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五十三章 一波刚平

第五十三章 一波刚平


  任以诚看了看她脸上的伤痕,不以为意的笑道:“就因为这个?”

  “你还笑?以后都没脸见人了。”林诗音不由一阵气苦,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试问这世上有哪个女人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容貌?

  莫说是女人,男人又有几个能坦然接受?

  任以诚无奈道:“哪有那么邪乎?你的《怜花宝鉴》白学了?”

  林诗音闻言一怔。

  她满脑子都是脸被毁了的念头,全然忘了以王怜花传下来的医术,这一条小小的伤痕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大问题。

  林诗音讪讪垂下头,却兀自嘴硬的嘀咕道:“又没有试过,我怎么知道真假。”

  任以诚叹了口气,道:“放心吧,再不济也还有为兄我呢,比你这再严重十倍的伤我也治好过。”

  “真的?”

  林诗音精深一振,又再抬起头来,眼泪已经止住,眸中满是希翼之色。

  “简直比珍珠还真!”

  任以诚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脑海中则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当时的记忆。

  “那一年我十六岁,在一家医馆学医,有一次无意中救了一个被拐卖的姑娘。

  她的脸在逃跑的时候被坏人烧伤,几乎一大半都毁了……”

  难得听到任以诚讲起自己的过往,林诗音听得格外认真。

  两人边走边说,故事讲完的时候,也正好回到了客栈。

  任以诚将林诗音抱上床,宽慰道:“总之,大哥保证,最多十天之内,一定还你一张跟以前一样漂亮的脸蛋儿。”

  “谢谢大哥!”林诗音嫣然一笑,笑得很安心,也很甜。

  “去对付你的是什么人?”任以诚问道。

  林诗音道:“那人自称是魔教四大公主中的二公主。”

  “南海娘子,原来是她。”

  任以诚面露恍然之色,这个人他倒是还有些印象,貌似后来叛出魔教了。

  不过现在她是没这个机会了!

  想起今日和二公主交手的过程,林诗音此刻仍是心有余悸。

  “唉!这魔教果然名不虚传,若非我对大哥还算了解,就险些被她的易容术所骗。

  还有那‘大天魔手’和魔血大法,种种手段,实在让人防不胜防!”

  说话间,阿飞已将那‘金刚不坏,大搜神手’取回,交给了任以诚。

  林诗音庆幸的笑道:“这次真是多亏了阿飞及时赶到,我才能死里逃生。”

  任以诚眉头一挑,看着阿飞道:“刚才都忘了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阿飞淡淡道:“你教给我的东西太过珍贵,而那只野猪你只吃了一口,价值不等。”

  任以诚道:“可你毕竟还是练了《天邪剑法》。

  阿飞脸色微微一红,略显局促道:“那剑法用起来很顺手,我忍不住。”

  任以诚道:“你曾说过绝不受人恩惠,所以你是来报恩的。”

  “没错。”阿飞点头。

  只是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不自觉的瞟了一下林诗音。

  答案也许并不是他说的那样,至少不全是。

  任以诚道:“既是如此,那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嗯?”阿飞不解。

  任以诚道:“我教了你武功,你用这武功救了你诗音姐姐,你已不再欠我们任何恩情。”

  阿飞反驳道:“是姐姐自己救了自己,我并没有做什么。”

  任以诚道:“她既然说是你的功劳,那便不会有错。”

  他嘴角微扬,促狭道:“这人命关天,你不承认,莫非是觉得你诗音姐姐这条命不值钱?”

  “哼!”林诗音很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阿飞不喜多言,也不擅多言,一时哑口。

  林诗音见状,不禁嗔怪道:“大哥,不许你欺负阿飞。”

  她看着两手空空的阿飞,突然想到了什么,旋即转了转眼珠,一脸心疼道:“刚才为了保护我,他的佩剑都被南海娘子给打断了。”

  任以诚耸了耸肩,道:“你看,现在可不是你欠我们的了,而是我们欠你的。”

  他呵呵一笑道:“一柄剑而已,这事儿交给我了,诗音你还是好好养伤吧。”

  言罢,他找出了文房四宝,写了三张药方子交给了阿飞。

  阿飞接过药方,好奇的看了看。

  “这是《培元汤》、《去腐消肌膏》和《生肌散》的配方。”

  “好小子,学的还挺快。”

  任以诚诧异的称赞了一句,接着又拿出了块银锭子递给阿飞,道:“你跑一趟药铺,帮我把这些药材买齐。

  我得去把那五个人的尸体收回来,免得他们身上的魔血伤及无辜。”

  阿飞应了一声后,两人便起身离开,各自分头行事。

  。。。。。。。。。

  午后。

  客栈的大堂里,已多出了五口又黑又大的棺材。

  它们就这么毫不遮掩的摆在那里,掌柜的本是不愿意的,毕竟死人总是不吉利。

  但是,当任以诚决定将客栈包下来的时候,他立时便没了怨言。

  房间里。

  林诗音的手和脸上已上好了药,阿飞在一旁默默的参悟着《天邪剑法》。

  任以诚则在研究手。

  牒儿布和南海娘子的‘大天魔手’。

  之前在给他们收尸的时候,任以诚看到那两只已非血肉之躯的手,心中突然好奇了起来。

  从切面来看,里边的构造分布依然跟普通人一样,能清楚的分辨出骨头和肉,只是本质却变得完全不同了。

  “铛!”“铛!”

  任以诚拿着两只手掌相互撞击了一下,居然擦出了火花,声音也和金属碰撞声无异。

  林诗音感慨道:“这魔教的武功当真诡异,明明是血肉之身却能练得胜似钢铁。

  以涤心剑之利,若不加持真气,竟是刺之不透!”

  任以诚“嗯”了一声,点头道:“确实邪门的紧,练功练得改变了自身本质,这未免也太不科学了。”

  他不禁有些后悔道:“早知道我当时就不下那么重的手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唉——!”

  “大哥怎地糊涂起来了?”

  林诗音忽然笑道:“此番咱们杀了四大天王,外加一个公主。

  跟魔教的梁子已然愈架愈大,你还愁日后没机会研究他们的武学吗?”

  “也对。”

  任以诚点了点头,无意间扫了一眼阿飞,脑海中猛地灵光一闪。

  他看着桌上的两只手,语气莫名道:“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转眼,三天过去。

  魔教四大天王死于任以诚之手的消息,已像飞一样传遍了整个武林。

  凤凰山,魔刀门。

  白天羽看着手中的飞鸽传书,在沉默了良久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败给任以诚后,他虽然忙于门中事务,可对于自身武功的精进,也不曾有丝毫的懈怠。

  可现在他却感觉,自己这武功和任以诚的差距,似乎越练越大了。

  还是说,当初任以诚和自己比武的时候,根本没出全力?

  思忖间,白天羽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中原大地的某个隐秘处。

  林仙儿从一具枯槁的尸体上爬起。

  每逢一个男人倒下,她的功力就会深厚一分,可她现在一点也不觉得开心。

  “看来凭我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他了,我需要帮手,很多的帮手……”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017858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