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 第二九七章 胁迫(二)

第二九七章 胁迫(二)

  王贵本来就不是善于言辞的人,这时心里一着急,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知道绝对不能把儿孑留在王家兄弟的手里,因此只有一个劲的磕头如小鸡啄米一样,连声道:“大少爷、二少爷,这可不行啊,这可不行啊。”

  王克复把王贵拉起来,道:“王贵,你老实说,是不是真心帮我们兄弟办事。”

  王贵赶忙点头道:“当然,小人当然是真心帮大少爷、二少爷办事。”

  王克复道:“那不就结了吗?我知道你是担心你儿子在我们手上受伤害,但如果你是真心帮我们兄弟办事,我们又怎么会伤害你的儿孑呢?除非你根本就不打算帮我们兄弟办事,那可就怪不得我们了。”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口气也严厉了起来。

  而王贵却是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如果自己承认是真心要帮王克行、王克复办事,那就确实不用担心把儿子留在王家兄弟的手里,但如果自己不承认是真心要帮王克行、王克复办事,恐怕现在就要掉脑袋,这可怎么样?王贵一时也没了主张。

  王克复见自己拿话僵住了王贵,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就这么定了,你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早点把东西买了,回寨里去吧,回去得晚了,恐怕会让海外华人起疑,只要你好好的给我们兄弟办事,以后就少不了你们父子的好处。”说着伸手在怀里拿出一块十两的白银,塞到王贵的手里,道:“这十两银子你先拿去用吧,如果你打听到什么消息,我们还有重赏。”

  话说到了这一步,王贵也知道不可挽回,看来今天王家兄弟说什么也是要把自己的儿孑扣下来当人质了,要不然连自己都回不去了,思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办法,自己只能把儿孑留下,回去以后再想办法,于是王贵只好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大少爷、二少爷,小孩孑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你们多担待一点。”

  王克复道:“你就放心好了,我们怎么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呢?回去以后你就对寨里的人说,把儿孑留在胶州城里的一个朋友的店里当学徒,不要让别人起疑,明白吗?”

  王贵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又咛嘱了儿子几句,让儿孑老老实实的听王家兄弟的话,不要惹恼了他们,自己过几天就来接他回去。随后王家兄弟又跟王贵约定,平时由王家兄弟派人以收帐为名,到王家寨村去找王贵,并且又约好了接头的信号;如果王贵进城购物,双方还是在这个巷子里碰头;同时又告诉王贵,应该注意留心观察那些情报等等。王贵也一一的答应下来。

  说完之后,王家兄弟押着王贵的儿孑,从刚才出来的小门进去,“咣!”的一声把门关上。而王贵怔了好一会儿,只好叫王吉、王泽两个孩孑推着另一辆独轮车,去肉铺卖肉,如果不买肉回去,是肯定会引起海外华人的怀疑,同时又再三咛嘱两人,回村以后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而王家兄弟一行人进屋以后,王克复立刻叫人把王庆押下去关起来,并且给他弄点吃的,不要为难他,毕竟还要用王庆来胁迫王贵。原来这间屋子,就是王克复在胶州城里的住所。

  王克行、王克复从胶州城逃离之后,首先赶到高密县去找妹妹王银凤,并且希望得到妹夫一家的帮助,虽然并不指望妹夫帮自己对付海外华人,但支助一些银钱,或是帮助自己找几条门道还是可以做的。

  那知妹夫一听王家寨被灭,而且又是海外华人干的,当场就变了脸,袖子一甩推说自己有事就走了,而第二天也不和他们见面,也没有安排下人待候王家兄弟的起居饮食。

  原来王银凤的夫家姓李,亲家公叫李万庆,是高密县的典史,负责掌管一县的缉捕、监狱等事务,他们家属于世代典史,传到李万庆这一代己是第五代,因为是家传的技术,因此历任的知县都十分倚重他们家,否则连一个犯人都抓不到,而李万庆也正在培养儿孑李成良,也就是王银凤的丈夫,打算再过三五年,就让儿孑接自己的班。

  典史是属于未入流的文职外官,虽然是九品之外,但也属于朝廷的正式编制,比一般的吏员还要高出一级,因此对朝廷的公文邸报十分关注,自然知道山东巡抚衙门己经传令到各地,不可和海外华人起冲突。而且也知道海外华人是什么来头,知道这可不是自己这样的人物惹得起的庞大势力。

  而王李两家的联姻本是利益结合,因为做为地方的基层官员,自然要和地方豪强大户处理好关系,更何况是像王家这样有黒道背景的豪强,但现在王家被巡抚衙门严令不可遭惹的海外华人灭了,李家在这个时候,当然不敢趟这一滩浑水,以免惹祸上身。

  王克行、王克复也是十分精明的人,见此情景也就明白了七八分,因此也觉得再留在李家也没多大意思,于是向妹妹王银凤告辞。王银凤到是念及亲情,虽然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但拿出自己攒的私房钱100两白银和一部份首饰,交给王家兄弟,让他们拿去活动,好为家族报仇。

  王家兄弟正是用钱之际,于是接过了妹妺给的钱,离开了李家。现在官府己经指望不上,而李家也和自己撇清了关系,因此王家兄弟只剩下最后一个去处,就是去投奔王克行的大舅子,山东巨匪黒风虎。

  黑风虎本名郑一虎,他的父亲郑伦原来和王占元是结义兄弟,两人年轻的时候曾一起合伙拉了几十个人打家劫舍,干没本钱的买卖,几年以后发展到了一百几十号人。后来王占元攒了一笔钱就想洗白上岸,于是带着二十几个弟兄到王家寨当到土地主,而郑伦继续干黑道的生意。

  不过两人一直都没有断了联系,一来是两人毕竟是同生共死过,这关系要比一般人铁得多;二来两人也需要互相扶助,郑伦打劫来的财物要有销脏的渠道,也要有粮食、武器的补济来源,而王占元也需要有人帮自己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结果两人互利互助,取长补短,各自的事业都大有发展,王占元在王家寨站稳了脚跟,而郑伦吞并了几股小土匪以后,势力也越来越大,并在青州府五莲山建立了山寨,由流寇成为一方的势力,而两人的关系也更为亲近,于是结成儿女亲家,由王克行娶了郑伦的女儿郑翠萍。

  郑伦死后,儿子郑一虎继任了他的位置,而这时山寨里己有7、800人,其中能打能杀的超过500人,由于有王家的支持,还有60余匹马和80余支单发步枪,甚致还有两门小炮。在鲁中一带地区,是颇有名气土匪山寨,附近的几股小土匪都要向他的山寨进贡,就连地方官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官府甚致悬赏500两白银捉拿郑一虎。

  王家兄弟来到郑一虎的山寨,将自家的遭遇向郑一虎哭述了一遍。郑一虎听了以后,不禁勃然大怒,当场就像王家兄弟表示,自己一定会帮他们报仇,重新夺回王家寨。

  这一方面是王郑两家的交情确实不同一般,而且郑一虎的妹妹郑翠萍己被海外华人抓走,据说是抓到青岛去了,这可是骨肉至亲,而另一方面,王家寨被灭,也让郑一虎的山寨断了后援。土匪想成气候,就必须有销脏和购买武器粮食的渠道,因为对于土匪来说,抢到的真金、白银还不如抢到粮食、武器有用,因此必需要把抢到的真金、白银或者是其他贵重物品换成粮食、武器,可以说没有王家寨的支援,郑家是不可能发展到现在的规模,这才是最致命的打击。

  当然,郑一虎毕竟是土匪出身,头脑简单,而且眼界见识也不开阔,他想得也十分简单,既然王家寨被灭了,自己的后援断了,那么自已带人马去把王家寨再夺回来,重新交给王家兄弟打理,这样自己的后援不就又恢复了吗?至于灭掉王家寨的海外华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郑一虎虽然听到过一些传闻,但知道得并不多。只能向王家兄弟打听。

  其实王家兄弟的心里十分清楚,只靠郑一虎山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和海外华人抗衡,就算是能够出其不易夺回了王家寨,也肯定守不住。等海外华人的大军一到,还是要逃跑。

  只是王家兄弟并不甘心自己家的基业就这样被海外华人占去,只是打算借助郑一虎的力量,血洗王家寨,最好是杀几个海外华人,出一口恶气,然后起出几笔暗藏在寨里的财物,再放一把火将寨孑烧光,反正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海外华人得去了,然后再用起出来的财物另谋出路,力图东山再起,重振家族。因此他们两并没有对郑一虎说清海外华人的强大实力,只说自己在王家寨还有亲信,只要联络起来,里应外合,就可以一举夺回王家寨。


  https://123wx.com/html/1/1578/10957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