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六十九章 困囚

第六十九章 困囚


  “驾!”

  山野之间,任以诚扬鞭催马,带着夏雨雪和她的家当,驾车奔赴杭州而去。

  幽林戚戚,风声簌簌。

  坐在车上的夏雨雪,闻着身旁不时传来的淡淡香气,目光颇为怪异的打量着任以诚。

  她疑惑道:“白芷、山奈、川芎、桂皮、八角……公子为何要把自己弄得像……像只五香鸭一样?”

  任以诚叹了口气,无奈道:“花白凤诡计多端,她说的话,我实在有些难以分辨,究竟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我虽又沐浴更衣,甚至连鞋子都换过了,可谁知道那‘万里追魂香’是否真的能洗掉?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特意准备了一些香囊,来干扰她毒虫的追踪。”

  他笑了笑,接着道:“通往杭州的路可不止一条。

  现在没了‘万里追魂香’的帮助,她再想找到我,只怕就不会像之前那般容易了。”

  夏雨雪不解道:“以公子的武功,大可直接杀了她便是,何必弄得如此麻烦?”

  任以诚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可知江湖中的那些人,都是如何评价我的?”

  夏雨雪道:“公子乃堂堂刀中之神,自然是人人敬佩的大英雄,大豪杰。”

  任以诚笑道:“你也不必挑这些好听的说,在大部分的人眼里,我从来都是一个目中无人,且嚣张跋扈之辈。

  那些死在我手里的人,似龙啸云,赵正义之辈,说的最多的一句,便是难道我仗着武功高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每逢这个时候,我都会很认真的回答他们‘是’,但这其实只是戏言而已。”

  夏雨雪讶异道:“难道不是吗?小女子虽非江湖中人,但也听说过‘成王败寇,弱肉强食’这几个字,这岂非正是江湖之道?”

  任以诚道:“这是生存法则,当然没错,但除此之外,还有道德法则。

  我们生而为人,和野兽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懂得伦理纲常,我们可以约束自己的行为。

  武林中人,练得是武功,修的是心性,对于我们来说,杀人容易,不杀才难。”

  夏雨雪皱着眉头,思索道:“我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任以诚道:“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力量,但是当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很容易让人迷失心性。

  是以,当武功练到一定境界,就必须学会控制自己心中的欲望,也就是所谓的收束心猿。

  如此,方才能让自身的修为更上层楼,不然的话,武功再难进步事小,为非作歹,祸害无辜才是真的严重。”

  夏雨雪恍然道:“这便是圣人所言,君子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的道理。”

  任以诚淡笑道:“君子可欺之以方,所以我不喜欢当君子。

  我只能做到在足以自保的情况下,当杀则杀。”

  夏雨雪道:“那位花姑娘的武功当然不是公子的对手,她乃是魔教中人,难道不算当杀之人?”

  任以诚眉角一扬,好奇道:“你们对魔教的印象究竟都是哪里来的?”

  夏雨雪道:“江湖传言,魔教之人行事诡异,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实为人中恶魔,令人闻风丧胆。

  况且,这次的决战若非公子胜了魔教教主,中原只怕已沦陷在魔教大军之下。”

  任以诚道:“江湖纷争,纵然没有魔教入侵,中原其他门派的厮杀难道就少了吗?

  大部分的江湖传言,其实都是失败者的手段,当他真本事斗不过你的时候,就会在道德上抨击毁谤你。

  魔教盘踞关外久矣,但我这次出关,却并未见到什么民不聊生的景象。

  那里的百姓们和关内的百姓一样安居乐业,证明他们并非那般的残暴不堪。”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如果花白凤当真是个坏人的话,她昨日为什么要出手救你?难道你们认识?”

  最后一句话,任以诚语调忽变,飘飘渺渺,却是再次用上了摄心术。

  他侧目注意着夏雨雪,但是对方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摇头道:“当然不会。”

  任以诚暗自点头,彻底放下心来,看来这一夜之间,对方并未被掉包。

  夏雨雪蓦地叹息了一声,眉目间有些茫然道:“究竟何者为正?何者为邪?

  叫公子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糊涂了。”

  任以诚悠悠道:“正邪善恶之别,无他,只在人心尔!”

  两人这般一路边走边聊,不知不觉间,日头又已偏西。

  寻了家客栈投宿。

  谁知两人刚到门口,就见店里的伙计快步迎了出来。

  一见这势头,任以诚心里登时咯噔一下子。

  “敢问可是任以诚任公子?”伙计的问候声听起来是那么的耳熟。

  任以诚点了点头。

  伙计躬身笑道:“有位姑娘在柜上留了银子,让小的们务必招待好二位。”

  “你……我……他妈……”任以诚愣了愣,欲骂无言。

  那脸疼的感觉又来了,而且这次特别的疼。

  。。。。。。。。。。

  林诗音缓缓苏醒了过来。

  朦胧中,一种异样的感觉令她骤然一惊,随即脸色惨白一片,她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然被人扒光了。

  这简直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她不知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但哪怕只是半个时辰,一刻钟的功夫,也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

  林诗音的心已开始悚栗,身子也开始颤抖,泪水更直接冲出了眼眶。

  不过很快,她的神色突然又缓和了些许,只因她发现自己手臂上的守宫砂还在。

  但她还是不放心,咬了咬牙,红着脸伸手向下探去——幸好,那里也没有被侵犯过的迹象。

  她最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最宝贵的东西也还没有失去。

  但这些还是不能让林诗音开心起来。

  自己现在身无寸缕,岂非早已被人看了个精光,这已然和失身没什么区别了。

  关着林诗音的这间屋子不算小,看起来就像是客栈的客房。

  有床、有桌椅、甚至角落处还有个马桶,可这里又偏偏没有半块儿布。

  干净的就像现在林诗音的身上一样,让她想遮掩一下自己的身体都不行。

  “唉!”

  林诗音不由一阵绝望,忍不住长叹出声,谁知这一叹之下,竟是引动了体内的真气。

  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穴道,竟然被解开了,不禁又惊又喜。

  就在这时,屋子外边忽然有脚步响起,登时又令她的心高高悬起。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214368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