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六百七十四章 神陨

第六百七十四章 神陨


  “应该就是这里。”

  穆处长沉声道,“地下是灵气富集区,鼠族文明不可能放过这样资源丰饶的洞天福地,再深入几十米,就有机会发现夜光城,大家小心戒备,敌人随时可能出现!”

  众人屏住呼吸,蹑手蹑脚,顺着群魔乱舞般的缝隙钻了进去。

  果然,经过几段如肠道般崎岖狭窄的羊肠小径,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喇叭形的洞穴。

  好像经过人工休整,颇为平坦的地面上,却散落着大量象征着文明的物品——鼠族长矛兵使用的自行车辐条,鞭炮兵使用的炮仗碎屑,食物残渣和包装纸,还有支离破碎的罐头铠甲残骸,甚至有整整一罐珍贵无比的奶粉,都被打开,倾倒在地上。

  满地狼藉,一副末日景象。

  楚歌眼尖,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张大幅海报。

  是几十年前的电影海报,上面绘制着俊男美女在蓝天白云之下拥吻的画面。

  在楚歌记忆中,类似的海报,是长牙王国的鼠族们,用来膜拜“诸神”,必不可少的道具。

  食猫者的家族洞穴中,就悬挂着好几副类似的海报,出征之前,食猫者会带领家族里所有的子弟兵,对着海报上的人类顶礼膜拜,随后,他们就会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亢奋到悍不畏死的程度。

  然而,这张应该神圣不可侵犯的海报上,俊男美女的面目,却被深红色的颜料,画上了两个巨大的红叉。

  头顶和嘴角,也被画出了尖角和獠牙,包括身后摇晃着带有尖刺的尾巴,像极了怪兽和恶魔的模样。

  然后,整张海报都被啃噬得千疮百孔,又被爪子撕得七零八落,上面甚至还残留着一颗颗的老鼠屎。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看来,鼠族已经知道真相了。”

  穆处长皱眉道,“至少,一部分鼠族已经知道了人类并非创造和拯救他们的诸神,他们对人类的欺骗和奴役非常不满,以至于将我们当成了……恶魔。”

  楚歌不语,众人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继续步步为营地前进。

  前方却传来浓烈如火的血腥味。

  “小心!”

  穆处长急忙竖起尾巴,比划了一个战术指令,众人无声无息散开,隐没在黑暗中。

  半分钟后,充当尖兵的楚歌和黑羽,才脱下周身所有装备,伪装成普通老鼠的模样,探头探脑前进。

  前方是一片焚烧殆尽的夜光植物,闪烁着黯淡的光泽。

  还有一块块碎石和泥浆混合到一起,构筑起来的阶梯和墙壁——此刻却是崩塌殆尽。

  楚歌认出,这是长牙王国的一处据点。

  在鼠族和虫潮的战争中,鼠族处于攻势,他们在朝着天人实验室进军的路上,建立了许多据点,用来存储物资,积蓄力量,封锁虫潮的活动空间。

  而现在,这座被烈焰焚毁的据点,里面所有鼠族士兵统统都死了。

  “出来吧,没有活口。”

  楚歌摇晃尾巴,向穆处长示意。

  随后趴在地上,仔细研究横七竖八的几十具鼠族尸体。

  这些鼠族身上都穿戴着还算精良的罐头铠甲。

  有些鼠族到死,尾巴都缠绕着手术刀或者短矛。

  几名军官的胸口,甚至佩戴着硬币和饮料瓶盖子打造而成的勋章。

  他们修长如铲,温润如玉的门牙,也像是精心打磨过的样子,而不是普通老鼠那样,随便找几块木头或者岩石乱蹭。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是一支不折不扣的鼠族正规军,绝非附庸部落的蛮族。

  然而,他们死得极惨。

  不少鼠族都被开膛破肚,五脏六腑统统流淌出来。

  还有些鼠族的脖子几乎被啃噬到了颈椎,脑袋都支撑不住,身体被楚歌抬起来时,脑袋就像钟摆似得摇来晃去。

  更有些鼠族身上充满了火烧火燎的痕迹,甚至整个儿变成一坨焦炭。

  “什么人干的?”

  名为“雷动”的移魂者悚然一惊,“手段这样凶残,是变异虫豸么?”

  “恐怕不是。”

  楚歌和穆处长一起,在一名胸口挂满了勋章的鼠族面前趴了下来,仔细观察它的伤口。

  它没有穿戴铠甲,只穿着一件用人类窗帘布制成的华丽礼服,戴着插满了七色羽毛的礼帽,甚至在两个前爪上,分别套着一枚人类的戒指,像是某种手镯或者说臂环。

  它也没有像是普通老鼠那样躺着或者趴着,而是人立起来,倚靠在墙角,即便早已死去,都僵硬在直立的模样。

  它的致命伤在胸部和腹部。

  从左胸到右腹,是一条深可见骨,触目惊心的狭长伤口。

  从右胸到左腹,也是一条力度同样惊人,简直贯穿到后背的伤口。

  两条伤口交叉,组成一个血腥的X  

  而造成这两道恐怖伤口的武器,就在旁边,是一柄吹毛断发,锐不可当的手术刀。

  这柄手术刀,被它自己的尾巴死死缠绕住,血迹、刀锋、内脏和死尸,共同组成一幅冰冷的雕像。

  雕像的脸上,凝固着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怪诞表情,令人毛骨悚然。

  “剖腹……自尽?”

  楚歌和穆处长面面相觑,都看到彼此眼底的惊诧莫名。

  类似的场景,只有人类历史上几个臭名昭著的邪恶帝国崩溃时,才能从那些被深度洗脑,又信仰崩溃的狂战士身上才能看到。

  难道长牙王国也已经穷途末路到这种程度了吗?

  “不对,并非所有鼠族都像是这名指挥官一样,剖腹自尽的。”

  楚歌逐一检查了十几具鼠族的尸体,发现蹊跷,“这里明显有……至少两派鼠族,好像有一派鼠族是从外面攻进来,和驻守在里面的鼠族发生冲突,双方自相残杀,直到其中一派被彻底消灭,胜利的那一派也伤亡惨重,失去苟延残喘的勇气,选择了一死了之。”

  “看起来,是这样,这名剖腹自尽的鼠族,尾巴早已僵硬了,不太像是有人将手术刀硬生生塞到它的尾巴里,伪装现场的样子。”

  穆处长顿了一顿,苦笑道,“再说,也不会有人伪装这种东西吧?”

  正说着,他们忽然听到据点上方的平台,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众人脖子后面的毛发统统炸开,急忙顺着螺旋向上的通道,钻到据点上方去看。

  他们看到了一名通体发红,手舞足蹈的鼠族。

  长长的白胡须从尖尖的嘴巴两侧垂挂下来,脸上布满皱纹,背脊伛偻着,尾巴沾染了发光植物捣烂,榨取出来的汁液,闪闪发亮——这是一名典型的鼠族智者。

  只不过,原本应该沉稳而睿智的鼠族智者,此刻,却变成滑稽的小丑。

  它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酒气,脚下散落着几十张酒心巧克力的包装纸,甚至还有一小瓶——对鼠族而言,或许是一大瓶二两装的高度白酒,酒瓶空空如也,里面的酒液不是洒在它身上,就是灌入了它的体内。

  鼠族根本不善饮酒,寻常一颗酒心巧克力就能令他们极度癫狂,更何况一口气灌下去这么多真正的白酒。

  这名鼠族智者已经陷入分不清东西南北的醉酒状态,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挥舞着一截锈迹斑斑的刀片,对着黑黢黢的岩壁,或许还有岩壁以上的天空大声咆哮。

  它一边咆哮,一边狂舞,一边顺着岩壁向上爬去,众人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它用尾巴卷起一根火柴,在岩壁上轻轻一划。

  这时候,楚歌才看到,刚才它脚下的位置,除了酒瓶之外,还有几个空空如也的燃料瓶——鼠族喷火兵使用的那种。

  最后时刻,它冲着众人咕哝了一句。

  楚歌勉强听懂,这句话要是翻译成人类语言的话,大概可以理解成:“上帝死了。”

  火星溅落到身上,泛起幽蓝色的烈焰,鼠族智者化作一团璀璨的光球,在分不清是狂笑还是嚎啕大哭的尖啸声中,从半空坠落下来。


  https://123wx.com/html/12/12096/4707970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