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二章 扑朔·迷离

第二章 扑朔·迷离


  展昭道:“任大哥,你回来就好了,快去看看包大哥,他被凶手袭击,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了。”

  任以诚闻言,心中暗自疑惑:“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自己的《七杀真经》白教了?”

  “喂,我说你们有完没完?”耶律俊才一脸不耐烦的喝斥道。

  楚楚回过头,瞪着他怒道:“吵什么吵,没看到我们在叙旧么?”

  “你……”耶律俊才不由一阵语塞。

  任以诚转过身,笑眯眯道:“耶律将军,你该离开了。”

  耶律俊才冷嗤道:“笑话,凭什么?”

  任以诚道:“我来了,你难道不该走吗?”

  耶律俊才大笑道:“好狂妄的口气,就凭你一个人能奈我何?

  这城里有我大军两千,我就不信你能全杀了,累也累死你。”

  任以诚呵呵一笑:“你那两千大军现在已经自顾不暇,恐怕帮不上你了。”

  “你当我是吓大的吗?”耶律俊才自是不信。

  任以诚耸了耸肩,没理他而是看向了门外,朗声道:“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身?”

  众人诧异,旋即忽听掌声响起。

  “好好好,不愧是武功天下第一的任以诚,实在令人佩服。”

  一名剑眉星目,英挺俊毅的黑衫男子走了进来,步履间自带一股慑人气势,不怒自威。

  耶律俊才沉着脸,问道:“你又是什么人?从哪儿冒出来的?”

  任以诚道:“耶律将军久经沙场,怎么居然连飞星将军都不认识吗?”

  耶律俊才目光一凝,正色道:“你就是庞统?”

  来人微微一笑,点头道:“正是。”

  风月楼的四位姑娘从来不曾听说过庞统的名号。

  春桃忍不住问道:“这位飞星大将军很厉害吗?”

  小蛮道:“他是庞太师的儿子,镇边大将军,三年前和谈金被盗,和谈失败,辽人挥军入侵。

  就是他率军阻敌,传闻他曾已七十二精兵打败一千辽人先锋,让辽人闻风丧胆。”

  庞统道:“这位姑娘,你说错了。”

  小蛮不解道:“错在哪里?”

  庞统悠悠道:“错在你说的不是传闻,而是事实。”

  春桃欣喜道:“太好了,这下咱们有救了。”

  公孙策却皱起了眉头,道:“咱们和庞太师的关系一向不睦,这庞统只怕来意不善。”

  展昭笑道:“怕什么?有任大哥在,莫说是庞统,就算庞太师亲临又能如何?”

  耶律俊才道:“庞统,我知道你麾下飞云骑个个骁勇善战。

  可惜现在我的人不止一千,你的飞云骑再厉害,也是无济于事。”

  “报——”

  耶律俊才话音刚落,就见一名辽兵急奔而来。

  “将军,我军被袭,死伤无数,我们群兵无首,已被杀至惨败。”

  耶律俊才大惊,看向庞统。

  庞统淡淡道:“你有三败,一,兵分两路,削弱城中实力。

  二,街道巷战,人多必败。

  三,轻敌大意,深入敌阵中心而不自知。

  一子错,已可连输千盘,更何况你连错三子。”

  耶律俊才深吸一口气,冷冷道:“你不要忘了,我城外还有三千呢。”

  “你城外那三千人嘛,那就得问他了。”庞统挑了挑眉,目光转向了任以诚。

  耶律俊才眉头紧皱,心中惊疑不定。

  就在这时,门外再次传来急报。

  “将军,适才风起,之后驻扎在城外的大军就忽然全部瘫痪,再无一战之力。”

  耶律俊才霍然转身,凝目注视着任以诚,问道:“你做了什么?”

  任以诚笑道:“没什么,就是趁着起风的时候,放了点毒烟而已。

  这都是老手段了,不过的确很好用就是了。”

  耶律俊才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庞统道:“事到如今,你还笑的出来?”

  耶律俊才的目光,在任以诚和庞统的身上来回扫动,道:“我承认,我是小看了你们,不过你们不要得意,这件事还没完呢。

  今日我若是死在这里,不出三日,我大辽十万大军就会压境而来。

  到时候,这座小镇一样逃不了被毁灭的命运。”

  任以诚道:“那你想怎么样?”

  耶律俊才道:“想让我罢兵,可以,只要你们能把杀害我大辽南院枢密使的凶手交出来就行。”

  “此话当真?”

  大堂后面突然传来说话声,众人惊讶间,就见包拯缓缓走了出来。

  熟悉的黑脸,熟悉的月牙。

  他拍了拍任以诚的肩膀,脸上带着久别重逢的欣喜之意,道:“辛苦你了,接下来交给我。”

  “大包大哥,你……”

  展昭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包拯,对方脸上的傻气竟然不见了。

  包拯笑道:“傻展昭,我是你包大哥,凶手那当头一棒,正好让我恢复了记忆。”

  耶律俊才冷哼道:“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包拯道:“将军要凶手,我就给你凶手,只盼将军说话算话。”

  耶律俊才道:“你放心,本将军以项上人头担保。”

  当包拯和凶案碰到一起的时候,那他就等于是真相!

  这是一起复仇杀人案。

  三年前,也有过一次和谈。

  但过程中两千两和谈金被人盗走,案犯是负责看守金块的衙役马兵。

  此人是前大内二十万禁军的总教头,因为得罪庞太师被发配到了双喜镇。

  案发之后,马兵的的妻子和儿子被判处绞刑。

  但事实上马兵的儿子马回峰并没有死,被人给救了。

  救马回峰的人是他的恋人,风月楼当初的头牌姑娘彩蝶。

  为了救人,彩蝶不惜牺牲贞洁,五百两银子将自己的初夜卖给了王海霸。

  然后,用这笔钱和自己的身体买通了衙役万吉祥,以身相替换取马回峰活命。

  而在临死前,彩蝶碰巧发现了盗取和谈金的人并非马兵,而是萧军、安国泰、王海霸和黄乐四人。

  马兵只是他们找的替罪羔羊。

  彩蝶将真相化成了四幅画,当所有事情结束后,马回峰便从画中得知了一切。

  所以,他要复仇。

  和谈金就藏在风月楼里,他相信自己的仇人一定会回来分赃。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身法,他选择男扮女装,并且装成一个哑巴,成功混进了风月楼。

  马回峰本就生的俊美,扮成女人后谁也不曾看出破绽。

  新的身份,当然也得有个新的名字。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他给自己取了个很有寓意的名字——木兰。

  “公孙大哥,对不起。”这是马回峰身份被揭穿后说的第一句话。

  泪水从他眼眶滑落,凝望着公孙策的双眸中充满了歉意。

  公孙策在得知木兰是马回峰的时候,整个人如遭雷击,心里五味杂陈。

  这个自己第一次主动表白的姑娘,竟然是个男人!

  马回峰来到耶律俊才面前,“扑通”一声,双膝跪地,恳求道:“将军,请退兵。”

  说完,他的手中已多出了一把匕首,用力的向自己心口刺了过去。

  “不要!”

  公孙策和风月楼的姑娘们失声疾呼,急忙扑了过去,想要阻止。

  “铛”的一声。

  马回峰猛地手腕一振,匕首立时应声断裂,脱手飞出。

  “你这是做什么?”

  任以诚将马回峰扶了起来,打断匕首的自然就是他。

  马回峰愣愣道:“我要给耶律将军一个交代。”

  任以诚道:“彩蝶姑娘用性命将你换回,你就这么死了,如何对得起她的牺牲和一片苦心?”

  马回峰道:“可若不如此,一旦两国开战,双喜镇甚至整个大宋都将生灵涂炭,我……我不能这么自私。”

  任以诚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错误根源并不在你,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那五个人本就该死。

  既然律法难理,冤情难申,你自己动手报仇,不过是尽了身为一个男人,一个儿子乃至一个丈夫的责任而已。

  现在你大仇得报,非但不该死,反而应该好好活着,带着希望替彩蝶活出个精彩来。”

  “可是……”马回峰犹豫着,将目光投向了耶律俊才。

  任以诚道:“耶律将军,当初高丽人兵临庐州城,我曾跟他们说过,想开战可以,但是后果自负。

  你杀我一人,我杀你百人,你敢动双喜镇,我就屠了你上京城。

  你若不信的话,大可一试。”

  耶律俊才冷哼道:“你以为本将军是那种是非不辨,恩怨不分之人?”

  他忽地长叹了一口气,感慨道:“也许我大哥说的没错,宋辽之间本不该有战争,今日之事,就此作罢。”

  任以诚淡淡一笑,却是听出了耶律俊才话中另有所指,他口中的大哥正是当年的沈良,也就是耶律良才。

  他言下之意,就是看在沈良的面子上,揭过了此事。

  辽军撤退了。

  庞统也走了。

  整个双喜镇已被死里逃生的欢呼声淹没。

  晚上,风月楼里大摆筵席。

  公孙策却独自一人在院子里对月饮酒,他实在是无法面对马回峰。

  “公孙大哥,还在想木兰的事情?”展昭坐到了他身边。

  公孙策道:“不去和他们庆祝,出来干嘛?”

  “公孙公子不在,我们实在是食之无味。”包拯的声音响起,坐在了另一边。

  公孙策道:“少来取笑我。”

  “话不能这么说。”

  任以诚坐到了对面,一本正经道:“其实感情是一种很纯粹的东西,与性别无关。

  古人云,男女有别,在一起只是为了繁衍后代,所以,这男人和男人之间才是真正的爱情。”

  他眉头一挑,坏笑道:“看之前木兰姑娘看你的眼神,你不如试着放下心中芥蒂,勇敢的向前迈一步。”

  公孙策“啪”的一拍桌子,恼羞成怒道:“荒谬,简直一派胡言。”

  包拯和展昭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异口同声道:“那就想开点吧。”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180431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