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三章 异况初显

第三章 异况初显


  “怎么了?怎么了?”

  听到动静的黄飞鸿和梁威,慌忙从戏台下钻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两人一时间均是有些不敢置信。

  “飞鸿,没事吧?”任以诚关心道。

  黄飞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恙。

  吴娴却不放心儿子,拉着黄飞鸿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见他确实没事,才彻底放下心来。

  “相公,伤着没有?”梁威的夫人这时也走了过来,同样是一脸担忧。

  梁威摇了摇头,看着四周,心中不禁有些懊悔。

  “师母,飞鸿,先帮忙救人吧。”

  任以诚迈步向最近的一个伤者走了过去,这人此时正被几根大腿粗的横梁压在下边,动弹不得。

  三人合力移开了横梁。

  只见这人左臂严重扭曲,显然臂骨已经彻底断裂,正自哀嚎不已。

  任以诚见状,不由眉头紧皱,眼下凭他们三人的本事,根本帮不了这个人。

  “嗯?”就在任以诚束手无策之际,他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一段记忆。

  一段有关接筋续骨的手法的记忆。

  在这段莫名记忆的驱使下,任以诚的手,下意识的放在了伤者骨折的手臂上。

  接着,他猛然发现,在这一触之下,伤者骨骼断裂的情况,竟然在他的脑海中,纤毫毕现的反映了出来。

  随后,就见他抬起伤者的左臂,猛地一捋一推。

  伴随“咔咔”两声骨响,扭曲的手臂竟就这么被他给正了过来。

  与此同时,伤者的哀嚎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咦?不疼了。”

  伤者惊讶的看了任以诚一眼,他发现自己手臂上的疼痛竟然减轻了许多。

  黄飞鸿母子见状,不由面面相觑,眼神中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好厉害的接骨手法,都快赶上我爹了。”黄飞鸿一边赞叹着,一边找了两片木板和布条给任以诚递了过去。

  从小在宝芝林耳濡目染,断骨固定这种常识他还是有的。

  “飞鸿,来帮我。”任以诚暂时已顾不得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的记忆,转身又扶起了另外一个伤者。

  一个、两个、三个···

  在治疗伤者的同时,他的接骨的手法也愈来愈熟练。

  “阿娴,你没事吧?”黄麒英的声音传来,他接到消息后,一路飞奔的就赶了过来。

  “相公,你总算是来了。”吴娴看到黄麒英后,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黄麒英看了看四周,又问道:“飞鸿和阿诚呢?”

  吴娴指着不远处,道:“飞鸿在帮阿诚救人呢。”

  黄麒英顺势将目光移了过去,看着正在帮人疗伤的任以诚,眼中闪过一丝讶然,喃喃道:“好精妙的接骨手法。”

  “黄师傅,快来救救我家娘子。”

  一个衣着不凡的中年男子突然大声哭喊了起来,在他的身前正躺着一个年轻少妇,昏迷不醒。

  黄麒英急忙走过去,在探过颈动脉和鼻息后,神色登时变得凝重起来。

  “怎么样啊?”吴娴问道。

  黄麒英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生命有的时候就是这么脆弱,说没就没了。

  “娘子,你好命苦啊!”

  那中年男子此时已彻底慌了神,一边哭喊着,一边拼命地摇晃着他妻子的身体。

  就在这时。

  一个身穿洋服的青年,突然提着一个箱子来到了那少妇身前。

  只见他从箱子里拿出听诊器,直接就向少妇的胸口按去。

  但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

  礼法当前,中年人当然不会让一个陌生男子,去触碰自己妻子的身体。

  “我是医生。”洋服青年肃声道。

  黄麒英这时也劝道:“大家不要乱,救人要急。”

  众人见广州最有名的大夫都已发话了,心中虽然仍有质疑,却也不再多做阻拦。

  洋服青年先给少妇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双手按在少妇的胸口,做起了心肺复苏。

  接着,他又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捏住了少妇的鼻子,掰开了少妇的嘴,往里吹气。

  如此超越礼法的行为,让围观的众人顿时脸色一红,羞臊不已。

  而本在沉思自己脑中记忆究竟从何而来的任以诚,见此情形却不由一愣。

  这位疑似洋医生的救人方法,竟又让他生出了那种莫名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在他暗自困惑之际,这位洋医生也停止了他的动作。

  随后,只闻“嘤咛”一声。

  那少妇已缓缓睁开双眼,苏醒了过来。

  “娘子,你可真是遇到活神仙了。”中年人连忙扶起了自己的妻子,欣喜万分。

  围观的众人,此刻亦是震惊不已。

  霎时间,掌声四起。

  在他们看来,这洋医生的医术之高明,已然和起死回生无异。

  洋医生微微一笑,在众人的掌声中,收拾起自己的药箱,起身离去。

  “这位兄台,还请留步。”黄麒英乍见如此新奇的医术,见猎心喜之下,急忙出言挽留。

  洋医生看了看黄麒英,诧异道:“请问有何见教?”

  黄麒英抱拳道:“在下宝芝林黄麒英,请问兄台高姓大名?”

  洋医生闻言一喜,欣然回礼道:“原来是黄师傅,久仰久仰。在下叶世轩。”

  。。。。。。。。。

  宝芝林。

  “嘶!诚哥,轻点,轻点···”黄飞鸿的痛呼声连连响起。

  任以诚正在帮他处理脚上的伤势。

  梁威打在他脚底的那一拳,力道属实不弱。

  “飞鸿啊,你的伤怎么会变得这么严重?”吴娴看着儿子那已经肿成猪蹄子的脚,一脸心疼的说道。

  黄飞鸿一脸抱怨道:“如果爹早将他的绝学传给我,我又怎么会被那个梁威欺负。

  今天要不是我身手灵活,恐怕早就死在他枪下了。”

  “你就少说两句吧。”任以诚一边给黄飞鸿上药,一边打趣道:“要是让师傅听到了,小心他以后再也不传你武功。”

  “我说的是事实嘛。”黄飞鸿却是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意道。

  “嘘,别说了,你爹回来了。”吴娴突然指了指门外的方向。

  只见黄麒英全神贯注,连说带比划的走了过来,看他嘴里念念有词的模样,似乎是正在思考着什么。

  吴娴见状,连忙过去打了个招呼,准备试探一下黄麒英的心情。

  所幸,黄麒英似乎心情还不错,只是训斥了两句,就放过了黄飞鸿。

  黄麒英端着茶杯,想起适才和叶世轩的一番交流,不禁有些感慨道:“阿娴,今天在戏园里救人的那个青年男子,原来他是个西医,没想到这西方的医术,竟然是如此之玄妙。”

  说完,他忽然又道:“你们知道他救人的方法叫什么吗?”

  “人工呼吸。”任以诚闻言,下意识的便搭了一句。

  “咦!”黄麒英诧异的看了看任以诚,问道:“阿诚,莫非你也懂这西方的医学?”

  任以诚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这四个字。”

  黄飞鸿忽然道:“说不定你失忆之前也是个医生,所以刚才你才会有办法救治那些村民。”

  “飞鸿说的有道理。”黄麒英点了点头,又问道:“阿诚,你还记得那些医术是谁教你的吗?”

  任以诚再次摇了摇头,道:“那些记忆来的莫名其妙,我半点儿印象都没有。”

  黄麒英闻言,沉思了片刻,然后道:“依我看,可能是那些村民的伤势,牵动了你被遗忘的记忆,所以才导致了这种情况发生。”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起来,看着任以诚道:“阿诚,你愿不愿意跟我学习医术?这样说不定对你恢复记忆有所帮助。”

  任以诚先是一愣,随即二话不说,就跪了下来。

  “弟子拜见师父。”

  师傅、师父,虽是一字之差,却是天渊之别。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4408521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