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四十章 诗迷

第四十章 诗迷


  数日后。

  时近晌午,任以诚和楚楚终于踏进了大宋的京都——汴梁城。

  京畿重地,繁华似锦。

  城内宽敞的街道纵横交错,四通八达。

  各式各样的建筑鳞次栉比,熙熙攘攘的人群似流水般,在街上川流不息。

  到处都是叫卖声、吆喝声,喧嚣的声浪此起彼伏,显得热闹之极。

  两人并肩走在街上,感受着一国之都的恢宏气度。

  当路过一家乐器行的时候,楚楚的目光突然在那里停留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

  “京城这么大,也不知道展昭和包拯他们到底在哪里落脚?”

  楚楚看着眼前一眼望不到头的长街,有些发愁道。

  任以诚缓声道:“包拯注定不是那种默默无闻的人。

  有他在的地方,也注定平静不了。

  相信我,要找他不会很难的。”

  “但愿吧。”楚楚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街边传来了吆喝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都来瞧瞧啦,时下最新的小说,最流行的名著……”

  “走,过去看看。”楚楚拉着任以诚,向那家书斋走去。

  书斋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厚厚的书籍。

  “这么多!现在京城里很流行写小说吗?”楚楚好奇道。

  书斋的伙计带着殷勤的笑容,解释道:“姑娘你有所不知,这些小说都是这次少来赶考的士子们写的,用来增加自己的知名度,好先声夺人。”

  “原来如此。”楚楚闻言恍然。

  伙计又看向了任以诚,热情道:“这位公子器宇不凡,仪表堂堂,一看便知是夺魁的热门。

  不如买两本小说,也好知己知彼啊。”

  任以诚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楚楚则走到桌边,随手翻看了起来。

  “诶?《一代贤臣庞太师》《恩同父母庞太师》”

  楚楚疑惑道:“奇怪了,这怎么都写的是庞太师?

  而且,这写的也未免太离谱了。”

  “大概是因为他是主考官的缘故吧。”

  任以诚扫了一眼,发现楚楚此时手中的赫然正是那本在后世闻名遐迩《庞太师与我娘亲二三事》。

  楚楚摇了摇头,又连着翻看了几本,突然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你看这本,讲的好像是包拯。”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小说递给了任以诚。

  任以诚饶有兴趣的翻看了一下,只见这书中暗指庐州某考生,攀附权贵。

  以花言巧语哄骗得朝中重臣千金的垂青,更为了状元之位,以诡计谋杀了本届最热门的考生阮文浩,个中内容描写的绘声绘色,仿若亲眼所见一般。

  “呵呵,看来包拯又摊上事儿了。”

  楚楚叹了口气,不由感慨道:“你说的果然没错,有他在的地方,注定无法平静。”

  “走吧。”

  任以诚哂笑道:“这小说虽然是胡扯的,却也不是一无是处。

  至少它让咱们知道了包拯人在鲤跃居,省了一番找人的麻烦。”

  。。。。。。。。。

  鲤跃居。

  任以诚和楚楚来到柜台前,向掌柜的询问包拯和展昭的消息。

  掌柜的是个身形富态的中年人,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这位客官,您来的不巧,包公子他们和庞三小姐去后面的千鲤湖游湖去了。”

  任以诚闻言,眉角一扬,自己晚来一步,京城这案子已经接近尾声。

  不过,总算来的还不算太晚,至少可以免了赛中原被凶手陷害,以致身陷牢狱,险些被处斩。

  千鲤湖,位于鲤跃居后。

  因湖中鲤鱼很多而得名,景色宜人,乃是京城有名的景地。

  千鲤湖前是九龙门,门柱旁立着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一首诗。

  水上鸳鸯,云中翡翠。

  忧佳相随,风雨无悔。

  引喻山河,指诚日月。

  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这首诗为三年前的京城名妓云霜在投湖自尽前所做,里边隐藏着她心爱之人名字,同样也是本案凶手的名字。

  任以诚一直很纳闷儿,凶手必然也明白这首诗的含义,为什么不找借口将其毁掉?

  难道是舍不得?

  来到千鲤湖旁,根本不用找,庞飞燕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便已先一步,传到了任以诚的耳朵里。

  湖中三艘小船。

  包拯和公孙策一艘,展昭和他大哥展俊一艘。

  还有一艘是庞飞燕和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正是赛中原。

  三艘小船此时正在比赛,赛中原因为身体瘦弱,再加上他少了一只脚,自然比不过另外两人,落在最后。

  庞飞燕正在不断的催促他。

  任以诚呵呵一笑,道:“他们倒是真有闲心!”

  楚楚亦是笑道:“不用猜,这肯定又是飞燕的主意。”

  两人说着,正要打招呼,湖中突然变故横生。

  庞飞燕不耐之下,想抢过船桨自己划,赛中原不给,两人你争我夺之下,致使小船侧翻,直接掉进了湖里。

  庞飞燕不会游泳,在湖里不断挣扎。

  “糟糕,飞燕不会游泳。”

  楚楚话音未落,人已疾掠而出,身影闪烁间,她本就飘逸灵动的轻功,在功力进步后更显神妙。

  湖中。

  公孙策号称“天鸿飞鱼”,在众人中水性最好,正要下水救人,却见眼前白影一闪,楚楚已踏波而至。

  只见她俯身一把抓起庞飞燕,左手在水面一拍,借力反冲而起,随即纤腰轻轻一拧,便落在了公孙策的船上。

  另一边。

  任以诚后发先至,身法展开,脚不沾水的横过近八丈的湖面,将赛中原救了起来,飘然落在了展昭的船上。

  “任大哥,你终于来了。”展昭惊喜道。

  任以诚道:“路上遇到点儿事情,所以耽误了一下。”

  展俊亦拱手和任以诚打了个招呼。

  “多谢兄台出手相救,赛中原感激不尽。”

  赛中原在湖里喝了不少水,咳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能开口说话。

  任以诚摆了摆手,道:“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另一艘船上。

  “楚楚姐姐,我想死你了。”

  庞飞燕见到楚楚,也顾不得浑身湿透,直接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弄的楚楚哭笑不得,眼底透出一丝无奈,却又没法拒绝对方的热情。

  回到鲤跃居。

  最豪华的一间客房里。

  包拯看着任以诚,道:“阿诚,你来了就好了,快帮我想想办法,我快愁死了。”

  说着,他便将案情的始末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任以诚。

  从考试开始到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人,震惊朝野。

  皇帝命令包拯三天之内破案,否则的话就要将他发配边疆。

  而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但凶手的身份却还一点头绪都没有,由不得他不发愁。

  刚才在湖里,任以诚及时出手,将赛中原救了上来,包拯并没有发现他的假腿。

  任以诚道:“既然阮文浩和向天问都曾研究过九龙门前的那首诗。

  他们在考试的前一晚也都有过反常的行为,那这首诗就很值得研究一下了。”

  正说着,换完衣服的楚楚和庞飞燕,推门走了进来。

  楚楚来到任以诚身旁,婉声道:“我出去买些东西,一会儿就回来。”

  “我陪你去。”任以诚说着,便要起身。

  他当然知道自己去不了,但该有的态度还是一定要表达到位。

  “不用了。”

  楚楚按着任以诚的肩膀,让他坐了回去,道:“你还是留着帮包拯破案吧,他要真被发配边疆,你到时候怎么跟包大娘交代。”

  任以诚道:“那让飞燕陪你去吧。”

  说完,他忽然暗中朝楚楚使了个眼色。

  楚楚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拉起了庞飞燕,向外走去。

  对任以诚,她有着绝对的信任。

  庞飞燕虽然有些不情愿,想留下来一起破案,但就像楚楚无法拒绝她一样,她也无法拒绝楚楚。

  两女离开后。

  包拯和公孙策等人,均是一脸笑意的看向了任以诚。

  展昭嘿嘿一笑,道:“看来任大哥和楚楚姐姐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任以诚抬手在他的小光头拍了一下,没好气道:“六根不净的臭小子,趁早还俗算了。”

  一番说笑过后,众人继续开始研究案情。

  公孙策将那首诗写了下来。

  任以诚故作沉吟了片刻后,突然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明白了!”

  说罢,他便拿起笔来将诗句中的一些字圈了起来。

  而这些字合起来,赫然正是云霜和科举监考官崔明冲这两个名字。

  “这……这怎么可能?”公孙策陡然大惊,满脸的难以置信。

  崔明冲此人官声极佳,是朝中唯一能同时得到庞太师和八贤王赏识看重的人。

  公孙策也曾立志以崔明冲为自己的榜样,日后做个好官。

  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心敬仰的人,竟然成了一直追查的凶手。

  “唉!”

  包拯深深的叹了口气,沉声道:“这么重要的线索,我居然一直没注意。”

  此时,他心中的震撼丝毫不必公孙策小。

  任以诚道:“我只是旁观者清而已。”

  答案已经有了,包拯感觉脑海中的线索,已经隐隐串联在了一起。

  下午。

  任以诚独自待在房中,继续研究那两个窍穴的运功路线。

  正沉思着,敲门声响起,随后楚楚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两尺来长的锦盒。

  “这是补给你生辰贺礼!”楚楚笑盈盈的将锦盒递到了任以诚面前。

  任以诚好奇打开,发现里面竟是一根墨玉长笛。

  “出去了一下午,就是为了买这个?”

  “喜欢吗?”

  任以诚伸手抱住了楚楚,轻轻吻在了她嫩若凝脂的脸颊上。

  然后在她耳边,喃喃道:“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突然,“咣当”一声,房间门被撞开,展昭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吓得楚楚急忙从任以诚怀里挣扎了出来。

  “任大哥,不好了,包大哥被庞太师的人带走了。”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4586874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