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六十章 天机老人的隐忧!

第六十章 天机老人的隐忧!


  出人意料的一幕,惊的在场众人久久不能回神。

  谁也没想到,任以诚打败魔教教主,用的竟然是魔教的刀法!

  他为什么会魔教的武功?

  众人几乎想破了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花重锦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怎么可能会神刀斩?你不可能会。”

  他仍然无法相信,望着任以诚的目光赤红一片,近乎癫狂。

  自家秘传的武功绝学出现在外人手中,换做是谁都会如此。

  任以诚眉角一扬,哂笑道:“刚才你教我的,怎么样,是不是用的比你还好?”

  言罢,他撤手拔出了争锋,鲜血箭一般的从花重锦胸口射出,天上登时下起了红雪。

  被血染红的雪。

  花重锦踉跄几步,勉强稳住了身形。

  “教主……”

  魔教教众激愤难当,想要上前搀扶,却被花重锦挥手拦住。

  任以诚连连摇头,口中啧啧有声道:“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在关外待着他不舒服吗?非得要来自讨苦吃。”

  花重锦没去理会他的挖苦,而是皱着眉头,问道:“刚才你大可直接一刀将我劈成两片,为什么要留手?”

  任以诚那一刀刺的是他右胸,虽然伤重,却并不致命。

  “是啊,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中原群豪们亦心生疑问。

  “魔教之人狼子野心,死不足惜。”

  “杀了他,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杀了他……杀了他……”

  山壁之下,观战的人们突然异口同声的大喊了起来。

  “烦人!”

  任以诚眉头一皱,蓦地冷哼了一声。

  声音夹杂雄浑内力,天台峰上顿如闷雷炸响,瞬间将那一片噪杂的声音压了下去。

  众人只觉耳鼓刺痛,体内更是一阵气血翻腾,惊骇不已。

  任以诚转过身去,目光如刀,冷冷扫过众人。

  “想杀人,那就自己上来动手啊。”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却是谁也没有动作,甚至连话都不说了。

  他们都清楚的很,这个时候谁敢上去,谁就将面临整个魔教的报复。

  “嘁,一帮怂货!”

  任以诚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诮,冷声道:“既然没胆子,那就少废话。

  人是我打败的,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

  花重锦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便牵动了伤口,剧咳不止。

  “这个时候你还笑的出来?”任以诚诧异道。

  花重锦道:“咳咳咳……我在笑原来你说的是真的,你跟他们的关系真的不怎么样。”

  任以诚一本正经道:“任某素来以诚待人,从不打诳语的,至于为什么不杀你……”

  他指着山壁的方向,道:“你当我跟那帮人一样白痴吗?

  现在杀了你,你的手下肯定当场翻脸,那帮人死多少我都不心疼,可这里还有我的门人和朋友。

  况且,杀了你那么多手下,适才又学了你魔教的刀法,我也实在有点儿不好意思下手了。”

  “也罢!”

  花重锦长叹一声,索然道:“技不如人,今日一战,我输得心服口服。

  诸天神魔为证,花重锦有生之年,魔教绝不踏入中原半步。”

  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传遍了天台峰每个角落,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中原群豪们已经忍不住欢呼起来,每个人心里都大大的松了口气。

  魔教的人当然也听到了。

  “教主,不可。”

  那银袍老者越众而出,恨恨的看着任以诚,狠声道:“他武功再高也只是一个人,本教筹谋多年的大业,焉能就此断绝?

  这样又教属下等如何能够甘心?”

  “住口!”

  花重锦怒声断喝,想要制止银袍老者,但却已然迟了。

  月影落,刀光起。

  纵横大地十万里。

  任以诚的身子在原地晃了晃,仿佛从不曾挪动过。

  银袍老者走向花重锦的脚步骤然而停。

  紧跟着,在他的头发下,额角正中,突然出现了一点鲜红的血珠。

  血珠刚沁出,忽然又变成了一条线。

  鲜红的血线,从他的额角、眉心、鼻梁、人中、嘴唇、下巴,一路往下,没入衣服。

  本来很细的一条线,忽地变粗,且愈来愈粗,愈来愈粗……

  “咔”的一声。

  银袍老者的头颅,竟忽然从刚才那一点血珠出现的地方裂开了。

  随即,他的身子也在慢慢地从中间分裂。

  直挺挺的,左边一半往左边倒,右边一半往右边倒,鲜血猝然从中间飞溅而出。

  刚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转瞬间已活生生的裂成了两半。

  五脏六腑就这么洒了一地。

  冷风一吹,血腥味儿和恶臭味儿登时传到了每个人的鼻子里,一个部落。

  欢呼声不知何时已停止。

  在场的都是江湖中有名有号的人物,包括天机老人和那金袍首领。

  但他们谁也没见过这种事情。

  林诗音和孙小红的脸上已然血色全无,恶心欲呕。

  在场的所有人,以最直观的方式,见识到了神刀斩真正的威力!

  “不甘心又如何?”

  任以诚冷冷一笑,似是对银袍老者说的,又似是说给所有魔教之人听的。

  花重锦又惊又怒。

  惊的是任以诚所施展的神刀斩,跟自己所用的完全是云泥之别。

  怒却是敢怒不敢言,千言万语最后全都化为了一声叹息。

  “花重锦,望你好自为之。”任以诚化去争锋,言罢转身离去。

  当来到那群金袍人面前时,他忽然又停了下来,凝视着那为首一人。

  “上官兄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想到今日居然在此现身。”

  那人沉声道:“若非如此,岂非错过了这精彩绝伦的决战。

  门主无愧魔刀之名,好快的一刀!好邪的一刀!”

  任以诚淡淡一笑,回道:“过奖了,就不知何时能有机会见识一下,上官兄名震江湖的‘龙凤金环’?”

  最后四个字一出口,众人无不为之动容。

  这金袍人赫然就是兵器谱排名第二的上官金虹。

  上官金虹冷笑道:“看来门主已有些不满足自己的排名了。

  你且放心,会有机会的,只是希望若真到了那一日,你可不要后悔。”

  任以诚呵呵一笑,拱手道:“那我就静候上官兄的佳音了。”

  繁华过后,尘埃落定。

  天台峰再次恢复了平静。

  只是从此以后,当人们再次提起这里的时候,意义将截然不同。

  任以诚刀中之神的传说,将从这里开始!

  “呕~”

  客栈里,林诗音看着桌上的各种肉食,胃里止不住的一阵翻江倒海。

  她还没有彻底摆脱那中分一刀的阴影。

  “大哥,你最后那一刀实在太过分了。”林诗音难受的双眉几乎已拧到了一起。

  “毕竟是魔教的武功,残忍一些在所难免,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任以诚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拿起一只鸡腿,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饭桌上出了他们两个和阿飞之外,还有天机老人祖孙俩。

  孙小红亦是余悸未消,悚然道:“那一刀实在太可怕了,那感觉简直就像是地狱降临,万鬼缠身一般。”

  说着,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听到孙小红的话,任以诚忽然叹了口气。

  “唉!你会有这种感觉,其实是因为我这一刀还练得不到家。”

  孙小红瞪大了眼睛,她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还不够可怕吗?”

  任以诚摇头笑道:“等我真正掌控这一刀的时候,你若身临其境,就会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多,然后在迷茫中被劈成两片。”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孙小红登时又是一个激灵。

  听着任以诚的解释,天机老人的心中,不禁隐隐担忧起来。

  刀为人役,人为刀役,代表着两种用刀的造诣境界,高下自有分明。

  只是这其中有一点不易为人所深知。

  那就是人与刀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存在。

  刀是凶器,人纵不凶,但是多少也会受到感染。

  刀本身虽是死物,但却可以给握住它的人一种无形的影响。

  这种影响有时候会成为一种具体的感受。

  就像是一块烧红的铁,靠近它就会感受到它的热,握住它就会被烧的皮焦肉枯。

  神刀斩本就是魔刀。

  任以诚完善了神刀斩,就等于增强了它的魔性,一旦用的多了,难免就要沾染到魔性。

  唯大智大慧者除外。

  唯至情至性者除外。

  天机老人暗叹一声,但愿任以诚是其中之一,否则武林只怕从此多事!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500575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