着痛哭失声的母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哽咽的泪流满面,大老爷李玉靖扶着宁老夫人,低声劝个不停。

  宁老夫人这会儿心里眼里只有这个次子,弯腰搂着三老爷李玉绍,痛快的大哭了一场,才接过流苏递过的帕子拭着眼泪,看着围在身边的众人,寻找自己的孙子孙女们。

  三太太严氏忙先微微曲膝算是见了礼,双手推着站在身边的三个孩子道:“快给太婆磕头。”

  三个孩子正要跪下,宁老夫人已经一把拉住,欢喜不尽的挨个看着,“进屋再磕头,外头冷,快进去快进去,咱们进去说话。”

  三老爷李玉绍扶着宁老夫人,说着话走在最前,大老爷李玉靖伸手牵住六哥儿李云慧,推了下四哥儿李云庆,示意他走前面。

  大太太刘夫人吩咐李丹若:“若姐儿带你妹妹进去。”说着,和四太太杨氏一起,让着三太太严氏,说着寒暄话儿往里进。

  李丹若先和李凌波见了礼,她已经打量了她一会儿了。

  她早就知道这个妹妹识书达礼,琴棋书画、厨艺女红无所不精,这会儿见了人,只见她身形细长窈窕,穿着件红底团花织锦锻斗篷,头发绾成十分讲究的十字髻,正中用了一把赤金四季花卉发梳,两边发髻上各垂着串赤金花串,皮肤白润,面容生的十分精致,只牙床略微有些鼓出,顶的嘴唇仿佛嘟着,倒添了几分可爱,一双杏眼灵活的四下看个不停,如同一朵将要盛开的牡丹般亮丽,这就是传说中那种无可挑剔的世家才女了。

  李丹若暗暗赞叹不已,听了刘夫人的吩咐,忙笑着示意五娘子李凌波:“五妹妹,咱们进去吧,我是你四姐姐,李丹若。”

  “原来是四姐姐,”李凌波忙笑道:“常常听母亲说起四姐姐。”

  “嗯,我也总听太婆说五妹妹,太婆可想你们了,特别是这一阵子,一天不知道念叨多少趟,咱们先进去再说话吧,你们这一路上走了两个多月,累坏了。”李丹若往里让李凌波。

  李凌波笑道:“不累,我们一路早歇晚行,走的慢。”

  两人客气着闲话,跟在最后,一路进了正屋。

  大太太刘夫人让着众女眷进东厢落了座,宁老夫人和大老爷李玉靖、三老爷李玉绍,和李玉绍长子李云庆、次子李云慧在正堂说了小半个时辰的话,大老爷李玉靖陪着李玉绍父子下去歇息,宁老夫人扶着璎珞进到东厢。

  三太太严氏忙和大太太刘夫人上前,一左一右扶着宁老夫人坐到炕上。

  宁老夫人爱之不尽的看着李凌波,“五姐儿过来,让太婆好好瞧瞧。唉哟,一转眼长这么大了,那年在你母亲怀里,就那么大点,太婆都十几年没见你喽。”

  李凌波坐到宁老夫人身边笑道:“太婆可没变,还是那样儿呢。”

  “看看这孩子,多会说话,你走的时候,那么点儿,哪记的太婆那时候什么样儿?太婆老了,老多了,你都这么大了,太婆怎么能不老?好孩子,看看生的多好,去年你给太婆绣的那架插屏,真是绣活了,太婆喜欢得很,说你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你母亲太刻苦你了,才这么大的姑娘家,学这么多,也不怕累着你,回到太婆身边不用那么刻苦,好好歇一歇。”宁老夫人拉着李凌波,怎么看怎么好。

  李凌波抿嘴笑道:“母亲没有刻苦我,都是我自己要学的,姑娘家也不好不学无术,太婆说是不是,我的文章连父亲都说好呢。”

  “我就说,五姐儿要是个哥儿,谁都比不上。”四太太杨氏笑着接话。

  三太太严氏虚心的笑容里透着骄傲,大太太刘夫人瞄了眼三太太严氏,“你看看你这话说的,咱们五姐儿干嘛要是个哥儿?外头那两个哥儿还要哪儿找去?我说句不怕你恼的话,往常我看着若姐儿,就想着,家里要是再有个这么好的姐儿多好,这么一想,你看看,还真想来了,若论这琴棋书画,厨艺女红,若姐儿比咱们五姐儿只怕还要差一些些呢。”

  “可不是,我看五姐儿,真是越看越好。”四太太杨氏忙笑道。

  李丹若笑起来:“大伯娘这是怕我没脸,替我开脱呢,前年我绣了一回,太婆认了半天,都没能分出来哪是花哪是叶,羞的我再也不绣了。”

  宁老夫人搂着五娘子李凌波哈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指着李丹若,和李凌波道:“跟你四姐姐说过话了?”

  “嗯,”李凌波满眼笑意的看了眼李丹若。

  宁老夫人搂着她交待道:“你四姐姐虽说琴棋书画、女红厨艺上不能,可行事为人,眼光见识上头,一般人都及不得,往后你多跟你四姐姐学一学。

  你刚回来,对这京城不熟,你四姐姐交游可广得很呢,各家姐儿都和她要好,往后也让她带着你多走动走动。

  至于这琴棋女红,我也不交待她跟你学了,你四姐姐聪明是聪明,就是太懒,那是个懒妮子。”

  “太婆又揭我短。”李丹若一边笑一边跺脚。

  五娘子李凌波看着李丹若笑道:“四姐姐比我年长两岁,自然懂事一些,往后我多跟四姐姐请教就是。”

  李丹若敏锐的捕捉到李凌波话里那份不以为意,忙笑道:“五妹妹真信了太婆的话了?那是太婆替我圆这张脸呢,你看看,琴棋书画,女红厨艺,姐姐我竟是件件提不得,太婆又不想太落下我这张脸,就只好夸这行事为人,眼光见识上头了,反正这个看不见摸不着,怎么夸怎么是,所以啊,太婆最厉害了。”

  李凌波被李丹若说的笑的止不住。

  宁老夫人抬手点着李丹若,和三太太严氏道:“五姐儿又不在家,家里就数她小,被我惯坏了。”

  “母亲哪会惯坏了人?四姐儿这样的人品才貌,我看着不比凌波差呢,听说五月里就要出嫁了?五姐儿正好赶回来给四姐姐送嫁呢。”三太太严氏忙笑道。

  宁老夫人听提到李丹若出嫁的事,想起了李凌波的亲事,忙问道:“三郎上回信里说,已经给凌波看了几户人家,看好了没有?五姐儿今年也十七了,虽说还小,也得赶紧留意合适的人家才行了。”

  三太太严氏轻轻咳了一声,有些尴尬为难的示意李凌波。

  李凌波红着脸从宁老夫人怀里挣出来,羞涩道:“太婆又拿人取笑了,我要回去歇着了。”

  宁老夫人忙吩咐道:“若姐儿带你妹妹回去歇着,看着你妹妹歇下,各处再看一遍,若有什么不妥当,我可唯你是问。”

  李丹若曲膝笑应了,和李凌波出来,送她回去歇息。


  https://123wx.com/html/22/22275/473910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