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十章 暗算

第十章 暗算


  来到大蛇身前。

  任以诚拔出了插在它脑袋上的破虏刀,收归木匣。

  看着大蛇那庞大的身躯,他决定暂时先在这个小镇住下来。

  念及至此。

  任以诚四处看了看,在远处的街角,找到了一群看热闹的行人。

  这看热闹的习惯,自古便已有之!

  任以诚一边感慨着,一边向那些人走了过去。

  大蛇的身体足有十余丈长,光凭他一人,就算力气再大,也无法将其带走。

  因为刚才那场厮杀的关系,那些行人在见到任以诚靠近后,都有些害怕。

  但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终究还是有人抵不过金钱的诱惑,壮着胆子,答应了下来。

  任以诚带着十来个人,抬着大蛇的尸体,在费了一番周折后,租赁到了一间还算宽敞的小院。

  要处理大蛇的尸体,若是住客栈的话,总归是有些不太方便。

  夕阳西下,夜幕拉开。

  小院中。

  任以诚再次取出破虏刀,给大蛇放血、剥皮、抽筋、取胆、剔肉、去骨。

  等全部都处理好后,已然是月上中天。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驷马难追。

  说吃蛇羹就吃蛇羹。

  几百斤的蛇肉,足够他吃个过瘾。

  大半个时辰后。

  一锅药膳蛇羹新鲜出炉。

  一口下肚。

  任以诚只觉腹中缓缓升起一股暖意。

  就这么片刻的功夫。

  他之前动手时所消耗的真气,竟然已经恢复了两三分。

  任以诚不禁暗自咋舌,仅仅是蛇肉便有如此功效,那蛇胆和蛇血的功效必定更加强大。

  蛇羹吃完后,他的功力也已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夜色渐深。

  在将蛇血和蛇胆处理好后,任以诚开始回味和敌人交手时,所晋入的那种奇妙境界。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寇仲和徐子陵的井中月心法。

  当精神高度集中时,心神便如同井中清水无波无澜,可以照见周遭一切。

  以臻至无胜无败,无求无欲的不败之境。

  而任以诚之所以能达到这种类似的境界,正是他修炼灵龟养志,初见成效的结果。

  。。。。。。。。。

  小镇外的树林中。

  “砰砰砰……”

  爆炸声接连响起。

  蛇魔疯狂的挥舞着双掌,劲力所过之处,周遭的大树,一棵接一棵的倒下。

  同时,他的口中还不断发出如鬼哭狼嚎一般的啸声。

  声音中充斥着无比强烈的悲痛之意,如丧考妣。

  “好了,你给我冷静一点,你就算把这片树林全毁了,你的大蛇也活不过来了。”

  面具人不耐烦的声音响起,眼神更是阴冷的可怕,杀意盎然。

  这次西域四魔一下死了两个,他的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蛇魔似乎也发泄够了,来到了面具人身边。

  “任以诚这个该死的小畜生,竟敢杀害我的神龙宝贝儿,此仇不报,我蛇魔誓不为人。”

  “任以诚?神蛊峰?还珠楼?”

  面具人口中喃喃自语,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头绪。

  他也算是见多识广,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地方。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居然知道我的身份。”

  疑惑间,面具人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张冷厉的面容。

  若是张君宝在这里,就会发现此人正是他爹的好兄弟,他自己的三叔——张启樵。

  “管他什么来历,为了我的神龙宝贝儿,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为了培育那条大蛇,蛇魔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如今却死于任以诚手下,他如何能不恨?

  如果蛇魔知道任以诚不但宰了他的神龙宝贝儿,还把它给炖着吃了,说不定会气的当场暴毙而亡。

  “废话。”

  张启樵冷哼道:“别忘了,岳飞的遗物,我们还没拿到手。

  不过,咱们得想点儿别的办法了,这小子的武功实在有些不好对付。”

  “那你说该怎么办?”蛇魔问道。

  张启樵沉吟了片刻,随即露出了一个狡诈的笑容。

  “他不是有个同门师姐吗?

  我们就从她下手,女人总要比男人好对付。”

  “这可未必。”

  蛇魔道:“你可曾想过,他们既然师出同门,他师姐的武功又怎会差的了?

  说不定,还更在那小畜生之上。”

  “你懂什么。”

  张启樵嗤笑道:“那姓温的女人号称医仙子,虽是初出江湖,却是救人无数。

  有道是医者仁心,要对付这种愚善之人,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叫手下人给我盯好了,一有那个女人的行踪,马上向我汇报。”

  “放心,一切交给我……”

  。。。。。。。。。

  数日后。

  前往少林路上的又一座城镇里。

  广源客栈。

  大堂里挤满了来自各帮各派的武林人士。

  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点伤。

  有断手的,有断脚的……

  痛苦的哀嚎声不时响起,看起来惨烈不已。

  与此同时。

  大堂中,还有一道俏丽的身影,正犹如蝴蝶一般,不断穿梭在人群之中,为他们接骨治伤。

  “温姑娘,劳你芳驾,在下真是不好意思。”

  其中一名伤者,正一脸痴迷的望着眼前给自己手臂接骨的温妤悦。

  温妤悦歉然一笑,道:“该是小女子不好意思才对。

  若非是我小师弟不懂事,又怎会害得兄台你无故受伤。”

  “姑娘不必挂怀。”

  那名伤者宽慰道:“少年人年少轻狂,那是在所难免。

  在下一定会竭尽全力,协助姑娘你让令师弟迷途知返。”

  此言一出,大堂中的众人,纷纷出言响应。

  各种豪言壮语,络绎不绝而出,似是不想让那人专美于前。

  温妤悦帮那人固定好伤口后,随后朝着众人略一欠身。

  “诸位盛情,小女子不胜感激。

  同时,也再次为敝师弟给诸位带来的伤害,感到万分抱歉。”

  “区区小伤,姑娘无需在意。”

  “能有幸让医仙子亲自疗伤,乃是我等的荣幸。”

  “……”

  温妤悦闻言,不由嫣然一笑。

  这一笑,恍若百花盛开,散发出艳丽的光彩,娇媚动人。

  直看的在场众人一阵心猿意马,两眼发直。

  然而,就在这时。

  温妤悦的背后,一道人影猛然蹿起,霎时连出三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封住了她的穴道。

  温妤悦猝不及防,整个人登时僵在了那里。

  “大胆!”

  “混账,哪儿来的王八蛋,竟敢对仙子无礼?”

  众人反应过来后,顿时勃然大怒,目光瞬间都集中到了那偷袭之人的身上,喝骂声更是此起彼伏。

  只见那人生的一张平平无奇的脸,是待在人群里,谁也不会多看一眼的那种。

  “你是哪一帮的人,胆敢如此放肆,不怕给自己的帮派惹下大祸吗?”

  适才被温妤悦接骨的那名伤者,看着偷袭之人,凛然喝问道。

  “呵呵!”

  那人闻言,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忽地从袖口中滑出了一柄匕首,二话不说就扎进了那名伤者的胸口。

  “嗤”的一声。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名伤者在一脸错愕中,魂入黄泉。

  “还有谁?”

  那人甩了甩匕首上的血,目光扫视着众人。

  原本平平无奇的脸上,此刻已挂上了令人胆寒的杀意。

  “滴答,滴答……”

  鲜血从匕首滑落声音,仿佛鼓锤一样,一下下的敲在众人的心上。

  瞬间,鸦雀无声。

  显然,在美女和生命之间,他们选择了后者。

  温妤悦平静看了看那偷袭自己的人,随即朗声开口。

  “外面的两位,还不打算现身吗?”

  “哈哈哈……”

  一阵猖狂大笑声中,带着面具的张启樵和蛇魔并肩走了进来。

  “姑娘冰雪聪明,在下佩服,果然不负仙子之名。”

  “小女子与两位素不相识,无仇无怨,阁下派人制住我,究竟意欲何为?”

  “哼!”

  蛇魔咬牙切齿道:“怪只怪你那个好师弟,他拿了不应该拿的东西。”

  温妤悦闻言,秀眉一挑,婉然笑道:“看来你们已经在师弟手下吃过亏了。”

  张启樵故作无奈道:“令师弟的武功,委实太过难缠。

  所以,我们只有出此下策,委屈姑娘的地方,还请见谅。”

  说完,他看向了那出手偷袭之人,吩咐道:“把人给我带走。”

  “仙子,得罪了。”

  那人狞笑着向温妤悦走去。

  一双眼睛更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打量着,仿佛能将她的衣服看透。

  温妤悦看着不断向自己靠近的大手,柳眉微蹙,脸上浮现出了厌恶之色。

  心念转动间,蜕变大法已悄然运转开来。

  恰在此时。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住手!”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4751214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