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七十二章 花白凤:本姑娘的身体,难道她不香么?

第七十二章 花白凤:本姑娘的身体,难道她不香么?


  风声呼啸。

  这阵莫名的风,来得又急!又猛!

  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便在双方眼前形成了一道近七八丈高的龙卷风。

  非但卷起了地上的积雪,更将袭向花白凤的众多暗器也尽数卷走。

  “这……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要杀花白凤的人,无不目瞪口呆,震惊万分。

  “难……难道这是天意,老天不让我们杀这魔女?”

  不知是谁的颤抖声音,让在场众人的心念,不禁开始动摇了起来。

  天地君亲师。

  没有比老天爷再大的了!

  既然老天爷不让,他们哪还敢再有半句怨言。

  就在众人惶惶不安之际,风势渐缓,半空中,突然飘飘荡荡的传来了一声长叹。

  “唉——新春佳节,各位不回去与家人团聚,却何苦要在这里为难一名少女?”

  话音未落,漫天风雪消散,只见一道挺拔身影,负手于背,翩然而降,出现在众人面前。

  “任以诚?竟然是他!”一声惊呼,顿时再次引起一片哗然。

  “你来了!你真的来了!”花白凤望着任以诚的背影,情不自禁,泪满盈眶。

  她早已是强弩之末,此刻激动之下,不由心神一松。

  就听“砰”的一声,长刀猛然脱手坠地。

  接着,她身子一晃,人也随之栽倒下去。

  任以诚足下轻抬,身形闪动,原本还在花白凤前面,转眼就到了对方身后,一把将其扶住。

  他看着花白凤身上的伤势,心中暗忖道:“伤得这么重,莫非真是我多心了?”

  任以诚皱了皱眉,按下心头思绪,抬眼望向了对面的众人,兀自又叹了口气道:“如此美丽的姑娘,各位居然能忍心下这么重的手,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

  “魔教妖女,人人得而诛之,奉劝刀神阁下莫要为美色而误了一世英名。”

  义正言辞的声音响起,却看不到说话之人露面。

  任以诚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笑道:“人我就带走了,各位也赶紧回家过年吧,别让家人等急了。”

  “这魔女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岂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义愤填膺的声音远远传来,仿佛离得远些会比较有安全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难道只许你们来杀我,却不许我还手吗?

  呵呵,当真是好厚的脸皮!”

  花白凤的脸上露出了讥诮的笑容,言语间却不慎牵动了伤口,鲜血立时止不住的向外涌出。

  任以诚连忙运劲帮她把体内的数道暗器迫出,又接连封了她五处大穴,方才将血止住。

  就这片刻的功夫,花白凤的脸色又再白了三分。

  任以诚扫视众人,缓声道:“诸位想来都不是第一天在这江湖上行走了。

  武林厮杀,生死各安天命的道理,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义正言辞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等杀她乃是为了中原武林的安危着想。

  刀神阁下如此一意孤行,未免有失公道。”

  任以诚淡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尔等的公道与我无关。”

  言罢,他便要走人。

  但是刚一抬脚,就见人群中走出一名老者,恭敬的行了一礼。

  “刀神阁下,久违了。”

  老者颔下一缕长髯,赫然正是那‘流云手’叶洵。

  “是你!”

  花白凤冷然道:“看来今日之事,应该和你脱不了干系了?”

  叶洵坦然道:“不错,正是老朽。

  姑娘此番前来中原必有图谋,老朽实难坐视不理。”

  “咳咳咳……”

  花白凤胸中一阵气结,恼怒道:“我来是为了自己和任以诚的私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简直多管闲事!”

  叶洵肃然道:“中原武林的安危就系于刀神一人之身。

  有关他的事情,如何能叫做闲事。”

  花白凤冷笑不止。

  叶洵望着任以诚,恳切道:“万望刀神三思,以大局为重,莫在纵虎归山,免成后患。”

  任以诚道:“老人家,你好像误会了一件事。

  我们并不是朋友,请不要用这幅都是为了我好的语气跟我说话,咱们没这份交情。

  在决斗之前,我魔刀门在你们的眼里和现如今的魔教毫无差别。

  那些口口声声管我叫大魔头的人里,有你一个吧?

  你以为说两句好听的,那些事就过去了?我可没那么大度。”

  他嗤笑一声,接着道:“还有,我不是你们的保镖。

  中原武林的安危从来都不是我在意的事情。

  想让我担负起这个责任也可以,那就先把中原武林交给我。

  尊我为武林盟主,尔等从此听我号令,为我马首是瞻,你们意下如何?”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没人回应,连个点头的都没有。

  叶洵也没有。

  任以诚耸了耸肩,轻笑道:“看吧,你们其实就是想找个顶雷的人而已。

  等有朝一日,真有外敌入侵的时候,好有人能保护你们,替你们出头。”

  众人依旧沉默,目光飘忽,没人敢正视任以诚。

  “行了,都回吧,要不然赶不上包饺子了。”

  任以诚说完,横抱起花白凤,足下一点,飘然而去。

  “可惜,就这么让那魔女捡回了一条命。”

  “呵呵。”

  冷笑声响起,就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那也未必,她只怕听不到大年初一的鞭炮声了。”

  回到客栈。

  夏雨雪被染成血人一般的花白凤吓了一跳。

  她脱口而出道:“大……那个花姑娘,你怎会伤的如此严重?”

  花白凤扯了扯嘴角,勉强笑道:“不用怕,我还死不了。”

  任以诚将她放在床上,对夏雨雪吩咐道:“你去帮我配些药,她中的暗器里,有一件淬有剧毒。”

  “不用。”

  花白凤阻拦道:“你忘了我是什么人吗?

  我的体内流的是魔血,百毒不侵的,今天所受的不过就是些皮肉伤而已。

  我随身带着‘天魔圣血膏’,你帮我敷上好不好?”

  任以诚道:“男女授受不亲,让夏姑娘帮你吧。”

  夏雨雪正要点头,却见花白凤隐晦的给自己递了个眼神。

  她神色一怔,随即会意道:“那个……热水不够了,我再去烧一些来。”

  说完,夏雨雪就转身,快步离开了房间。

  花白凤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对任以诚催促道:“你还愣着干嘛,我快要痛死了。”

  任以诚见状,没好气道:“你故意的是吧?伤成这样还不安分。”

  这妮子分明又想勾引自己。

  花白凤道:“奴家的身体,你抱也抱过了,摸也摸过了。

  这个时候还假正经什么,真想疼死我么?”

  她痛苦的呻吟着,眸中却满是羞赧,还有一点点的期待。

  任以诚似笑非笑道:“你以为你现在这血肠一般的模样很诱人吗?”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212088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