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十八章 君生我已老

第十八章 君生我已老


  宝芝林,诊疗室中。

  任以诚正在帮一个中年妇人把脉。

  “大婶儿,你这个病不碍事的,只要再多服两副药,过几天就没事了。”

  “真的吗?可是之前隔壁的大夫说,我娘得的是哮喘病,必须要长期复诊服药才行。”

  中年妇人身旁,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清丽少女疑惑道。

  任以诚呵呵一笑,道:“你娘不过是着凉引起的气喘罢了,哪儿来的哮喘病。”

  少女闻言,顿时气结道:“可恶,那个庸医怎么一点医德都没有?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好了,小倩。”中年妇人温声劝道:“娘这不是没事嘛,你就不要再生气了。”

  “小大夫,我娘她真的没事儿吗?”看着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任以诚,小倩实在是有些不太放心。

  对于小倩的质疑,任以诚倒也不在意,只是微笑道:“放心吧,姑娘若是还不放心,家师就在一旁,你可以找他再为你娘确认一下。”

  “不用了。”中年妇人连忙摆了摆手,拒绝道:“黄师傅既然没说话,那肯定就是没问题的,小倩她不懂事,小大夫您别介意。”

  “无妨,这是药方,拿去找福伯抓药吧。”任以诚笑着摇了摇头,将写好的药方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多谢了。”小倩歉然一笑,伸手接过了药方,陪着她娘向药房走了过去。

  “下一位。”

  任以诚话音刚落,却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

  他抬头看去,只见艳红已经坐在了一旁。

  “艳红姑娘,你怎么来了?身体不舒服吗?”

  艳红拿出了一个食盒,嫣然笑道:“我做了些白糖糕,来送给你尝尝。

  也顺便找你帮我看一看,我这两天确实有点儿不太舒服。”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白糖糕先放着,我先来帮你把把脉。”说着,任以诚伸手搭在了艳红的脉门上。

  片刻后。

  “你这是最近饮酒过度,再加上总是熬夜,所以有些阴阳失调。”

  “那怎么办?”

  “不要紧的,我记得春和堂有种叫明心丸的药,刚好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明心丸?要不然你陪我一起去吧?我怕我会记错了。”

  “额···可是我还要坐诊啊。”

  “这不是还有黄师傅在嘛,而起这会儿病人也不多了,你就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吧。”

  任以诚有些为难的看向了黄麒英。

  黄麒英见状,微笑道:“阿诚,既然艳红姑娘需要帮忙,你就陪她走一趟好了”

  “你看,黄师傅都发话了,咱们这就走吧。”艳红直接拉起了任以诚,向外走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正在擦桌子的福婶儿忽然撇了撇嘴,一副看不惯的样子对黄麒英道:“老爷,您也不管管,瞧她那个模样,分明就是对诚少爷别有用心。”

  黄麒英闻言,放下了手中的笔。

  “福婶儿,你就不要多心了,阿诚只不过是去帮个忙而已。

  再说了,阿诚虽然年纪不大,但却一向成熟稳重,我相信他会知道分寸的。”

  。。。。。。。。。

  出了春和堂。

  市集旁的石桥上,任以诚和艳红两人漫步而行。

  “小大夫,麻烦你专门陪我跑这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咱们也算是朋友了,你直接叫我阿诚就好了,总是叫我小大夫,感觉怪怪的。”

  “好,那···阿诚你也不要总是再叫我艳红姑娘了,我比你年长几岁,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声姐姐好了。”

  说话的同时,她还忐忑的瞄了任以诚一眼。

  “这当然没问题,除了师父他们以外,我在这里举目无亲,能有个姐姐也不错。”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艳红欣然一笑。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两人正说着,突然听到前边的巷子里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随后,就见一个衣着简朴的黑衣少年,飞一般的从巷子里飞奔而出,三两步就跑上了石桥。

  就在这时。

  巷口突然又传来了一名少女的哭喊声。

  “哥——”

  黑衣少年闻声,恍然一惊,急忙回头看去。

  只见巷口处,一个身形娇瘦的少女正被一帮人围堵在墙角。

  她的脸上、身上还有身旁的地上,满是鲜红。

  “菁菁···”

  见此情形,黑衣少年顿时像发了狂的猛兽一样,嘶吼着飞扑了回去,二话不说,见人就打。

  他腿出连环,一脚一个,显然是有功夫在身。

  霎时间,“砰砰”之声,连绵于耳。

  不过短短片刻之间,地上就已是哀嚎一片。

  这黑衣少年一身蛮力过人,一时之间,竟是无人可挡。

  他怒吼着,一个纵身,再次向人群中飞踹而出。

  “不好!”

  石桥上,任以诚脸色陡然一变,随即一个箭步,抢身而出。

  人群中,那黑衣少年攻击的目标,赫然正是林世荣和他爹林三斤。

  下一刻。

  任以诚已拦在了二人身前,右腿一动,同样一脚踢出,向对方迎了上去。

  随后,就听“砰”的一声。

  黑衣少年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任以诚这一脚给震飞了出去,摔躺在地。

  这些日子,经过药浴的不断滋养,任以诚的身体早已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气力之强,更是一日胜过一日。

  是以对方虽是天生蛮力,但他却也丝毫不惧。

  “菁菁,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黑衣少年连走带爬的来到少女身边,神情紧张不已。

  但当他看到少女满身鲜红的时候,顿时又癫狂了起来,二话不说,抬脚就向四周围观的人踹了过去。

  “你冷静点,你妹妹没事儿。”任以诚见状,急忙出手拦住了黑衣少年。

  他已经看出那名少女身上的其实并非是血,而是一旁刷墙用的红漆,不小心粘在了她的身上。

  没承想,这黑衣少年却是听而不闻,一把拨开了任以诚的手,飞起一脚就像他踢了过来。

  任以诚身形一侧,躲开了这一脚。

  “阿诚,你小心点儿。”艳红在旁边看的心惊肉跳,担心不已。

  眼见对方如此蛮横,任以诚不禁心生恼怒,随即便也不再忍让。

  只见他右掌一翻,屈指成爪,果断就向对方手臂抓了过去,准备先将其擒住再说。

  黑衣少年见状,反应更加激烈。

  霎时,两人便战成了一团。

  黑衣少年天生蛮力,兼且精擅脚法,出招之际,势大力沉,且一脚快过一脚,攻势迅猛非常。

  然而,任以诚亦是毫不示弱,只见他身形闪转间,迅捷灵敏,逸若飞鹤。

  任由对方攻势如潮,却根本难以伤他分毫。

  “哥,不要再打了,我真的没事。”名叫菁菁的少女眼见事情越闹越大,急忙出言劝阻。

  黑衣少年闻言,神色不由一怔,同时出招的速度也随之慢了一瞬。

  见此情形,任以诚倏然变招。

  只见他势若猛虎,爪出如飞,在抓住对方手臂后,顺势一拉,直接一掌就印在了对方的胸口之上。

  随即,伴随任以诚横劲一震,黑衣少年立时便被拍飞了出去。

  他无心伤人,是以对方被拍飞后,只是摔了一跤,并为受伤。

  黑衣少年跃身而起,怒火中烧,正想动手再战,却被身旁的妹妹拽住了衣角。

  “哥,住手,不要再打了。”

  看着妹妹脸上的担忧与恳求,黑衣少年终究是按耐住了心中的冲动。

  他冷哼一声,直接背起妹妹,转身挤出人群,快步离开了这里。

  “阿诚,你伤着没有?”艳红走过来,拉着任以诚的胳臂,一脸关心的上下打量着。

  任以诚摇了摇头,看向了林世荣和他爹。

  “世荣,三斤叔,你们没什么事吧?”

  林世荣抹了把冷汗,庆幸道:“幸亏诚哥你来了,要不然我和我爹非遭殃不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任以诚好奇道。

  林世荣一脸晦气道:“那人叫鬼脚七,听说是外乡来的。

  刚才他来买猪肉,不巧正好卖完了,他就非要买我留下准备自己吃的那块,我不卖他就动手强抢。”

  “原来如此。”任以诚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小大夫,上次郊游时,我家世荣承蒙你照顾,真是多谢你了。”林三斤忽然道。

  任以诚摇了摇头,笑道:“三斤叔客气了。”

  “世荣啊,你招呼朋友吧,爹先回去整理铺子了。”说完,林三斤就转身进了巷子。

  林世荣问道:“诚哥,我要去陪飞鸿练舞狮,你要不要一起去?”

  任以诚看了看时间,知道这时宝芝林的病人应该都走光了,便将目光看向了艳红。

  艳红微笑道:“没关系,你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好,那咱们改天再聊。”

  看着任以诚离开的背影,艳红忽然神情怅然的叹了口气,喃喃出声。

  “可惜,我要是再年轻几岁就好了···!”


  https://123wx.com/html/15/15165/439190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