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八章 测试药方

第八章 测试药方


  暖阳高照,日丽风和。

  “徐老伯,哪里不舒服?”任以诚微笑着询问着眼前的老者。

  这老者正是卖红豆沙的徐伯。

  徐伯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全身都不舒服。

  腰酸背痛,浑身乏力,不但咳嗽,还流鼻涕,还有头也疼的要命。”

  任以诚闻言,替徐伯把了把脉,随后道:“不要紧的,您只是得了春瘟而已。”

  “这···严重吗?”徐伯担心道。

  任以诚摇了摇头,笑道:“不碍事的,吃两副药,很快就会康复的。”

  一旁,依旧负责坐镇把关的黄麒英,看着医术越发精进的任以诚,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着任以诚不断的进步,黄麒英也逐渐开始让他接触一些其他的病症,借以实践心中所学。

  当日在公堂之上,任以诚凭借自己的医术学识,成功的替黄飞鸿洗清了杀人的罪名。

  自此之后,来宝芝林求诊的病人,便再次多了起来。

  广州城的百姓已经意识到,西医虽然新奇,但老祖宗留下来的中医,其实同样也毫不逊色。

  而经此一事,任以诚这个名字,也在广州城里渐渐地传扬了开来。

  。。。。。。。。。

  下午时分。

  宝芝林的药房外,火炉上正坐着一口大锅,锅中的水,将开未开。

  任以诚正在不断的往里面放着各种药材。

  一时间,轻烟袅袅,药香四溢。

  而在他的身旁,还拴着一只看起来病病歪歪,无精打采的土狗。

  “一派小宗师模样,志气一点不简单···”

  门口的方向,黄飞鸿忽然背着书包,哼着小曲儿,神采飞扬的走了过来。

  “诚哥,你这是要炖狗肉吃吗?”看着任以诚准备的那些东西,他不禁有些好奇的凑了过去。

  任以诚闻言,没好气道:“你见过谁会用一只病狗来解馋的。”

  “那你这是准备做什么?”黄飞鸿不解道。

  任以诚解释道:“这是一种可以强筋健骨,增强体质的药方。

  用这个药汤浸泡身体,可以对习武练功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这些时日以来,他的虎鹤双形拳已经初入门径。

  但是武学之道,并非一日之功,想要有所成就,就必须得经过长年累月的苦修才行。

  任以诚学武的年龄,相对于黄飞鸿来说,终究还是有些晚了,所以他不得不想些办法,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黄飞鸿点了点头,他知道任以诚肯定又回想起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

  对此,他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那这只狗是干什么用的?”黄飞鸿又问道。

  任以诚摊了摊手,有些无奈道:“你也知道,我的这些记忆来的不明不白,这个药方究竟是真还是假,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就只能先委屈一下这只狗了。”

  “唉!祝你好运了。”黄飞鸿看着在地上趴着的那只土狗,深表同情。

  “对了。”任以诚问道:“看你刚才那副高兴的模样,又遇到什么好事儿了?”

  黄飞鸿闻言,有些兴奋道:“刚才回来的路上,我遇到郎坦布了。

  上次学堂蹴鞠比赛,他输得不服气,准备找我明天再比一局,输的人到时要去天香楼,请客大吃一顿。”

  任以诚提醒道:“对方敢再找你,肯定是有备而来,你可千万不要轻敌。”

  “放心吧。”黄飞鸿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自信道:“我能他第一次,就能赢他第二次,明天我一定再赢他个片甲不留。”

  任以诚笑了笑,不再多言。

  一场蹴鞠比赛而已,以黄飞鸿的身手,也的确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两个时辰后,药汤已彻底调配完成。

  “成与不成,就看你的了。”

  任以诚伸手抱起了那只土狗,抚了抚它的脑袋,随后就将它放到了装着药汤的木桶里。

  。。。。。。。。。

  天色渐暗,晚饭时间。

  黄飞鸿一反常态,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趴在饭桌上,迟迟没有动筷子。

  “飞鸿,怎么不吃饭?菜不合口?”吴娴关心道。

  黄飞鸿有气无力道:“头疼,没胃口,不想吃。”

  “不会吧!”任以诚诧异道:“难道飞鸿也染上了春瘟?”

  最近季节变化,天气越来越暖和,各种病菌滋生,以致时疫频发。

  这几天来宝芝林求诊的人,十个里面有八个都是这个问题。

  黄麒英给黄飞鸿号了号脉,点头道:“的确是春瘟,不过没关系,这种病不要紧的,吃点药就没事了。”

  黄飞鸿闻言,顿时一脸沮丧。

  黄麒英又道:“这样吧,明天你就先不要去上学了,在家好好休息吧。”

  “我没事,我明天一定要去上学。”黄飞鸿急忙摇头,心道:“今天已经和郎坦布约好了要比赛,明天若是不去上学,岂不成了自动认输。”

  黄麒英道:“行了,别装勤快了,平时你不是千方百计想逃学的吗。”

  “缺课也不是办法啊。”

  十三姨摸了摸黄飞鸿有些发烫的额头,随后道:“待会儿我带你去叶医生那里打一针,保证药到病除,明天就可以上学。”

  黄飞鸿闻言,顿时笑道:“这个主意好,我们现在就去。”

  “不行。”黄麒英突然反对道。

  “为什么?”十三姨不解道。

  黄麒英语重心长道:“十三姨,做人要懂礼节,知分寸。

  飞鸿是我宝芝林的人,你让他去看洋医生,那我的颜面何存呢?”

  “奇怪了,看病跟颜面有什么关系啊?”十三姨不以为意道。

  “我黄麒英不能把自己的儿子治好,好要有求于人,这不惹人笑话吗?”

  “你这分明是门户之见。”

  “随你怎么说,总之一句话。”黄麒英肃声道:“飞鸿,我不准你去看洋医生。”

  “十三姨,师父说的没错。而且,我那仅剩的一点记忆告诉我,这针能不打还是不要打的好,总是打针对身体不好。”任以诚这时也出言劝道。

  十三姨看了着师徒二人,气冲冲道:“你们一个老古板,一个小古板,简直就是顽固不化···”

  。。。。。。。。。

  星斗垂天,夜色渐深。

  晚饭过后,任以诚正在房间里翻看医书。

  突然,一阵争吵声,从窗外传了进来。

  任以诚听了两句后,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十三姨和吴娴,偷偷带着黄飞鸿去找叶世轩看病。

  结果回来的时候,不小心被发现了,黄麒英现在正训斥她们。

  如此情形,任以诚不禁摇头一笑。

  他决定这个事还是不去掺和的为妙,免得引火上身。

  片刻后。

  外边终于安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隔壁的房间也亮起了灯光。

  房间里,黄飞鸿正闷闷不乐的坐在床上,为明天跟郎坦布比赛的事情烦心。

  叶世轩给的药,刚才已经被黄麒英给毁掉了,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明天肯定是必输无疑。

  忽地,房门声响起。

  黄飞鸿抬头望去,只见任以诚推门走了进来。

  “诚哥,你怎么来了?”

  任以诚拿出了一个针灸盒,笑道:“当然是给你排忧解难来了。

  只要让我给你扎上几针,保证你明天一觉醒来,生龙活虎。”

  “你···你行不行啊?”黄飞鸿一脸质疑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白天看到的那只狗,也不知道它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任以诚微笑道:“放心吧,就算你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你爹吗?”

  “好吧!”黄飞鸿想了想,为了明天的比赛,他最终还是决定要试一试。

  “上床,躺好,把衣服解开。”任以诚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银针。

  。。。。。。。。。

  翌日清晨,早饭时间。

  “爹早,娘早,诚哥早。”黄飞鸿连蹦带跳的来到了饭桌前。

  至于十三姨,一大早就已去了广济西医管。

  黄麒英问道:“飞鸿,你拿书包干嘛?病还没好,不准上学。”

  “爹,我的病已经痊愈,没事了。”说着,黄飞鸿还悄悄地给任以诚竖了个大拇指。

  吴娴闻言,看了看他笑道:“是啊,你看他精神还挺不错的。”

  “哼——你别以为他能瞒得了我。”黄麒英直接拉过了黄飞鸿的手腕,给他检查了起来。

  “咦!”黄麒英皱眉道:“奇怪了,真的好了。”

  他正要询问,却听福伯在前厅叫他,有人来求诊。

  黄麒英离开后,吴娴好奇道:“儿子,你怎么好的这么快?叶医生的药不都被你爹给毁了吗?”

  黄飞鸿闻言,拍着任以诚的肩膀,嘿嘿一笑,道:“这当然要感谢爹,真的收了一个好徒弟!”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440283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