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二章 世家渊源(膏梁中各有伤心事)

第二章 世家渊源(膏梁中各有伤心事)

  沈嬷嬷转进垂花门,李丹若眼睛亮起来,忙吩咐脂红搬张矮椅来。

  沈嬷嬷上前见了礼,李丹若直起上身还了半礼,满脸笑容的示意她坐,又冲她伸出手。

  沈嬷嬷无奈的看着李丹若,她家姑娘什么都好,处处懂事知礼,就是爱看小报这一样,她嘴唇都说薄了,也没劝下来,那小报上可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有,唉,好在姑娘为人谨慎,看归看,从来不乱说。

  “姑娘也真是的,家里明明有现成的朝报,还非要外头再买一份回来看,都是朝报,还能有什么两样不成。”沈嬷嬷从怀里取了筒纸卷递过去,故意大声报怨道。

  “你去忙吧,我和嬷嬷说说话儿。”李丹若接过纸卷,吩咐脂红。

  脂红沏了茶递给沈嬷嬷,退到后倒座做针线说话去了。

  “嬷嬷,有什么新鲜事儿没有?”李丹若取出朝报里卷着的几份小报,一边一目十行的翻着,一边笑问道。

  沈嬷嬷轻轻拍了拍手,笑道:“今天听到一桩喜事儿,明远侯家六少爷,姑娘还记不记得?前一阵子登过咱们家门的,定下了戴家七娘子了,说是昨天插的簪。”

  “定了戴家七姐姐?”李丹若惊讶的叫道。

  沈嬷嬷不满的瞥了李丹若一眼,嘀咕道:“当初求到咱们门上,是姑娘不肯,这会儿倒叫上了。”

  “嬷嬷,不是那个意思。”李丹若哭笑不得,跺着脚解释道:“那个六少爷……唉呀,没法说,我就看他不象个好人,七姐姐那么好的人,怎么能嫁给他?”

  “姑娘跟七娘子再怎么要好,这话可不能混说。”沈嬷嬷绷起脸说了一句,不等李丹若答话,又笑眯眯接着道:“知道姑娘是个谨慎懂事的,不过白嘱咐你。”

  “嬷嬷。”李丹若声音里透着娇嗔,嘟着嘴推的沈嬷嬷上身摇来摇去。

  沈嬷嬷忙笑道:“好了好了,老骨头都让你摇散开了,还有新鲜事儿呢,姑娘还听不听?”

  “当然要听。”李丹若松开沈嬷嬷。

  沈嬷嬷挪了挪坐好了:“这一件是府成街姜家的事,今天威远侯夫人出殡,听说姜家五爷和威远侯世子一起执的子礼,这姜五爷也真是,这是真把姑母当亲娘了。

  上个月他解试得了第三,满京城可都盯着他呢,今儿闹了这么一出,这出殡要是也执了子礼,难不成也跟着守三年孝?那春闱还考不考了?也真是,听说南桥瓦子里都开出盘口了,赌姜家五爷守不守这三年孝。春闱那是大事,哪是能耽误的?姜家五爷就是要守,程老夫人也不能肯。”

  “赔率多少?”

  沈嬷嬷怔了下才转过弯来,“说是不守是一赔一成一,守是一赔二十。”

  “那可真是不少,嬷嬷有闲银子赶紧去买几注姜五爷守孝,姜五爷虽说,也混帐的很,可他那些事,混帐里头不失君子之道,是个重情重义的。再说了,一来,姜家这会儿稳稳当当的,也不是非要拿个进士回来撑门脸,二来,姜家这一代里,那三房可还没出过一个进士呢。”李丹若说的含糊。

  沈嬷嬷在这种事上头,那是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叹了口气,“可不是,到底是没娘的孩子,又是庶出房,说起来,他给威远侯夫人守个孝也不为过,要不是这个姑母,他真不一定活得下来。”

  “嗯。”李丹若跟着叹了口气。

  这姜五爷的父亲姜四老爷是庶出,原本不该有的孩子。

  姜老太爷和妻子程老夫人伉俪情深,可有一年赴外任,也不知怎么的,姜老太爷收了房妾,不到一年,竟然生下了姜四老爷,这妾生姜四老爷时血崩死了,病猫一般的姜四老爷被送回到嫡母程老夫人身边。

  姜四老爷上头三个嫡出兄长,最小的也比他大六七岁,对幼弟很是怜惜。

  这姜四老爷是个极有天份的,十七岁就中了进士,接着又选了庶吉士,一时风头无二,十八岁娶了座师、当时的礼部尚书刘大人的掌珠刘氏。

  可十九岁那年伴驾出猎,路上淋了雨,竟一场急病死了。

  刘氏当时刚生了姜五爷没几天,听了这信,一口气没上来,也跟着走了。

  姜五爷眼睛还没睁开,就成了孤儿,正巧威远侯夫人、程老夫人唯一的女儿姜夫人产子而殇,就把姜五爷抱回去当亲生儿子一般疼爱,带在身边养到四五岁,直到生了嫡长子姚德庆,姜五爷才回到姜府长住。

  姜夫人这份养育之恩,姜五爷以子礼守个孝也不为过。

  “照这么说,真得去买几注去。”沈嬷嬷笑道:“外头的窗纱我都看过了,有一处该用海棠红,错用成了樱桃红,真象姑娘说的,深一点就不好看,我刚跟管这事的刘大用媳妇说过了,她午后带人来换。”

  沈嬷嬷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这会儿没什么事,我去魏紫家看看去,她娘这病,唉,昨天针线房已经补了人进去,把她娘那份差使革了。这不能怪黄婆子,临近冬天,又赶着老夫人七十寿,针线房实在忙不过来。我去她家看看去。”

  “嗯,这事我也听说了,昨天打发魏紫回去住两天,对了,你要买,替魏紫也买几注,让她发笔横财,也能高兴高兴。”李丹若跟着站起来笑道。

  沈嬷嬷笑起来:“瞧姑娘这笃定的,那得先说好,我的银子赔了也就赔了,嬷嬷赔得起,魏紫的银子要是赔了,可得姑娘替她赔出来。”

  “行,这点小银子我还赔得出。”李丹若笑应了,送了两步,沈嬷嬷忙推回她,扬声叫了脂红过来,嘱咐了几句用心侍候,才转身出去了。

  ……………………

  宁老夫人果然在大相国寺吃了斋饭才回来歇午觉,入了晡时,李丹若带着脂红,扣着时辰出了院门,往正院宁老夫人处请安、吃晚饭。

  宁老夫人爱热闹,早中晚三顿饭,都要和孙子孙女们一块儿吃。

  如今李家还算人丁兴旺。

  宁老夫人生了大老爷李玉靖、大姑太太李绾、三老爷李玉绍和四老爷李玉安,还有个庶出的二老爷李玉明。

  大老爷李玉靖虽说恩荫出身,却颇有才干,如今已经做到枢密院副都承旨,娶妻刘氏,刘夫人父兄官职不显,家里却是巨富,刘氏陪嫁之丰,据说简直能抵得过整个李家。

  刘夫人生了大姑娘李水华、大爷李云志和二爷李云深,如今都已经成家,也有了孙子孙女,妾室安氏生了女儿李雨菊,前一阵子定给了京府狄推官为继室,今年十一月就要出嫁了。

  二老爷李玉明是个没嘴的葫芦,二太太苗氏一年里头有十一个月是病着的,二房一女一子,三姑娘李金蕊常年在母亲苗氏身边侍疾,也极少出院子,儿子李云玮在族学读书,早出晚归,也是几乎不进正院,整个二房,也就是李玉明的小妾柳氏,因原是宁老夫人身边的丫头,还能时不常的到正院奉承几句。

  三老爷李玉绍现领着潞州知州一职,一家人都在任上。

  这府里能按时陪宁老夫人吃饭的,也就是李丹若和二姑娘李雨菊两个人。

  “四姑娘来了。”小丫头玉串儿给李丹若见了礼,挑起帘子扬声禀报。

  李丹若笑意盈盈的进了东厢,宁老夫人正坐在炕上喝茶,见李丹若进来,放下茶碗,示意李丹若坐到身边,笑道:“正好有要跟你和你母亲商量的事,你母亲要在城外耽搁一晚上?”

  “嗯,威远侯夫人和母亲自小的交情,母亲想尽尽心。”李丹若笑应道:“是过继的事?太婆看好人了?”

  “怎么不猜是你的亲事?”宁老夫人捏了捏李丹若的耳朵,溺爱的笑道。

  李丹若大大方方笑道:“若是亲事,太婆必定先和母亲商量好了,才能说给我听呢。”

  “就你聪明。”宁老夫人笑出了声。

  李丹若正要细问,门口小丫头声音响起,大奶奶戴氏和二姑娘李雨菊一前一后进了东厢。

  李丹若忙站起来,众人请安见礼毕,李丹若和李雨菊落了座,宁老夫人看着正给李丹若姐妹递茶水的戴氏笑道:“二郎媳妇好些没有?”

  “好些了,今早上太医来过,说没事,六七个月往后,那胎儿大了,顶了心肺,有时候是烧心难受,刚来前,我顺路先去看了她一趟,说是晚上想吃点酸酸凉凉的东西,我已经让人去厨房说过了。”戴氏答的极周详。

  宁老夫人舒了口气笑道:“酸可以,凉可不行,用温水过一过吧。”

  “我这就让人去厨房说一声。”戴氏忙答应了,赶紧让人去传了话。

  宁老夫人满意的’嗯’了一声,转头看到沉默柔顺的李雨菊,一下子想起上午在大相国寺遇到的狄家长媳,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这个孙女儿是个老实无能的,嫁过去,继子媳妇比她还年长,那媳妇又是那样刻薄小家子气,这门亲事,她一想起来就打心眼里不舒服……

  算了算了,各人有各人的命,她嫡母生母都满腔旺炭要攀这门亲。

  “太婆,”戴氏的话打断了宁老夫人的思绪,“我今天听到件喜事儿,明远侯家六少爷和我三叔家七妹妹的亲事说是定下了,明天下草帖子。”

  宁老夫人怔了一瞬笑道:“七娘子是难得的好姑娘,这是明远侯家的福气。”

  戴氏下意识的扫了李丹若一眼,李丹若仿佛压根不知道明远侯家上门提过亲这事,笑盈盈的推了推宁老夫人道:“太婆,我明天去给七姐姐道贺去。”

  https://123wx.com/html/22/22275/4565705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