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人鼠难辨

第五百三十九章 人鼠难辨

  “当然,我是专程为你而来,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楚歌毫不退让地迎上了白夜的目光,直截了当道,“你叫白夜,是一名移魂者。”

  “移魂者?”

  白夜反复咀嚼了这个名词很久,眼底再次放出针扎般的痛楚,摇头道,“真奇怪,明明很熟悉的名字,偏偏记不起来——那是什么?”

  “移魂者是一种极其特殊的超能力者,能够将自己的灵魂自由转移到各种动物的躯壳之内,动物的等级越高,转移越容易,老鼠算是一种很常见的移魂对象,但不知为何,你这次将灵魂转移到老鼠体内执行的特殊任务,却出现了差错,和我们失去联系很久,所以,我才会以老鼠的形象出现,就是来营救你的!”楚歌连珠炮般道。

  “我们?”

  白夜的瞳孔骤然收缩。

  “特调局,第七处,没印象吗?”

  楚歌道,“更准确说,我们,是人类。”

  “人类……诸神?”

  白夜浑身一颤,倒退几步,将脚下的午餐肉罐头踢倒,“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国师说过,诸神已经陨落了,我,我只是一具打不死的回魂尸,我怎么可能窃夺诸神的光辉……”

  “无论国师是否救了你,又对你说过些什么,它都在撒谎。”

  楚歌冷静道,“我有证据——伸出爪子摸摸你的颈动脉左后方,仔细摸索的话,是否能摸到一个硬梆梆如纽扣般的物体,那就是通过手术植入老鼠大脑中,用来稳固人类神魂的控制芯片,所有魂兽,也就是特调局培育出来的老鼠,都会经过类似的改造,看,我这里也有一个,如果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淡淡的刀疤,这种刀疤缝合得非常整齐,根本不是野兽撕裂再自然愈合能够产生,对不对?”

  白夜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并没有伸出爪子去摸,就已经确定。

  很显然,他曾经不止一次摸到过自己颈部皮下藏匿的芯片,只是以往始终没有起疑心,还以为那是一块特殊的碎骨,畸形生长而已。

  “为什么,诸神明明已经陨落了,国师说,现在的地面是残阳浩劫,满目疮痍,诸神的骸骨都在熊熊燃烧的城市废墟中随风飘舞,而生活在地底世界的鼠族,已经变成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智慧生灵。”

  白夜喃喃道,“但我脑中,的确经常闪现浮光掠影,曾经无数次在模糊不清的梦境中,看到过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人类大都市——国师说,那是诸神的启示,它没理由骗我。”

  “根本没有什么诸神!”

  见白夜仍旧执迷不悟,楚歌稍稍提高了声音,“更没有‘残阳浩劫,满目疮痍’,是,过去百年人类世界的确经历了疾风骤雨和惊涛骇浪,但我们全都顽强地挺了过来,进入了全新的涅槃纪元。

  “而鼠族,也根本不是什么被诸神创造出来,蒙受诸神宠爱的‘第一智慧种族’,事实上,鼠族的诞生和人类毫无半点关系,大家只是在灵气复苏的大背景下,一起发生了奇妙的进化,看上去,还是鼠族的进化速度更快一些——或许,这便是你一开始滞留在长牙王国,进行潜伏侦察的原因,你想搞清楚鼠族的进化之秘,结果却深陷其中,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浑然忘却了自己究竟是谁!”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我好像记得这个故事。”

  白夜的脑中,像是被钉入了一根无形的楔子,他痛不欲生地抱住了脑袋,“没有神,这,这怎么可能,长牙王国的一切都是谎言,我们根本不是诸神的造物?可笑,假的,你在骗我!”

  他忽然抬头,龇牙咧嘴,朝楚歌做出一副狰狞的怪相。

  在这一刻,鼠族的黑暗兽性,彻底占据了他的大脑,令他再次从“移魂者白夜”,变成了“不死将军”。

  “国师绝不会欺骗我们,我们是诸神最骄傲的造物,我们肩负着神圣的使命而你,不过是妖言惑众的魔物!”

  白夜尖叫着,朝楚歌扑了过来。

  楚歌还没躲闪,白夜却像是在半空中挨了自己重重一拳,以一个无比古怪的姿势跌落下来,趴在地上,气喘吁吁,四肢和尾巴死死纠缠在一起,自己和自己较劲,布满血丝的眼珠几乎瞪出眼眶。

  “我是谁?”

  他发出既迷惑,又绝望的嚎叫,“我究竟是谁!”

  楚歌知道,白夜的移魂症发作了。

  或者说,他的人类灵魂和老鼠大脑,物质和意识,正在进行最激烈的交锋,令他的性格,在“白夜”和“不死将军”,在人类和老鼠之间不停摇摆。

  楚歌心说自己刚才下的药似乎有些过猛了,急忙安抚白夜:“别着急,你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本体太久,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谁,这个,呃,很正常,真的很正常,只要你跟我回去,回特调局和非常协会,让灵魂重新回到本体,一定能慢慢恢复,想起过去的一切。”

  “回,回去?”

  白夜像是两名半身不遂的患者,在截掉了瘫痪的半边身体之后,将残余的身体拼凑在一起,十分不协调地扭曲着,“回到地面上,诸神的世界?”

  “当然,别忘了你真正的身份,还有我们的使命。”

  楚歌急道,“我们应该尽快将地底世界发生的一切——长牙王国,虫鼠大战,强大的虫潮指挥官,还有居心叵测的国师,统统汇报给当局,让当局提前做出应对之策!”

  “……不。”

  白夜沉默了很久,还是摇头道,“我不相信国师居心叵测,即便,即便地面世界的现状和它描述的有所出入,肯定是哪里出现了误会,因为国师真的对诸神忠心耿耿,它所说和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和捍卫诸神的世界。

  “你根本不知道,在国师的领导下,长牙王国已经荡平了多少虫巢,杀死了多少正在进化中的蛇虫鼠蚁——没错,连那些愚昧无知,凶残成性的野蛮鼠族部落,我们都照杀不误。

  “若非长牙王国维护着地底世界的秩序,并及时将蛇虫鼠蚁的疯狂滋生,扼杀在襁褓之中,这里的虫潮数量,起码扩大百倍,倘若数以亿万计的蛇虫鼠蚁都冲上地面,我想,生活在地面的诸神——人类,肯定也是头疼万分的吧?

  “是国师亲手缔造了长牙王国,将鼠族变成了捍卫地面城市的第一道防线,它对诸神真的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包藏祸心?

  “对了,说不定国师是受到某一名神族的直接指挥呢,它是忠诚执行着诸神的命令,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这不可能。”

  楚歌道,“人类世界中,特调局第七处是专管妖族事务的部门,基本上,过去半年来说,你就是该部门在咱们这一块最大的头头了,如果你没有给国师下达过命令,那就没人会给国师下命令了——就算有,肯定也不是好人。”

  白夜沉默。

  对楚歌的判断不置可否。

  “算了,不要纠缠这些细节。”

  楚歌道,“时间紧迫,我们还是赶紧想办法逃出去吧——你当了这么多天的不死将军,总该知道有没有密道可以直通地面?就算通不到地面,距离地面越近,我们灵魂出窍,断线逃跑的几率就越高!”

  “逃跑……”

  白夜摇头,“我为什么要逃跑?战争还没有结束,我们杀死的那个,未必是对方的首领,虫潮随时会卷土重来,我不能丢下夜光城和这么多同胞,当一个落荒而逃的懦夫。”

  “不是吧?”

  楚歌失声叫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头老鼠了?”

  “不是一头老鼠,而是一名鼠族。”白夜十分严肃地指出了楚歌用词的错误。

  “那有什么区别?”

  楚歌感觉问题有些棘手,“既然你脑中浮现出这么多闪光的碎片,证明你的记忆并没有完全丢失,你应该记得,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好吧,一名鼠族!”

  https://123wx.com/html/12/12096/4604441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