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四章 展昭:我的春天来了!

第四章 展昭:我的春天来了!


  辗转千里,五人回到了京城。

  站在城门口。

  包拯突然叹了口气,皱眉道:“又来到这里了,我突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这次的事情可能会很麻烦。”

  公孙策宽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前那么大的风浪咱们都闯过来了,相信这次也一样。”

  展昭“嗯”了一声,道:“我就不信有什么难题,是咱们联手解决不了的。”

  任以诚则拍了拍包拯的肩膀,悠悠道:“你就是想太多了。

  回想从前,每次你有这种预感的时候,最后倒霉的都是别人,你担心什么?”

  楚楚道:“好不容易有机会故地重游,开心一点才对嘛。”

  正说着,马蹄声从远处逼近,一对身穿铠甲的禁军停在了五人面前。

  “包公子,皇上有旨,有请包拯、公孙策、展昭入宫觐见。”

  五人不由对视一眼。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一句话,来的好快!

  “只有我们三个?”展昭疑惑道。

  禁军首领回道:“只有三位。”

  任以诚道:“你们去吧,我和楚楚去鲤跃居等你们。”

  公孙策道:“今时不同往日,我好歹也是个礼部侍郎,怎么能让你们住客栈。”

  三人离开后。

  楚楚道:“你说皇上为什只找他们三个,却不找你呢?”

  任以诚想了想,道:“大概……是害怕我吧。”

  侍郎府。

  公孙策在京城的官邸。

  “包大娘!常雨!你们怎么在这儿?”楚楚惊讶道。

  包大娘道:“是公孙策派人把我们从庐州接过来的。”

  常雨的目光不住的往外瞟着,却没看到想见的那个人。

  “楚楚,包大哥呢?”

  楚楚道:“包拯他们三个进宫面圣去了。”

  常雨点了点头,目光却舍不得收回。

  任以诚邀功似的笑道:“包大娘,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办到了,把他们一个不落的都回来了。”

  儿子回来了,包大娘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使劲夸赞了任以诚一番后,又问起了这次的过程。

  直到午后,包拯三人才回来。

  母子相见,情人重逢,自然少不了又是一阵寒暄。

  晚饭时分。

  包大娘问道:“儿子,皇上召你们入宫所为何事?”

  包拯叹息道:“皇上请了东瀛大将军之子西渡,带来了东瀛的三大神器,去迦叶寺祈福礼佛。

  他说天芒的秘密就藏在那三大神器里,让我替他走一趟,将秘密破解出来。”

  包大娘道:“天芒的事情阿诚已经跟我说过了,看来皇上已经铁了心,这件事你想不做也不成了。”

  常雨道:“要不咱们干脆逃走好了,找个地方藏起来,皇上找不到咱们,自然就会另请高明了。”

  包拯道:“我在双喜镇那么偏僻的地方都被找打了,咱们还能躲到哪里去?

  这天下毕竟还是皇上的天下,事已至此,我已经没得选择了。”

  楚楚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要不咱们趁夜进宫……一了百了。”

  说着,她抬手在脖子前一划。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公孙策连忙看了看四周,咬牙切齿道:“楚楚,你不要命了?”

  展昭目瞪口呆道:“任大哥,你快管管楚楚姐姐吧,她疯了。”

  任以诚看着楚楚,没好气道:“你是想天下大乱吗?”

  楚楚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包拯握住了常雨的手,笑道:“大家也不用太紧张了。

  全天下武功最好的几个人都在这里,情况也许不会太糟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明天一早我就启程,前往迦叶寺。”

  常雨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包拯摇头道:“不行,现在京城不太平,你得留下来帮我保护我娘。”

  这是个不容拒绝的理由,常雨略显失落的应了下来。

  楚楚在桌下拽了拽任以诚的衣服,悄声道:“我不管,我一定要跟你去,你休想甩掉我。”

  任以诚挑了挑眉,轻笑道:“我没说不让你去啊。”

  翌日。

  五人准备启程。

  儿行千里母担忧,包大娘好不容易把包拯盼回来了,结果只待了一晚就又要离开,不免有些不舍。

  “包拯,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放心吧,娘。”

  “阿诚,你的武功最好,记得招呼好他们。”

  “没问题,大娘。”

  “展昭,你岁数也不小了,要是有合适的姑娘,可千万要抓紧机会。

  不然,你可就得回相国寺当和尚了。”

  “这个……就随缘吧。”

  “还有公孙策,这回你可要带眼识人啊,别有错把……”

  “好了,大娘,您不必说了,我都明白。”

  任以诚等人忍不住偷笑,他仿佛又听到了扎心的声音。

  路上。

  展昭不满道:“你们说,为什么要在迦叶寺接待东瀛使团,相国寺才是大宋的国寺啊?”

  “不知道。”包拯和公孙策同时摇头。

  任以诚淡淡道:“展昭,我劝你善良,难道你忘了上次把你包大哥带到相国寺以后发生的事情了?”

  展昭顿时恍然,道:“也对,那还是去迦叶寺比较好。”

  “……”

  包拯皱了皱眉,这话怎么听着感觉不太对呢?

  迦叶寺,位处荒野。

  面积也不大,连相国寺的三分之一都没有。

  “阿弥陀佛,小僧无忧见过五位施主。”

  无忧看起来有些胖胖的,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

  包拯此来乃是公干,宫里早有示下,在无忧的带领下,众人又认识了另外一名僧人——无止。

  相比无忧和尚,无止就有些清瘦,容貌则十分英俊。

  “佛宝阁是我们迦叶寺收藏贵重物品的地方,里面有一些珍贵的经书,以及历代主持的舍利子。”

  无忧带着五人来到了一座阁楼前,介绍了一番后,接着道:“家师正在里面念经,几位请。”

  佛宝阁里,坐着一名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贫僧长水,有失远迎,还望五位施主恕罪。”

  “大师言重了。”五人连忙回礼。

  长水起身,来到众人面前,依次打量,最后在展昭的面前停了下来。

  “你就是展昭?”

  展昭有些诧异,点头道:“正是晚辈。”

  长水忽然伸手捏了捏展昭的脸。

  众人见状,不由一怔。

  长水哈哈一笑,称赞道:“果然英风俊朗,一表人才,好孩子。”

  “大师,您这是……”展昭属实有些不太适应。

  长水道:“我见过你。”

  展昭讶然道:“可我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长水道:“我不止见过你,还见过你师父。”

  “您还认识我师父?”展昭更惊讶了。

  长水笑道:“岂止是认识,你师父衍悔大师其实是我师弟。”

  “弟子见过师伯。”展昭闻言,连忙再次行礼。

  长水缓缓道:“那时候你刚上山,岁数不大,所以不记得了,我还抱过你呢。”

  多了一层身份,展昭不由得对长水生出了几分亲近感。

  长水道:“从前,我曾立志要当一个风靡武林的大侠。

  只可惜,你师父说以我的武功,只能称霸武林,却不能风靡武林。”

  “为什么?”楚楚忍不住好奇道。

  长水道:“因为我不够英俊,想要风靡武林,相貌才是首要条件,我不够,我师弟也不够。”

  他看着展昭,笑道:“不过现在好了,你长大了,我和你师父的心愿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长水摸了摸展昭的筋骨,展昭顿时便感觉有一股精纯绵长的真气涌入体内。

  几乎同一时间,他的真气也随之有了反应。

  长水只觉手掌一震,竟是被展昭的真气给弹了开来。

  “好好好,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已拥有了这般根基。

  我和你师父莫说是在你这般岁数,就算是全盛时期,恐怕也不如你,真是太好了。”

  展昭谦虚道:“弟子资质愚钝,能有今日的成就,还是多亏了任大哥的厚爱和点拨。”

  长水目光转向了任以诚,盯着他仔细的看了好久。

  “阿弥陀佛!施主的大名贫僧也曾有所耳闻,却是一代奇人,贫僧修为浅薄,实在看不透你。”

  任以诚笑道:“大师过奖了,这些日子晚辈就叨扰了。”

  长水毕竟年纪大了,精力衰退,聊了一会就感到有些疲惫。

  包拯此来乃是公干,宫里早已示下,他们的一切寺里都已安排妥当。

  房间很朴素,跟相国寺没得比。

  不过知道了长水是自己师伯,展昭也没再抱怨。

  第二天。

  晨钟被敲响,东瀛使团到了。

  长水率领寺中僧众迎接,任以诚和包拯等人也跟了出去。

  “贫僧长水,恭迎东瀛各位贵宾。”

  “在下包拯。”

  “呵呵呵……瞅瞅你们,一个眉毛比雪还白,一个皮肤比炭还黑。

  莫非中土真的没有能人了,让你们这两个黑白双煞来迎接我们。”

  说话之人,脸上满是倨傲之色,腰胯武士刀,站在使团的最前方。

  楚楚有些看不过眼,道:“这个穿得跟西域特产切糕一样的家伙是谁呀,这么嚣张?”

  公孙策道:“他就是东瀛大将军的儿子,东瀛诸侯割据,大将军手握军政大权,其地位就等同于是皇帝。”

  他嗤笑道:“皇帝的儿子,嚣张点儿岂不是理所应当。”

  长水是出家人,心如止水,对于少将军的话全然不以为意。

  但包拯毕竟年轻,年轻就难免气盛。

  他淡淡一笑:“能人自然是有的,只不过少将军觉得若是教个三字经,是否有必要劳烦孔老夫子呢?”

  “你放肆。”

  少将军一把抓住了包拯的衣领,岂料包拯抬手在他手腕上轻轻一拂,立时便有如针刺,当即便松开了手。

  这时,他终于意识到了包拯的不简单,愤怒之下,手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铁男,住手,不许胡闹。”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少将军顿时冷哼一声,放开了刀柄。

  东瀛使团中,一个蒙面的女人在婢女的搀扶下走上前来。

  她歉然道:“小儿无状,还望公子不要见怪。”

  远处。

  楚楚恍然道:“原来是东瀛的皇后来了,难怪那个少将军这么听话。”

  任以诚淡淡道:“丑人多作怪,这帮东瀛人让我想起了当初在庐州城遇到的那些高丽人,真是一般无二的嘴脸。”

  楚楚正欲说话,却看到展昭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东瀛师团的方向。

  “展昭,你看什么呢?”

  任以诚闻言,顺着展昭的目光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侍女打扮的小姑娘,就站在将军夫人的右侧。

  少将军大摇大摆的进了寺门,将军夫人跟在后边,展昭的目光一直随着那小姑娘而移动。

  小姑娘似是有所察觉,猛地转头,狠狠瞪了展昭一眼。

  楚楚重重拍了展昭一下,道:“都没影了,还看。”

  展昭收回目光,埋怨道:”楚楚姐姐,你干嘛这么用力。”

  楚楚笑眯眯道:“小鬼头,说,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要不要姐姐帮忙?”

  公孙策揶揄道:“没想到,还真让包大娘给说着了。

  现在虽然是冬天,但是咱们展少侠的春天却提前来了。”

  展昭眼神飘忽,道:“我没有,别瞎说,我只是看她比较可疑而已。

  看她的行动步伐,分明有武功在身,哪里像个普通侍女的样子?”

  任以诚笑道:“这点除了你公孙大哥,我们都看得出来,但是这似乎跟咱们没关系吧。

  将军夫人身份尊贵,有个高手贴身护卫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包拯也凑了过来,一本正经道:“展昭,难道你不记得当初逍遥岛上,那个跟你共患难的哈维拉族小公主芳芳了吗?”

  任以诚感慨道:“唉!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年,还很是错过了不少精彩好戏!”

  “算了,算了,不跟你们说了,到时候出了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展昭冷哼一声,独自向寺里走去。

  东瀛使团带来的三大神器,被放在了佛宝阁里。

  琼曲玉,草薙剑,八咫镜。

  这三件宝物乃是东瀛神武天皇留下的。

  上面分别刻着字,玉带朝,天下杀,龙虎会,见池忘,山水光芒咸灭。

  晚饭过后。

  五人聚在包拯的房间里,参悟破解三大神器上刻着的字。

  任以诚自然是知道的,但是眼下时机未到,他还不能将答案揭破。

  不然,展昭的异国情缘很可能会因此而胎死腹中。

  谈论间,忽地烛光微曳。

  “有人!”

  除了不会武功的公孙策,屋里的其余四人全都脸色一正。

  “进来吧。”

  任以诚抬手一招,霎时生出一股强大的吸摄之力。

  “咣当!”

  房门被撞开,就听“啊”的一声惊呼,一道娇小的身影倒飞了进来。

  任以诚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展昭啊展昭,哥为了你的终身大事,可算是操碎了心呐!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177235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