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三章 端倪

第三章 端倪


  “咔!”

  任以诚手中真气一催,一块儿鸡蛋大小的石头,直接被攥了个粉粉碎,扑簌簌地从指间滑落。

  看着手里的石头渣,他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星辰变真气的威力果真不同凡响。

  而且功力变强以后,任以诚感觉干活儿都轻松了很多。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他一直都在利用挖地来不断磨合自身骤然增长的内力。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将练功融入到日常的生活中,是一种极为高明的修炼方式。

  “开饭了。”

  晌午时分,叶夜心给众人送来了午饭。

  “叶姑娘,我来帮你。”

  任以诚走了过去,端起两碗饭,一碗给血魔手送了过去,一碗留给了自己。

  要说这血魔手也算是魔头中的一股清流了。

  不但跟他们同吃同住,还陪着一起下象棋,就差跟他们同劳动了。

  任以诚的端着饭碗,坐在台阶上,一边往嘴里划拉着饭,一边时不时的朝着血魔手瞄上一眼。

  过了一会儿,当他看到血魔手把饭都吃完以后,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狡黠和得意的笑容。

  随即,他便开始在心里倒数计时。

  “三、二、一……嗯?”

  任以诚的笑容忽然消失,眉头也皱了起来。

  原来,他刚才在给血魔手送饭的时候,趁机在里面下了酥筋软骨散。

  力敌不行就智取,他从来都没打消过逃跑的念头。

  虽然现在有了皇世经天宝典的功法,但他可不想一直在这里耗下去。

  只是,眼下这情况似乎有些不太乐观,血魔手完全没有中毒的迹象。

  “一、二、三!”

  血魔手毫无反应。

  “三、二、一!”

  血魔手神色如常。

  “一、二、三!”

  血魔手容光焕发,并且起身走回了大殿。

  见此情形,任以诚失望的叹了口气。

  上个世界他一直顺风顺水,没承想,到了这里以后竟是处处吃瘪。

  一时间,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在他心里迅速蔓延开来。

  “小兄弟,你还是死心吧,这办法我们早就试过了,没用的,这魔头的武功已经到百毒不侵的境界了。”

  包冲天来到了任以诚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言语间充满了无奈。

  他身为天下第一飞贼,任以诚的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他。

  任以诚闻言,不由变得更加沮丧,心道:“看来要想离开,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老老实实的练功了!”

  时间在他们一铲子一铲子挖地的时候,悄然流逝。

  转眼,又到了傍晚。

  “大家收工了,晚饭后在大殿集合,一个都不准少。”

  血魔手从屋顶上飞身而下,警告了一句之后,转身进了大殿。

  晚饭过后,众人聚在殿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任以诚练功之余,闲来无事便再次干起了老本行。

  说来也怪。

  这寺里面除了他以外总共就六个人,却有三个是伤残之身。

  薛母双目失明,薛一骠是个跛子,包冲天亦是腿上有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伯母,您这个眼疾应该是年轻时候,劳累过度所导致的。”

  任以诚在替薛母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后,对于她的病症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怎么样?能治吗?”薛一骠急切的问道。

  他从前不是没想过要替薛母医治双眼,但是家里实在太穷,温饱都很勉强,就更不要说是请大夫了。

  任以诚沉思了片刻,随后点头道:“应该没问题。”

  其实这话要是放在今天之前,他未必敢这么轻易就说出口。

  但是昨夜在他打通第一条经脉之后,连带的蜕变大法也有了稍许的进步。

  以蜕变大法的神奇,帮薛母修补一下眼部受损的经脉应该不成问题。

  “真的没问题?”薛一骠有些犹豫,他不太放心任以诚的医术。

  毕竟诊断是一回事,可治疗起来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任以诚知他心中疑虑,笑道:“放心吧,就算治不好也不会比现在更严重的。”

  薛母道:“骠儿,娘已经瞎了这么多年了,现在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兄弟,那就麻烦你了。”薛一骠闻言,不再多说。

  任以诚点了点头,从针盒中取出银针,扎在了薛母眼周的穴道上。

  轻轻捻动的同时,他体内蜕变大法的真气也随之缓缓地输送了过去。

  片刻后,任以诚收回了银针。

  “娘,感觉怎么样?”薛一骠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在薛母的眼前晃了晃。

  薛母笑道:“傻孩子,哪有那么快,不过现在确实舒服多了,眼睛不像之前那么干涩了。”

  “小兄弟,没看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包冲天眉头一挑,有些诧异道。

  “一般,一般。”

  任以诚谦虚了一句,随即将目光转向了薛一骠,道:“薛兄弟,该你了。”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薛一骠也不啰嗦,直接将裤腿拉了上去。

  从小到大,就因为这条瘸腿,他不知受到了多少欺负和嘲笑。

  过了一会儿。

  任以诚替薛一骠检查过后,皱眉道:“你这个伤……”

  他话还没说完,薛母就抢着道:“这是骠儿小时候淘气,不小心摔倒的。”

  任以诚闻言,眼中陡然闪过一丝惊诧之色。

  他发现薛母在说谎,薛一骠腿上的明明是刀伤,而且刚才薛母说话的时候,明显变得有些紧张。

  “这帮人的来历怕是不简单啊!”他暗自思忖道。

  任以诚心念电转,脸上却是不动神色的继续道:“你这个伤时间太久了,经脉已经全部坏死,凭我现在的功力暂时是无能为力了,除非……。

  “除非什么?”薛一骠急忙追问道。

  任以诚道:“除非你能找到一门上乘的内功,依靠自身之力修复经脉。

  亦或者等我功力再进一步时,再为你治疗。”

  薛一骠耸了耸肩,洒然笑道:“没关系,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强。”

  只是他话虽如此,任以诚却依旧从他眼底看到了一抹失望之色。

  “该我了。”包冲天迫不及待的凑到了任以诚面前。

  孰料。

  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血魔手突然开口。

  “小子,其他人你想帮谁我都无所谓,唯独这个包冲天不行。”

  “为什么?”任以诚讶异道。

  血魔手冷笑道:“我可懒得费心去提防一个轻功天下第一的飞贼。”

  闻听此言,任以诚冲着包冲天撇了撇嘴,双手一摊,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4503863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