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十四章 决断

第十四章 决断


  曲折狭窄的山路上。

  任以诚和林诗音并肩而行。

  那片树林被五毒童子的毒气污染,已不能再待下去了。

  索性,他们便决定连夜上路。

  所幸,今晚的月色还算不错。

  山路绵延,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但也许是因为他们是用走的,所以才会显得这条路特别漫长。

  时间随着脚步的前进而流逝。

  天已破晓。

  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浮现出了一抹鱼肚白。

  如同利刃般将夜幕划破,为这片大地带来了第一缕光明。

  倏尔。

  这柄利刃变成了灿烂的金黄色,化为一轮旭日升起。

  只是很快,天边又被染成了一片赤红。

  云舒霞卷,蔚为壮观。

  林诗音叹息道:“很久没看到这么美丽的日出了!

  以后,若是能天天看到就好了。”

  玉容映朝霞,令本就绝美的她,又再添了几分醉人的风韵。

  任以诚闻言,却皱起了眉头。

  “我看还是不要的好。”

  林诗音不解道:“有什么问题吗?”

  任以诚眉头一挑,轻叹了口气,道:“朝霞不出门,暮霞行千里。

  看这样子,今日的天气只怕有变。

  若到时还找不到落脚的地方,那你我就只能乖乖等着变落汤鸡了。”

  林诗音闻言一怔,随即莞尔一笑。

  “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天爷的脾气总是难以捉摸。

  若当真如此,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常言道,好的不灵坏的灵。

  一切正如任以诚所担心的那样,就在他们终于走出山路,踏上官道的时候,天际风云突变。

  时近晌午。

  半空中乌云聚集,已是黑压压的一片,仿佛夜幕重临。

  云层中更不时有电光闪现,发出闷雷阵阵,明灭不定。

  宽阔的大路上。

  任以诚和林诗音身法如飞,向着前方疾掠而去。

  “咔嚓!”

  忽地,一声惊雷炸起,顿时天地无声。

  隐约间,任以诚已感觉到有雨点落在身上。

  不过这次,总算他们的运气还不是太差。

  大路前方的不远处是一个岔口,在那里有一座亭子。

  这时,天空中陡然划过一道闪电,刺眼的白芒瞬间照亮天地。

  紧跟着。

  伴随又一声惊雷炸响,无数黄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的倾盆而下。

  当踏入亭中的那一刻,任以诚和林诗音同时松了口气。

  毕竟,成为落汤鸡的滋味儿,可并不好受。

  电闪雷鸣。

  亭外暴雨如注,犹如一道密密的珠帘,隔断了行人的路,也隔断了行路的人。

  任以诚负手于背,静静的感受着雷电中所夹杂的无尽天威。

  林诗音亦静静的坐在石凳上,出神的望着自己的手。

  望着手上那被蛛丝缠绕过后,还未消退的痕迹。

  突然间。

  密如万马奔腾的雨声中,传来了一阵密如雨点般的马蹄声。

  八骑快马,冒着暴雨急驰而来,旋即勒马亭前。

  显然,他们知道这里有避雨的地方。

  “他妈的,这见鬼的鸟天气,眼瞅着马上就要到家了,竟然下起了大雨,实在是晦气。”

  当先一人是个身形彪悍的大汉,一身劲装,骂骂咧咧的翻身下了马。

  其余几人纷纷出声附和,粗言秽语的说个不停。

  拴好马后。

  八人带着满身雨水湿气,走进了亭中。

  这本就不大亭子,登时变的有些拥挤起来。

  他们第一眼便注意到了林诗音。

  她的容貌就像晨间的朝霞一样美丽,无论是谁也无法忽视。

  “头儿,不是晦气,是运气,这场雨一定是老天爷为了成人之美才下的。”

  “看来是我错怪老天爷了。”

  八人不约而同的嘿嘿怪笑起来,笑声中是说不出来的猥琐和下流。

  他们的眼睛仿佛已长在了林诗音的身上,半刻也不愿挪开。

  那感觉就像是发现了猎物的饿狼,垂涎欲滴。

  林诗音皱了皱眉头,起身来到了任以诚身旁。

  那些人的目光让她感到恶心。

  “呦~这美人儿还害羞了。”

  “嘿嘿,躲也没用,她难道还以为那个小子能保护她不成?”

  他们当然也注意到了任以诚,只是此时的任以诚看起来一副文弱公子的模样,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那领头之人看着任以诚,戏谑道:“小子,能有这样绝色的美人相伴,你福气不小。

  不过可惜的是,有时候福气不一定一直都是福气。

  大爷今天就教你个道理——福兮祸所依。

  遇见了我们,这美人你注定是无福消受了。

  要怪你就怪老天爷,谁让它下了这场雨。”

  他话音一落,另外七人顿时又再哄笑起来。

  仿佛任以诚和林诗音已是两只待宰的羔羊。

  “说完了?”任以诚淡淡道。

  那领头之人,闻言一愣。

  任以诚接着道:“说完了就听我一句。

  下辈子各位若是再行走江湖,一定记得把眼睛都擦亮点儿。”

  领头之人神色微变,笑容尽去,并且再次打量起了任以诚。

  眼前之人实在镇定的有些过分了。

  “我们弟兄乃是凤凰山,火云寨的人。

  还请公子也亮个万儿出来,免得大水冲了龙王庙,大家伤了和气。”

  闻听此言,另外七人也察觉到了情况有异,神色登时也严肃起来。

  任以诚却没有理会那领头之人,而是侧身看向了林诗音。

  “诗音,杀了他们。”

  “什么?”

  林诗音惊讶的看着任以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火云寨的人亦是大吃一惊,恼怒的同时,对任以诚也愈发忌惮起来。

  对方那轻描淡写的态度,竟让他们忍不住心里发寒。

  任以诚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决心改变自己,所以近来一直勤加修炼。

  但其实真正能让你坚强起来的,并非高强的武功,而是你的心。

  武功只不过是辅助而已,没有足够坚强的心,武功再高也是枉然。”

  “可是,我……”

  林诗音面露犹豫之色,她长这么大还从未杀过人。

  任以诚肃然道:“有人曾说过,任何没有决断之心的舍弃过往,都不过是故作姿态而已。

  你既已下定决心,那这一关就是你必须要过的。”

  说着,任以诚翻手化出了争锋,递到了林诗音的面前。

  “拿起这柄刀,杀了他们。”

  火云寨的人本已在怒火爆发的边缘。

  毕竟,谁也忍受不了被人当做磨刀石一般的羞辱。

  但当他们看到任以诚拿出争锋的时候,却又犹豫了。

  恍惚间,他们已意识到自己似乎踢到铁板了。

  一时间,竟不敢轻举妄动。

  与此同时。

  林诗音那变换不定的神色,显示着她内心的挣扎。

  “你刚才也听到了,左右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大可不必有什么心里负担。”

  任以诚的话仿佛带有某种奇异的魔力。

  其实,他已暗中用上了学自《怜花宝鉴》的摄心术。

  伴随着他话音落下,林诗音的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

  她紧紧的握住了争锋,逐渐变得凌厉的目光,如刀一般扫向了火云寨的那八个人。

  “唰!”

  刀光一闪,林诗音已出手。

  她的武夷魔刀之女,当然也是会刀法的,且招数极其狠辣刁钻,杀气凛然。

  无怪乎她爹曾经被称为魔刀。

  那八个人的武功并不怎么样,因为但凡有点修为的人都能看出任以诚的不简单。

  可惜,他们却没有,所以他们已死了七个人。

  当林诗音的刀划向最后一人咽喉的时候,任以诚突然拦住了她。

  “大哥,为什么?”林诗音不解道。

  任以诚道:“因为咱们已经没钱了,所以要他带路。”

  林诗音恍然大悟,随即将争锋收了回来。

  尸体躺在地上,鲜血不断流向亭外,然后被大雨冲走。

  浓重的血腥味,让林诗音的胃突然一阵收缩。

  接着,她就真的弯下腰,吐了出来,直到将苦水都吐干净。

  “大哥,我做到了。”

  任以诚看着林诗音那前所未有的坚定眼神,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也许,能洗去她心中软弱的并不是眼泪……而是血。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483221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