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八章 寿宴一(人活七十古来稀)

第八章 寿宴一(人活七十古来稀)


  开炉节过后没两天,李府上下就开始忙起宁老夫人的七十大寿。

  都说人活七十古来稀,能给家中老人做七十大寿,搁哪家都是满族的骄傲和喜庆。

  当今皇上又最重孝道。

  再说,这京城内外的显贵高族之家,也足有十来年没办过七十寿这样的大喜事了。

  宁老夫人的七十寿,不光李家当头等荣耀的大事来办,京城内外,但凡和李家能沾上一星半点交情的,都郑重备了寿礼,打发要紧的人送到李府,在堂前拣几粒福豆,讨上几串福寿结回去。

  十月十九正日子那天的请柬,大老爷李玉靖和长子李云志商量来掂量去,捻断了不知道多少根胡须才定下来。

  照理说都请上最好,可李府就那么大点地方,要紧的人家一家不能落下,可又不能露出势利相来,这一番思量,真是费尽了心机。

  十月十六日起,李府就依着规矩,在府门口和李府后巷口派送寿桃,若有年过五十的老人,再加送一瓶米酒,十个大钱,一直派到十八日晚,三天里派出的寿桃无数。

  十九日一早,内侍就捧着皇上亲笔写的’寿’字颁赏下来,紧接着,皇后遣内侍赏了柄金嵌玉如意。

  大老爷李玉靖兴奋的满脸红光,亲自踩着凳子将‘寿’字悬挂到正堂正中,又恭恭敬敬的将那柄金嵌玉如意供在寿字下面的长几上。

  满府上下虽说已经脚不连地、日夜忙碌了大半个月,这十九日这一天,却是个个精神抖擞、喜气洋洋,各司其职忙的如陀螺般招待着满府的宾客。

  李府大门洞开,大红地毡往门外直铺出十几丈远,门口的车辆排的看不到头。

  大爷李云志带着二爷李云深、三爷李云直和五爷李云玮,兄弟四个在大门内外进进出出负责引迎宾客。

  虽说是时近腊月,可四个人都忙的额角渗汗,李云直更是全神以对,头上的汗一半是忙出来的,一半是紧张出来的。

  这样的日子,李府的世交故旧几乎一个不落,都来全了,这些世交故旧,别说认,他听都没来得及听全呢,可李府这些世交故旧却个个对他极有兴致,个个要过来和他攀谈几句。

  大爷李云志的长袖善舞发挥的淋漓尽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进门的宾客个个都热情招呼到,妥妥帖帖的或是安排给老二李云深,或是安排给老五李云玮,或是让管事们引进去,对李云直这边,更是时时留意,只要他有半分迟疑,暗示介绍的话就递过来了,李云直感激之余,更是惊叹不已。

  直忙到隅中将过,宾客差不多到齐了,门口待客的李氏四兄弟才得喘了口气。

  大爷李云志又往大门外四下看了看,见连看车的车夫们也都点心茶水的安排妥帖了,才转回来。

  李云直忙从平福手里接过碗茶递上去笑道:“刚沏的热茶,大哥润润喉,多亏有大哥。”

  二爷李云深在旁边笑道:“大哥赶紧多喘几口气,一会儿开了席,又要忙得脚不连地。”

  大爷李云志接过茶,抿了一口,见凉热正好,仰头一气喝了,将杯子递给平福,伸手拍了拍李云直,满意的笑道:“三郎不错!一会儿安席,你跟你二哥一起,礼部和翰林院那几桌要多走走。”

  “是。”李云直忙笑应了,二爷李云深往李云直靠近一步,笑着聊起礼部和翰林院诸人来。

  旁边稍远处,五爷李云玮缩着肩膀,低垂着头默然喝茶。

  歇了不到一刻钟,大爷李云志站起来笑道:“走吧,今儿一天可偷不得懒。”

  三人跟着站起来,李云志和李云直并肩,低低笑道:“你两个舅舅方正严谨,当着他们,酒宁少别多。”

  李云直忙低低应了,出来几步,人就多起来,大爷李云志叫过老五李云玮,李云深和李云直一起,笑容满面的应酬了过去。

  里面园子里,李丹若和二姑娘李雨菊、三姑娘李金蕊,姐妹三人一式一样的衣服首饰,随大奶奶戴氏应酬招待各家年青女眷。

  这中间李丹若和诸家女眷最熟也最忙,不时被各家奶奶、小娘子们拉过去说东说西,聊几句私房话,正笑语盈盈应酬间,小丫头金串儿过来笑请道:“四娘子,宁国公府的程老夫人说好一阵子没见着四娘子了,老夫人让四娘子过去一趟。”

  李丹若忙团团辞了众人,跟着金串儿转进正堂。

  正堂坐满了各家老夫人、夫人,宁老夫人一身黑底绣大红寿字吉服,头发上贴着几朵红绒花儿,精神极好的居中坐着,刘夫人和李丹若母亲四太太杨氏一左一右站在榻前侍候招待着各家老夫人、夫人。

  宁老夫人左手边,安国公府的程老夫人一件松花绿织锦缎广袖长衣,正和宁老夫人及其它几位老夫人说着闲话,见李丹若进来,笑着招手道:“四姐儿到我这儿来。”

  李丹若脆声答应了,步履轻快的进了正堂,团团曲膝见礼。

  坐在宁老夫人右手边的礼部孙尚书母亲朱老夫人先伸手拉过李丹若,笑道:“别理她,先过来跟婆婆说说话儿,看看,我们若姐儿越长越好看了。前儿我让人请你大伯娘过府赏菊,你怎么没来?”

  不等李丹若答话,又接着笑问道:“过两天等园子里梅花开了,我打发人来接你看梅花,住两天再回来,你再给我熬碗花生汤吃。”

  李丹若忙点头笑应道:“知道婆婆爱吃花生汤,今天一早起来我就熬上了,等会儿就给婆婆呈上来。我最爱府上那片绿梅,枝枝都能入画。”

  几句话说的朱老夫人哈哈笑起来。

  程老夫人指着朱老夫人嗔怪道:“你爱吃那花生汤,要了方子回去天天熬去,难不成就我们四姐儿熬的才好吃?”

  “可不是,这东西好不好,就看经了谁的手了。”朱老夫人笑道:“今儿早上我那小孙子折了枝梅花给我插瓶,我看那梅花啊,真是越看越好看,怎么看怎么好看,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七嘴八舌的表示赞同。

  程老夫人冲李丹若招手道:“若姐儿过来,别理她,越老越活回去了,要看梅花,咱们家也有。”

  朱老夫人松开李丹若,指着程老夫人打趣道:“你看看,还说我,她这就咱们家上了,你就是看中我们家若姐儿了,那也得看看抢得着抢不着呢。”

  “婆婆。”李丹若跺起了脚。

  朱老夫人忙笑道:“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别羞坏了我们家若姐儿。”

  “我还真是看中了若姐儿,就想接回家当亲孙女疼着呢。”程老夫人不客气的接了下来。

  李丹若这回真的只好呆不下去了,不羞也得赶紧抬手握着脸叫道:“太婆我出去了。”

  宁老夫人一边挥手一边笑:“看羞坏了我家四姐儿,我可不依。”

  李丹若在一片响亮的笑声中逃出了正堂,转个弯停住步,轻轻呼了口气,左右看了看,和姚黄低笑道:“我累坏了,咱们寻个地方偷会儿懒去。”

  姚黄抿嘴笑着,想了想道:“府里闹成这样······要不去曲水轩吧,要是没人,也就那儿没人了。”

  “嗯,从曲水轩去燕归阁有条小路,一会儿过去也便当,咱们绕一绕走,别碰上人。“李丹若小心的左右看了看,带着姚黄,一径往曲水轩去了。

  从早上到现在,才不过忙了两三个时辰,她这腿就沉的跟灌了铅一样,从前招待客户,蹬着高跟鞋连轴转十几个小时都是常事,也没见怎么累,现在养尊处优惯了,真是一点苦也吃不得了。

  正堂里,正热闹的笑成一片。

  朱老夫人点着程老夫人笑道:“算了,我就便宜你了。可惜了的,我家几个哥儿太小了,不然可轮不到你,我早抢去了。”

  “我这孙女儿,要说好,是真好,我这些儿子、女儿、孙子、孙女,真没一个及她的,脾气又好,一说要嫁出去,我这心里,一万个舍不得。当年我那姑娘出嫁时,就那么一个姑娘,也没这么舍不得。你看看,我这也是活回去了。”宁老夫人又笑又叹道。

  朱老夫人赞同的叹了口气,“可不是,我那大孙女出嫁的时候,我竟哭的抬不起头,您说说,这么大年纪了。”

  “可不是。”众人跟着七嘴八舌的感慨起女儿、孙女出嫁时的种种伤心和舍不得。

  宁老夫人往程老夫人身边靠了靠,放低声音,夹在一片噪杂中笑道:“不怕你笑话,咱们要是那小门小户的人家,我真给四姐儿招个上门女婿。四姐儿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太好,太忠厚,我是想好了,不管嫁进哪家,要娶我们四姐儿,有一条得先说下,那妾生子女断不能有!”

  程老夫人怔了一瞬,忙笑道:“这也不过份,正是应当,就是这个理儿。”


  https://123wx.com/html/22/22275/456570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