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八十章 四长老:你猜错喽!

第八十章 四长老:你猜错喽!


  修罗炼狱是什么样子,任以诚不清楚。

  但他估摸着,应该跟眼前的景象差不了太多!

  尸体就像路标一样,引导着两人来到了魔教总坛的大殿。

  黑色而肃冷的巨大宫殿,四周墙壁上刻画着的,尽是些面孔狰狞的魔神图像。

  大殿里的油灯尚未熄灭。

  这里的油灯很特别,灯油是绿色的,点着后的灯焰也是绿色。

  碧绿的颜色,犹如鬼火一般,将整个大殿笼罩在一片阴森诡异的氛围当中,令人不由毛骨悚然。

  教主的宝座之下,跪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具尸体。

  铁臣!

  魔教四大长老之三,冷冰冰的铠甲覆盖着他那铁塔一般庞大的身躯,仿佛战神在世,勇武不凡。

  此刻纵然身死,亦难减其威!

  任以诚估计,以铁臣的武功,至少可排入江湖前十之列,兵器谱中除了前四位,只怕无一人是他对手。

  只可惜,这个问题再也无法得到印证。

  铁臣的脸上也戴有面罩,只露出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任以诚将面罩拿开后,入眼的是一张极度扭曲的面容。

  震惊!

  这应该是铁臣在临死前,脑海中最后的念头。

  他在震惊什么?

  任以诚褪去了铁臣的铠甲,在将他的尸体仔细检查过后,不由皱起了眉头,道:“此人的五脏六腑都已粉碎,想来该是被人用掌劲生生震死的。”

  林诗音讶然道:“此人是魔教三长老,武功乃当世一流。

  能一掌将他震毙的人,武功之高,放眼整个天下,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究竟会是谁呢?”

  任以诚缓声道:“这样的高手最多不过五指之数,除了你我之外,就只有天机老人、上官金虹、还有花重锦三人。”

  林诗音思索道:“当然不会是你我,天机老前辈也绝非滥杀之人。

  花重锦则武功尽失,凶手……莫非就是上官金虹,可他的动机呢?魔教跟他有仇吗?”

  任以诚耸了耸肩,道:“话是这么说,但也未必就是他。

  江湖上最不缺的就是隐世高人,或者是那种身负血海深仇,暗中潜心修炼,最终神功大成,回来报仇雪恨的人。

  魔教势力庞大,多年来树敌无数,有一两个这样的仇人也很正常。”

  林诗音点了点头,忽然道:“如此强悍的敌人,连魔教三长老都死了。

  那功力被大哥你锁住的花重锦,岂不是在劫难逃?”

  任以诚挑了挑眉,淡淡道:“祝他好运吧!”

  他四下打量了一番后,在教主宝座的后边发现了一道侧门。

  走过长长的通道,后边连着一片房屋,在最里面的位置,两人找到了花重锦的居所。

  但屋子却是空空如也,没有半个人影。

  林诗音讶异道:“难道他被抓走了,又或是逃走了?”

  “这房间看起来,似乎有段日子没人住过了。”

  任以诚一边说着,一边在屋里到处摸索翻看来。

  林诗音好奇道:“大哥,你在找什么?”

  任以诚道:“堂堂教主之尊,我寻思着花重锦应该有个专门闭关练功的密室才对。

  他武功尽失,现在又找不到人,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在闭关,以图化解我留在他身上的‘三阴锁经手’禁制。”

  林诗音道:“就算真有这种地方,也不一定就在他的房间里吧?”

  任以诚道:“这里已经是最深处,不会有更隐蔽的地方了。”

  又过了片刻。

  任以诚忽地眼前一亮,在书架边上的地板处,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踩了踩,略显空洞的回音响起,紧接着,面前的墙壁就打开了一道暗门。

  “还真有!”

  林诗音用力的眨了眨眼睛,险些以为自己眼花了。

  两人拿了个烛台,走了进去。

  谁知刚迈出没两步,任以诚脚下猛地一沉,“咔哒”一声,机括触发的响动随之传入耳中。

  旋即,就见幽暗的通道中一片银芒闪动,无数箭簇从两旁的夹壁里激射而出。

  带起凌厉而急促的破风声响,尖锐又刺耳。

  林诗音悚然动容。

  电光石火之间,她回身欲退,却惊见暗道的门,竟不知何时悄然关闭了。

  几乎同一时间,她的手又捂住了剑柄,怎奈通道狭窄,剑身只出鞘一半,就已被墙壁顶住。

  两人眼下已然进退维谷,被牢牢困死在原地,下一刻,便要万箭穿心而亡。

  命危一瞬。

  任以诚不惊不乱,右臂伸出在身前飞速画了几个圆圈,袍袖卷荡间,无形中一股强劲无俦的螺旋真力,沛然而生。

  飞射过来的箭簇为之一阻,登时威力尽消。

  在一串“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响中,洒落一地。

  通道不长,却是杀机四伏,又连续闯过两道机关阵,两人才终于走到了尽头。

  密室的面积丝毫不比外边的卧室小,里面依旧点着碧绿的油灯。

  碧油油的烛火摇曳,任以诚忍不住叹了口气。

  “唉!我收回我刚才说话的。”

  花重锦的运气属实不怎么样,终究还是难逃死劫。

  他的尸体盘坐在榻上,还保持着练功的姿势,脸上七窍流血,惨不忍睹。

  在碧绿烛光的映照下,直似人间厉鬼,惊悚之极。

  林诗音只觉一股凉意自脚底瞬间冲上头顶,浑身毛骨悚然。

  姑娘家的胆子终究要小一些,对于眼前的情形实在有些吃不消。

  事实也证明,武功高强和怕鬼并不相互冲突。

  “罪过,罪过。”任以诚再次叹了口气。

  花重锦的身上没有半点儿伤口,但他不用看也知道,对方必定已经脉尽碎,这才导致的七窍流血。

  强敌入侵,花重锦欲强行催运真气,却触动了‘三阴锁经手’的禁制,引得体内暗藏的刀气爆发。

  来人大概连手都没动,他就已先被动自杀而死了。

  林诗音冷哼道:“这就是不守承诺的下场。”

  想起被三公主设计擒获的事情,她仍旧忍不住心中有气,懊恼不已。

  任以诚默然不语,脸上尽是思忖之色。

  林诗音也不敢打扰。

  良久过后。

  任以诚忽地打了个响指,脸上的神情也变成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林诗音道:“大哥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任以诚点头道:“我想,我大概已知道杀人的是谁了。”

  林诗音诧异道:“谁?”

  任以诚缓缓道:“是那二分之一个四长老。”

  林诗音怔了怔,疑惑道:“你的意思是他们窝里反,自己把自己给灭门了?”

  任以诚道:“铁臣都死了,咱们却没有看到四长老的尸体。

  铁臣是三长老,武功当然在四长老之上,他都死了,没道理四长老没事。”

  林诗音不解道:“四长老为什么要这么做?”

  任以诚道:“报仇,你莫非已忘了,四长老是两个人共同担任的,他兄弟被我杀了。

  以他的本事当然报不了仇,只能仰仗魔教之力,但花重锦却战败,并发誓魔教再不踏入中原半步。”

  他报仇无望,难免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来。

  既然花重锦发誓在有生之年,魔教不能染指中原,那就让他死掉好了。”

  林诗音道:“大哥是怎么想到的?”

  任以诚道:“还记得山门口那些守卫的尸体么?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

  刚才我终究想通了,问题就在于他们的尸体的方向,几乎全都是朝向里边的。

  这说明杀死他们的人,是从里边出来的,若是外敌入侵,绝不可能是这个方向。”

  林诗音犹疑道:“这是否太牵强了些?”

  任以诚道:“还有铁臣的表情,若是四长老突施偷袭,那就解释得通了。

  他当然想不到,共事多年的人,竟然会暗算自己。

  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以四长老的武功,是勉强能造成那种死因的。”

  他顿了顿,又道:“另外,就是在咱们进来之前,密道里是干净的,完全没有触发过机关的迹象。

  外人能找到那暗门就已是不易,又怎么可能再轻易躲过那重重机关。

  这只可能是魔教内部的人所为,而且,那密室藏得那般隐秘,就算是魔教中人,知道的怕也不会很多。”

  林诗音蹙眉道:“如果真如大哥所言,那四长老图的是什么呢?”

  任以诚双手一摊,满不在乎道:“鬼知道呦!反正也跟咱们没关系,他爱干嘛就干嘛。”

  乘兴而来,岂料竟要败兴而归。

  任以诚念着花重锦到底也是一代宗师,自己还学了人家的刀法,便在临走之前,将他入土为安,免受曝尸之罪。

  站在自己亲手刻的墓碑前,任以诚不禁有些感慨。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堂堂魔教教主,一世枭雄,最后却死于自家人之手。

  着实可怜!可悲!又可叹!”

  曾经辉煌无比的魔教总坛,随着两人的离去,终于变成了一片死地。

  直到半个月后。

  花白凤才带着两个武功被废的妹妹,风尘仆仆,星夜兼程的赶了回来。

  第一件事,便是召集在外的教众回山。

  又过了数日。

  森冷碧绿的大殿里,再次有了人气。

  花白凤面露悲色,端坐在教主宝座上,冷冷道:“凶手是谁?”

  “是任以诚。”

  说话之人站在最前列,三十多岁的年纪,赫然竟是四长老。

  花白凤闻言,杏目圆睁,一抹难以置信的惊色,从脸上一闪而过。

  她沉声道:“四长老是如何躲过此劫的?”

  四长老悲声道:“事发之日,属下碰巧下山办事,这才侥幸逃得一命。

  消息是当时教中的兄弟,拼死用黑鸽传送出来的。”

  花白凤深吸了一口气,沉默良久,方才再次开口道:“传令下去,自今日起,本教闭门封山,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擅自出山。”

  四长老惊道:“这……这是为何?教主的大仇还等着咱们去报,还请大公主三思。”

  花白凤惨笑道:“报仇?对手是什么人?武功盖世的刀神,咱们拿什么去报仇?”

  “……”四长老当即怔住,被问得哑口无言。

  花白凤挥了挥手,索然道:“都散了吧,大家休养生息,报仇之事,咱们日后在从长计议。”

  教众散去后,三位公主一同来到了花重锦的坟前。

  夏雨雪突然问道:“大姐,你是否还放不下他,所以才下了那道命令?”

  花白凤淡淡道:“我们的确暂时没能力报仇,事实如此而已。”

  夏雨雪自顾自道:“难道你不相信四长老的话吗?”

  花白凤幽幽一叹,问道:“如果是你,在杀了人后还会给那人入土立碑吗?”

  三公主疑惑道:“大姐怎知安葬教主的人是任以诚?”

  花白凤轻抚着面前石碑上的刻字,缓缓说道:“我认得他的字迹。”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20057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