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二十二章 天威莫测

第二十二章 天威莫测


  风沙漫天,气流急旋。

  任以诚借风而起,在半空中陡然长刀一挥,使出了‘狼啸万里’。

  刀光闪烁间,他人刀合一,犹如一道闪电般,劈开风壁,闯入了风眼当中。

  然而。

  里面的情况,却大出任以诚的预料。

  风眼中虽然平静,但周遭的风速却比外边更加急劲。

  强烈的气流,好似一道道利刃,比之他的刀气还要锋利三分。

  顾不上惊骇。

  任以诚强摄心神,连忙撑开护体真气,却见眼前血珠飞溅,身上也隐隐有痛感传来。

  原来,就在这瞬息之间,他不但衣衫被撕破,脸上和手上更被割出了许多细小的伤口。

  这一刻。

  任以诚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千刀万剐,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天威难测。

  电视剧和现实,到底还是有所区别。

  要不然,在功力相当的情况下,没理由易天行可以在龙卷风中来去自如,而自己却办不到。

  不过,这同时也激发了任以诚的战意。

  一声狂喝中,任以诚体内八大窍穴剧振,将功力催至极限,运转轮回劫,以螺旋气场引动周遭气流。

  紧接着。

  只见他手中刀锋一横,使出‘苍河星转’,化出一道巨大的刀气龙卷,在风眼中反向旋转起来。

  隐约间,龙卷风的移动速度竟似有所减缓。

  而任以诚的真气,也在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宣泄而出。

  与此同时。

  任以诚住的那间屋子,房顶门窗都已经被掀飞。

  只剩下残垣断壁,以及赵玉儿和阿图藏身的地洞。

  “他居然真的做到了!这怎么可能?”

  看着龙卷风中任以诚那模糊的身影,阿图已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赵玉儿则一言不发,但任以诚那霸气如天神降临一般的英姿,已深深的刻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一颗芳心更忍不住的怦然而动,愈发的难以自拔。

  赵玉儿暗忖:“这样的男人,自己绝对不能错过。”

  念及至此,她的心中冒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想法。

  只见她眼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随即咬了咬牙,把心一横,起身向地洞外爬去。

  阿图连忙一把将她抓住,阻拦道:“玉儿,你不要命了!”

  “不要你管,任大哥太危险了,我得去帮他。”

  赵玉儿直接甩开了阿图的手,毫不犹豫的爬出了地洞。

  但此时,龙卷风尚未走远,风力依旧强劲。

  她刚到门口的位置,便被一股强大力道给卷飞了出去。

  “玉儿——”阿图大惊失色。

  赵玉儿身在半空,随风摆荡,不断尖叫着大声呼救。

  “任大哥,救我,救我……”

  风眼中。

  任以诚在施展刀法的同时,运转灵龟养志心法,将心神晋入至静至极的空明之境。

  正在全力感悟着龙卷风的意境神髓。

  忽然。

  赵玉儿惊慌失措的声音隐隐传入耳中。

  他心神一分,感悟顿时便被打断。

  眼见赵玉儿命在顷刻,任以诚当即刀锋一转,劈开风壁,闪身而出,一把将其抓住。

  熟料。

  正当他想带着赵玉儿从龙卷风中挣脱的时候,却忽觉体内一阵空虚,功力难继。

  他这才发现,自己在风眼中这短短片刻的时间里,一身真气,包括蜕变大法在内,竟已在不知不觉间,消耗见底。

  “抱紧我。”

  任以诚死死的抓着赵玉儿,心中暗道完蛋。

  现在他体内残存的功力根本不足以脱困。

  为今之计,只有尽力护住自己两人,随风而去了。

  至于被带到哪里,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片刻后。

  龙卷风远去,只留下一片狼藉。

  阿图灰头土脸的从地洞中爬出。

  “玉儿,任少侠……”

  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将附近找了个遍,却始终不见两人的踪影。

  。。。。。。。。。

  夜晚。

  风过天晴,明月高悬。

  沙漠深处的一个山洞外,任以诚正在打坐运功,恢复功力。

  山洞里边,赵玉儿从昏迷中,缓缓苏醒了过来。

  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让她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慌。

  但很快,赵玉儿又镇静了下来。

  因为,她摸到自己的身上,正盖着一件袍子。

  虽然她看不见,但是却闻到上面有股熟悉的味道,跟任以诚身上的一模一样。

  在帮任以诚洗衣服的时候,她已经闻到过很多次了。

  那是一种独特的味道,像是香味,又仿佛不太像。

  有时,赵玉儿也会疑惑。

  为什么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跟自己遇到的其他男人,完全不一样?

  她却不知,这正是蜕变大法的作用。

  任以诚练的是最原始版本的蜕变大法,旨在聚化天地灵气,让身体得到完美进化,从而达到长身不老的目的。

  虽然,这门武功并不适合人族之身修炼。

  但随着任以诚的功力日渐高深,他的身体也在一步一步得到改善,逐渐向完美的程度接近。

  赵玉儿站起身来,扶着山壁,摸索着向洞外走去。

  当看到坐在洞外的任以诚后,她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一想到此刻只有自己和对方两人,赵玉儿心道:“荒郊野外,孤男寡女,岂不正是天赐良机。”

  “既然醒了,就来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听到脚步声,任以诚缓缓睁开双眼,眸中神光隐现,功力已经恢复了一部分。

  “任大哥,你受伤了!”

  赵玉儿看着任以诚脸上的伤痕,言语间充满了关心。

  “无妨。”

  任以诚摇头道:“一点儿皮肉伤,很快就没事了。”

  赵玉儿“嗯”了一声,随后借着月光,打量起了四周。

  只见在山洞前的不远处,有一汪不大的湖泊,明镜般的水面上,清晰的映照着月亮的倒影。

  “任大哥,我知道这是哪里了,这是月亮湖。”

  赵玉儿突然一脸兴奋的说道。

  “哦。”

  任以诚没有多言,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赵玉儿的下文。

  “传说,在很久以前,有一对情侣,他们相爱但是无法结合,便双双在这里殉情而死。

  在临死前,他们就许愿,希望天下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以后,只要有人来到这月亮湖,诚心的许愿祈祷,便可以和心上人,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而这个时候,水面上就会出现这对情侣的倒影。”

  说完,赵玉儿的脸上,已满是向往的神色。

  任以诚闻言,暗自撇了撇嘴,心道:“忽悠,接着忽悠,你以为我是易继风那个傻小子。”

  “不行,难得能遇到,我一定要过去试试。”

  赵玉儿说着,便向湖边跑去。

  不多时,她的声音再次响起。

  “任大哥,你快过来看。”

  任以诚无奈的笑了笑,起身走了过去。

  “怎么了?”

  赵玉儿指着湖面,激动道:“你看,我们的影子。”

  任以诚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赵玉儿见他神色有异,不由问道:“怎么了,你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吗?”

  任以诚没好气道:“姑娘,你是不是被龙卷风吹傻了?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在地上撒泡尿,同样也是这个效果,好吧。”

  赵玉儿道:“人家常说,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难道,任大哥你一点都不向往吗?”

  “错。”

  任以诚道:“你记住,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

  假设,如果我现在可以因为爱情接受你。

  那总有一天,我也可以因为爱情而抛弃你。”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不要胡思乱想了。

  赶紧回去休息,明天还要找回去的路。”

  说完,他便率先迈步,向山洞走去。

  赵玉儿看着任以诚的背影,气鼓鼓的跺了跺脚,嘟囔道:“哼,不解风情的大木头。”

  回到山洞前。

  赵玉儿却并未急着进去休息,而是在任以诚身旁坐了下来。

  “赵姑娘,你在地洞里待待的好好的,怎么会忽然被风吹走?”

  任以诚冷不丁问道。

  “风太大了嘛。”

  赵玉儿螓首低垂,似是有些不好意思。

  任以诚道:“可阿图是跟你一起的,他怎么没事?”

  “那个……”

  赵玉儿神色一怔,旋即有些支支吾吾道:“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身体比较轻。”

  任以诚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再问,只会令对方徒增尴尬与难堪。

  “对了,任大哥,你来大漠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人?”

  赵玉儿突然问道。

  任以诚也不隐瞒,直言道:“是大宋钦宗皇帝的公主。

  多年前,金人入侵时,她在被人带着逃亡时,不幸遇难,以致流落在外。

  如今朝廷奸臣当道,需要借助这位公主的名义,扳倒奸臣,收复河山。”

  “原来如此。”

  赵玉儿点了点头,随即秀眉微蹙,沉思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突然想起,我娘从前好像跟我说过有关皇宫里的事情。

  我还一直奇怪,我娘久居大漠,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现在看来,她说不定跟你要找的人有关。”

  任以诚玩笑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岂不就是我要找的小公主。”

  说到这里,他猛地心神一震,这其实也未必不可以……

  赵玉儿莞尔道:“任大哥,你就别说笑了。

  我自己的身世,我再清楚不过了。”

  任以诚呵呵一笑,催促道:“好了,赵姑娘,真的很晚了,你该进去休息了。”

  “叫我玉儿。”

  “好的,赵姑娘。”

  闻听此言,赵玉儿心里登时一阵气苦。

  “你……你就非得要跟我这么生疏吗?

  我一个女儿家,豁着脸皮不要,天天给你洗衣服送饭。

  你为什么连个机会都不愿意给我?”

  说到最后,她竟已是泪眼朦胧,泣不成声。

  任以诚见状,顿时有些麻爪,只得使出绝招。

  “承蒙赵姑娘你错爱,但是,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没关系,我不在乎。”

  赵玉儿摇头道:“只要你肯给我机会,我保证一定可以做的更好。”

  任以诚无奈道:“你若是想去中原,我带你去就是了。

  你完全没必要这样委屈自己。”

  “你当我赵玉儿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吗?

  对,我是想离开大漠,可这又有什么错?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心喜欢你?”

  忽然,她脸上又露出了凄然之色。

  “是了,我这样一个卖皮草的贫贱女子,配不上你这位武功盖世的少年英侠。

  是我痴心妄想,是我犯贱……”

  听着赵玉儿那伤心欲绝的哭声,任以诚不由暗自叫苦。

  同时,也有些疑惑。

  莫非,自己真的误会她了?

  “妹妹,以后我叫你妹妹行吗?”

  这是任以诚最后的让步。

  就算自己不能一心一意的只喜欢楚楚一人。

  可眼前之人,也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赵玉儿闻言,哭声稍停,阵雨转阴。

  “妹妹就妹妹,怎么也比赵姑娘好听。”

  任以诚叹了一口气,道:“这回满意了吧?没事了就赶紧回去休息。”

  赵玉儿“噗嗤”一声,破涕为笑。

  “那你呢?”

  任以诚道:“我在外边打坐,恢复功力。”

  赵玉儿不再多言,转身进了山洞。

  而就在她踏进山洞的一刹那,嘴角忽地微微上扬,眼底更浮现出了一抹得意之色。

  回到之前休息的地方。

  赵玉儿拿起了任以诚的袍子,贴在了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

  这上边的味道,就像它的主人一样,让她为之着迷。

  “妹妹?哼哼,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赵玉儿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所以在见到任以诚松口后,便见好就收。

  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得到自己想要。

  不论是人,还是前往中原的梦想。

  翌日。

  晨光初升之际。

  任以诚周身气流涌动,功力已然尽复,神完气足。

  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功力,他想起在风眼里时的情形,猛地心念一动。

  他先将蜕变大法的真气,导出丹田,护住周身各处经脉穴道。

  然后,催动星辰变真气,尽数回归丹田,并在其中形成一道气旋。

  任以诚要让自己的真气,在丹田中化成一道龙卷风。

  只要能够成功,他便可以修成寇仲徐子陵那样的螺旋真气。

  到时,自身真气的内力,必将更上层楼。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473087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