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二十七章 东海玉箫

第二十七章 东海玉箫


  “岂有此理!”

  林诗音闻言,登时大怒,当即便要起身出手教训那人,却被任以诚拦住。

  “诗音,稍安勿躁。”

  自从来到这片江湖,骂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任以诚毫不在意那人的言语,只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对方。

  他从未见过衣着打扮如此艳丽、如此注重仪表的道士。

  最骚包的是,在这道士的身后,竟还跟随者六名同样身穿道袍的女子,神态恭谨。

  这些女子都不过双十年华,容貌虽然比不上林诗音,但也个个娇媚可人,看着是又勾勾又丢丢。

  若不是因为这些女道姑,在那道士现身的时候,任以诚还以为自己见到‘东邪’黄药师了。

  眼见来人言语轻蔑,身旁又有众多美人相伴,在场众人无不心生好奇,暗自猜测着他的身份。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孙小红忽地咯咯一笑,说道:“我道是谁口气这么大,原来是名列兵器谱第十的玉箫道人。”

  众人闻言,顿时恍然。

  所有武林人士的脸上,都露出了一副原来是他的神情。

  任以诚亦是眉头一挑,心道果然。

  “小姑娘眼力不错,看你也有些资质,不若拜在贫道门下,让贫道好生调教一番,日后必可成材。”

  玉箫道人看着孙小红,不禁眼前一亮。

  江湖传言,金环无情,飞刀有情,铁剑好名,玉箫好色。

  这玉箫道人非但好色如命,而且从来只对处子之身的女子有兴趣。

  孙小红年纪不大,却是个妥妥的美人胚子,由不得他不动心。

  左右他有的是耐性,等着对方长大。

  “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本姑娘才不稀罕。”孙小红一脸骄傲。

  她是谁?

  她是堂堂兵器谱第一,天机老人的嫡亲孙女。

  若是当真拜了玉箫道人为师,他日传扬出去,岂不是笑掉整个江湖的大牙。

  玉箫道人冷哼一声,愠怒道:“好个不识抬举的小丫头。”

  孙小红傲然道:“想做我的师父,除非小李探花或者魔刀来了还差不多,凭你,还不够这个资格。”

  闻听此言,玉箫道人的脸色已完全阴沉了下来。

  就见他冷冷一笑,语带讥讽道:“李寻欢为情所困,自甘堕落。

  那曾经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现在只怕早已锈迹斑斑了。”

  听到这里,孙小红狠狠瞪了玉箫道人一眼,脸上尽是不忿之色。

  与此同时。

  林诗音那一双俏眸中,陡然一股寒意生出,右手已不自觉的将涤心剑握住。

  这时,就听玉箫道人接着又道:“至于那所谓的魔刀,呵呵……

  江湖上谁不知道,他对林诗音有救命之恩。

  江湖上又有谁不知道,李寻欢和林诗音是青梅竹马。

  李寻欢为人最重情义,只凭这一点,便足够让他对那个姓任的小子手下留情。

  不过一时侥幸得胜,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与我等并列兵器谱上。

  百晓生如此行事,未免也太草率了些,亦或是他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根本就是看走了眼。”

  看着他侃侃而谈,理直气壮的模样,任以诚自己都险些信了他的话。

  诚然,当日李寻欢那一刀确实没有下死手,但区别也只在于他并未瞄准任以诚的要害而已。

  李寻欢曾数次见识过任以诚出手,深知对方武功高绝,出手之时根本不敢有丝毫的轻忽。

  “啪!”

  林诗音猛然拍案而起,执剑在手,怒视着玉箫道人。

  人生中最在意的两个人被对方如此诋毁,她终于忍无可忍。

  那张绝美的脸蛋上,此刻冷若霜寒,杀意横生。

  “好一个大言不惭的狂徒,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嗯?”

  玉箫道人寻声看去,当他看到林诗音的时候,已不止是眼前一亮,他的眼睛简直就在放光。

  “没想到,这里还藏着一个大美人,贫道今日何其有幸。”

  玉箫道人不断打量着林诗音,目光如火焰般炽热。

  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眼前的美人占为己有。

  “无耻淫贼,找死。”

  林诗音盛怒之下,话音未落,只见她身形一闪,手中涤心剑已连鞘而出,向玉箫道人疾刺而去。

  涤心剑的剑鞘,乃是任以诚特意用铁桦木所制,其坚硬程度,犹胜钢铁。

  此刻剑虽然未出鞘,但真气贯注之下,剑气隐现,直与利刃无异。

  锐锋迎面而来。

  玉箫道人登时面露惊色,好快的身法!

  电光石火之间,他虽惊不乱,眼见身旁俱是桌椅,不利闪躲,当即右手一抹,腰间玉箫在手,斜点涤心剑身。

  “叮”的一声脆响。

  林诗音剑势受阻,手腕一旋,立时变招,只见长剑连颤,目标直取玉箫道人那一双令她厌恶的贼眼。

  “美人的功夫不差。”

  玉箫道人武学渊博,据说身兼十三家之长,手中一根玉箫随机应变,挥动间,竟再次将林诗音的攻势化解。

  “美人,还不拔剑吗?”

  玉箫道人顺势反守为攻,玉箫化作判官向林诗音的软麻穴点去,意图将她制服擒拿。

  “哼!你还不配,你的血只会脏了我的剑。”

  林诗音说话间,招式再变,古岳剑法,随心而动。

  一式“莺啼柳浪”出手,以轻柔之劲荡开了点来的玉箫,紧接着长剑一挺,便刺向了对方的胸口。

  这一剑又快又狠!

  玉箫道人招架不及,连忙足下一顿,凌空而起,向后倒翻躲避。

  然而,林诗音身负《怜花宝鉴》,身法高绝。

  手中之剑如影随形一般,紧随着玉箫道人追击了过去。

  玉箫见状,心情不由变得凝重起来,他终于意识到眼前的竟然是朵带刺儿的玫瑰。

  涤心剑再次紧逼而来。

  玉箫道人猛地真气一沉,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身形猛然下坠。

  同时,他手中玉箫一晃,判官笔变成了长剑。

  剑走轻灵,带起层层剑劲,自下而上,反向林诗音笼罩而去。

  “夕照古峰!”

  一声清叱,林诗音借下坠之势,手中剑气勃发,旋绞而出,顿时将玉箫道人的攻势化消于无。

  连击无功。

  玉箫道人的眉头愈皱愈紧。

  今日若拿不下这女人,贫道这一世英名岂非就此毁于一旦!

  事关颜面,玉箫道人迎招再上,出手愈发凌厉。

  霎时,两人短兵相接。

  金玉碰撞之声,在这酒楼之中回荡不绝。

  玉箫道人攻势虽强,但林诗音却是应对自如。

  涤心剑在掌中上下翻飞,随心所欲,如臂使指。

  玉箫往往招出一半,便被她提前打断,行招走式间越显滞碍起来。

  “不得了啊,不得了,短短一年不见,她竟然练成了如此精妙的剑法。”

  天机老人忍不住惊叹出声。

  孙小红好奇道:“爷爷,这是什么剑法,好厉害?

  这位兵器谱第十的高手,只怕已坚持不了多久了。”

  天机老人摇了摇头,有些诧异道:“我老人家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剑法。

  丫头,依我看,不只这玉箫道人难以招架。

  以她眼下的剑法和内功修为,恐怕兵器谱排名第四的那位也危险喽!”

  此言一出,不远处那桌的黑衣剑客,忽地发出了一声冷哼。

  与此同时。

  交手的两人变故乍生。

  只见三点寒星忽地从玉箫中飞闪而出,急向林诗音的胸腹之间打去。

  天机老人目光如炬,看的分明,那正是丧门钉一类的暗器,其势快如闪电。

  “无耻!”

  林诗音不闪不避,长剑在身前画了个圈,一股奇异的吸引力凭空而生,那三颗丧门钉顿时来势一缓。

  “还给你。”

  林诗音说话的同时,剑鞘一甩,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在她强横真气的催动下,三颗丧门钉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原路返回。

  这难道是武林中早已绝传的“万流归宗”?!

  玉箫脸色剧变,惊骇的同时,急忙跃身闪躲,却见对面林诗音长剑再次挥出。

  岳擎北云!

  锋锐无匹的剑气,如惊鸿掣电,破空而来。

  玉箫道人在本空,不及闪躲,顿觉胯下一凉,裆鸡立断。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069146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