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六十六章 花白凤:你这个穿上衣服就不认账的混蛋!

第六十六章 花白凤:你这个穿上衣服就不认账的混蛋!


  晨光微熹,透窗而入。

  花白凤似醒非醒,迷朦间,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身旁,却发现被窝里只剩下自己。

  她睡眼惺忪的坐起身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被子随之滑落,屋中登时春光大盛。

  只是这般美丽的风景,已无人欣赏。

  摸着余温未散的床榻,花白凤突然“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笑?

  只因她发现自己竟然遇到了一个柳下惠!

  想到自己昨夜就这么赤身露体的,在任以诚怀里也不知睡了多久,花白凤的脸上又不禁泛起了红晕。

  不过,这一觉倒也睡得格外香甜,明明是个陌生人,但对方的怀抱却出奇的令人感到安心。

  “真是个冤家……”

  花白凤似嗔似怪的轻喃了一句,旋即准备下床更衣。

  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昨晚胡乱扔在地上的衣服已被叠好,整整齐齐的放在枕边,上面还压着一张纸笺。

  “有女白凤,风华绝世,玉骨冰肌,靡颜腻理,是为魔中之绝艳,亦有姑射之仙姿。

  任某不才,承蒙姑娘美意,以赤诚相待,深感荣幸,然则余乃浊世俗人,自惭无颜相对,惟恐辜负美人深恩,是以就此拜别。

  江湖路险,人心难测,姑娘身份特殊,中原终非久留之地,只盼姑娘早日归家,望好自珍重!珍重!”

  看着那凌厉如刀的字迹,花白凤娇哼一声,自言自语道:“算你还有些眼光。

  只是若想就此打发了本姑娘,那你也未免想的太简单了些。”

  她穿好衣服,又将那纸笺上的内容反复看了两遍后,轻轻叠好,贴身收藏。

  不自觉间,她脸上的笑意更甚。

  看着桌上任以诚留书时所用的文房四宝,花白凤突然走了过去。

  拿起一张纸,从上边撕了张两寸来宽的纸条下来,提笔写了一串蝇头小字。

  她来到窗边,推开了窗户,不知何时,外面已风停雪止。

  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花白凤深吸了口气,瞬间一股寒意流变全身。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她觉得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头脑变得更加清醒。

  纤指轻抵朱唇,花白凤猛然发出一声脆亮的唿哨,不多时,空中也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唿哨。

  紧跟着,就见一道黑影远远地飞了过来,落在了窗框上。

  这竟是只鸽子!

  漆黑发亮的羽毛,钢喙利爪,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隐隐透着凶光。

  这绝不是普通的鸽子,它简直比老鹰更加凶猛健壮!

  在鸽子的爪上,系着一根同样黑色的铁管,花白凤将纸条卷好,塞了进去,认真封住。

  一切完毕之后,鸽子却没有飞走。

  花白凤见状,不禁叹了口气,面上更浮现出一抹愁容,随即就见她骈指如刀,在手臂上割了块血淋淋的肉下来,递到了鸽子嘴边。

  这鸽子竟然是吃人肉的!

  花白凤的脸上已疼出了冷汗,血色尽退,可若不这么做的话,这只鸽子是绝不会飞走的。

  人办事要报酬,鸽子其实也一样,只是这报酬属实太贵重了些!

  它吃的肉不但要活人现割的,还必须得是年轻女孩子身上的才行。

  但也只有如此诡异的方法,才能培养出如此神异的鸽子来。

  魔教虽然底蕴深厚,但这样的鸽子,却也只有三只而已。

  唿哨声再次响起,鸽子已叼着肉飞走了,花白凤则忍痛拿出‘天魔圣血膏’,敷在了伤口上。

  。。。。。。。。。。

  天晴,气朗。

  奈何冬日酷寒,虽有阳光,但却无法带来丝毫暖意,前日所下得那场大雪,此时完全没有融化的迹象。

  漫山遍野都笼罩在一片洁白当中。

  山路崎岖且滑,任以诚却似如履平地,仿佛山野间的一缕轻烟,飘然而行。

  非但速度快愈奔马,所过之处,更是不留半点痕迹。

  从客栈出来后,他本待改行小路,但转念一想,大隐隐于市,官道上人来车往,最适合掩饰行迹不过。

  但接着他又一转念,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自己会这么想,花白凤当然也可以。

  所以,最终他还是决定走小路,哪里偏僻就走哪里。

  山阴之间,风凛如刀,不时将地上的积雪卷起,映照着正午的日头,满山银芒闪闪。

  然而,就在这本该一片皎洁之中,却突兀的出现了一抹刺眼的红色。

  鲜血一般的红色!

  山路的尽头是一片枯林,枯林的尽头就是官道。

  在官道与枯林的交界处,二十多具尸体横躺在地,正是他们的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积雪。

  只剩下一名少女,正在一十三名手持长刀的汉子手下,苦苦支撑。

  少女的武功并不怎么厉害,之所以还没死,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那些人舍不得杀她,就像猫戏老鼠一样,猥琐而又充满恶意的笑声,不断回荡在枯林之中。

  任以诚本该立刻就出手的,但他却没有,他在犹豫,这是否又是个圈套?

  这地方很荒僻,平时荒,眼下这个时节更荒!

  可偏偏就在这里,让他遇到了这桩事情,实在太巧合了些。

  任以诚暗忖道:“我虽然已洗过澡,也换过了衣衫,但魔教的手段层出不穷,难保不会还有其他的方法找到自己。”

  就在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竟然就这么看着?”

  如风一般的身影,从任以诚身旁疾掠而过,话音未落,人已冲到了那十三人的包围之中。

  任以诚不由眉头紧皱,叹息道:“唉!到底还是被她给找到了!”

  来人赫然正是花白凤!

  眼见有人来援,少女原本已因绝望而死灰一片的神色,登时重现焕发出了光彩。

  “呦呵!弟兄们,咱们今天运气不错,正愁这一个不够分,就又有一个大美人自己送上门来了。”

  说话之人语声尚未落下,林中便再次响起了肆无忌惮的笑声。

  花白凤之美,堪比林诗音。

  从她现身的那一刻开始,这些强盗的眼睛就像长在了她的身上,再也没有挪开过。

  花白凤看着这些贪婪又猥亵的眼神,心中不觉一阵作呕,怒哼一声,肩膀一震,背后刀匣霍然而开。

  比雪更亮的刀光一闪,仿造的争锋已横扫而出。

  花白凤的武功并不算差,刀法中隐隐透着神刀斩的路子,出刀既快又准。

  那十三人猝不及防,在这弹指之间,已有两人命丧她刀下。

  “哼!没想到还是个硬茬子,难怪有胆子多管闲事。”

  狰狞阴冷的怪笑声中,只见一抹刀光如疾电穿空,倏然而起,这说话之人的刀法竟也出奇的不慢。

  下一瞬,刀锋竟已逼至花白凤近前一尺。

  这十三人号称‘风行十三盗’,乃是绿林道上有名的江洋巨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他们以快刀著称,刀法之快,抽刀可斩飞蝇。

  花白凤一见来势,当下心神一凛,旋即便似移形换位般,整个人凭空向左横移了一步,让开了对方刀锋。

  她手腕一转,反手握刀的同时一步踏出,在两人身形交错之际,顺势一带,就听“哧”的一声,刀锋已从那人的颈间划过。

  霎时,人头滚落,血如泉涌!

  “好辣手的小娘皮,一起上。”

  一声怒喝,剩下的十人同时出手。

  十柄快刀纵横,林中寒光交映,如密网笼罩而下,将花白凤困锁其中。

  “叮叮当当”的兵刃交击声连绵响起,碰撞之间,更有星火四溅。

  花白凤身法受制,还要分心保护那名少女,顷刻之间,已显支拙。

  她朝着任以诚藏身的位置,愤然大喊道:“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说话间,心神略分,一柄长刀已趁隙急砍而来,目标直取她握刀的右手。

  花白凤当机立断,撤手弃刀,这时又有一道迅疾破风声骤然响起,一柄长刀自左边突袭而来,削向了她的颈部。

  岂料花白凤竟趁着刀未坠地,左手一抄,横刀迎上,精准无比的挡住了这逼命一刀。

  但她左臂伤口未愈,刀上对方真力传来,剧痛之下,变招立时便慢了一瞬。

  “叫吧,使劲叫吧,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们了。”

  桀桀怪笑声中,十人十刀,恨怒交加,觑准这一瞬之间的破绽,刀出如狂,直欲将花白凤乱刀分尸。

  刀锋自四面八方交织而来,花白凤困顿于方寸之间,再无还手之机。

  就在她命危之际,林外忽然传来一声叹息,同时更有一道刀光亮起,如月影浮空,却又一闪即逝。

  幻灭之间,刀光隐没,林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但紧跟着又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是那名少女。

  她此刻浑身颤栗,脸色煞白,更恶心欲呕,只因她的面前多出了十具恐怖的尸体。

  那是个人已分成了二十片,由顶至踵,无比均匀的倒在了地上,红绿混杂,脏腑横流。

  任以诚瞥了花白凤的左臂一眼,问道:“你的手受伤了?”

  花白凤柳眉倒竖,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忿然道:“你干脆直接等着给我收尸算了。”

  任以诚耸了耸肩,淡淡道:“这也怪不得我,谁知道你是不是又再算计我。”

  花白凤冷哼了一声,却又突然展颜一笑,道:“那你现在是相信我了?”

  任以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看着那少女,说道:“我只怕万一连累了这位姑娘,那罪过可就大了。”

  少女心中仍余悸未平,努力的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变成两片的尸体。

  她神情惴惴的抱拳施礼道:“多谢两位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花白凤摆了摆手,看着任以诚,微笑道:“你只管谢他就好,没有他今日你我二人谁也休想活命。”

  任以诚目中蓦地精光一闪,摇头道:“举手之劳罢了,敢问姑娘芳名,怎会无端遭此劫厄?”

  少女叹了口气,凄然道:“小女子名叫夏雨雪,先父早亡,近日母亲亦因病身故。

  家中虽薄有家业,奈何小女子不通商道,无力撑持,只得将家产变卖,准备回返故乡,投靠族亲。

  怎料得今日路经此地,遇到了这十三个恶贼,以至连累我家中这一众仆从为保护我而惨遭杀害,多亏遇到了两位……”

  看着遍地横尸,她已是泪如雨下。

  任以诚暗自点头,适才他问话时暗中用上了摄心术,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多心了。

  花白凤拍了拍夏雨雪的肩膀,安慰道:“死者已矣,我们还是先让你的家人入土为安吧。

  你既然无恙,他们在九泉之下想必也就安心了。”

  她转头对任以诚道:“刀中之神,可否劳您辛苦一下?”

  “有何不可。”

  任以诚正色道:“这些人为护主而死,忠义无双,实在令人敬佩。”

  二十具尸体,三人忙活了好一阵才收埋好。

  至于那‘风行十三盗’的尸体,就留在了林子里,到时自会有山里的野兽将他们超度。

  任以诚道:“不知夏姑娘仙乡何处?”

  夏雨雪道:“小女子祖居杭州。”

  任以诚道:“倒也顺路,姑娘若不嫌弃,就让本人顺路送你一程。”

  夏雨雪犹豫了片刻,垂首道:“回乡路远,小女子现今无依无靠,那……就只有厚颜麻烦两位了。”

  她顿了顿,抬头问道:“适才听这位姐姐称公子为刀中之神,敢问公子可是魔刀门主,任大侠?”

  任以诚不禁失笑道:“正是任某,不过大侠就算了,你可见过哪个大侠是以魔自居的?”

  夏雨雪曼声道:“小妹粗通武艺,对江湖事也算稍有了解,刀中之神的事迹,近日亦有所耳闻。

  您若不是大侠,那这江湖上便没有人能称得上这侠之一字。”

  花白凤道:“听到了么?你该谢谢我爹才是,若没有他,你哪来的今日这般名声?”

  她嫣然一笑,道:“所以,你是不是该好好谢谢我?”

  任以诚呵呵一笑,淡淡道:“功名俱露尽迷津,身外物而已,我没怪他给我找麻烦就不错了。”

  花白凤不满道:“你这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夏雨雪诧异道:“还没请教这位姐姐是?”

  任以诚眉角一扬,笑道:“好说了,这位花白凤姑娘,正是魔教教主的千金,魔教大公主,正经的魔中之魔。”

  夏雨雪“呀”的一声惊呼,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人,以他们的关系,本不该如此融洽?

  花白凤横了任以诚一眼,从怀中拿出了那张纸笺,满面幽怨道:“你之前分明还夸人家来着,现在穿上衣服就……”

  “停!”

  任以诚没好气的截口道:“我都那般夸你了,也没见你放过我。

  既然如此,那我还客气什么,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说着,他一伸手准备将纸笺拿回,花白凤却似早有防备,居然躲了过去。

  她娇嗔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哪有收回去的道理。”

  任以诚无奈摇头道:“那好,此事就此揭过。”

  他撇了撇嘴,接着又道:“能否请姑娘给我解惑,这次又是用什么手段找到我的?”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217974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