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 第一九零 访问天津(二)

第一九零 访问天津(二)

  海外华人的海关效率到是很快,赵維忠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办理完了货物的关税手续,在大沽口到是有雇佣的运货马车,不过现在赵维忠要陪同张佩纶一起去天津,自然不能押货走,而且他这次去上海是一个人出发,这时也没个可以托负的人,只好将这些货物都寄存在码头的仓库里,然后才赶回来和张佩纶汇合,而这一去一来,己花了一个多小时。

  好在是张佩纶到并不以为怪,耐心的再船上等着赵维忠,同时也认真的阅读了【大沽口码头泊船需知及留船人员注意事项】,并且再三咛嘱留守的船员,一定要尊守海外华人的规定,不得妄动。

  赵維忠回来以后,张佩纶等一行人这才动身下船,在海关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登上了穿越者派来迎接他们去天津的船。

  穿越者安排接张佩纶一行人去天津的船是一艘318艇,因为穿越的舰船中,只有318艇可以驶入海河。

  在前面的战斗中,穿越者共计俘虏了八艘浅水炮舰或是鱼雷炮艇,分别是俄舰海狸号、德舰伊尔提丝号、法舰里昂号、原属北洋水师,后被八国联军俘虏的海龙、海青、海犀、海华号、飞霆号,吨位从数百到千吨不等。因为这些小艇都是直接投降,基本没有什么损伤,而且穿越者收回了开平煤矿以后,舰船的燃料也彻底解决,因此现在这八艘小艇己经担负起在天津近海巡逻的任务,同时也兼任训练新招的海军士兵。

  而穿越的几艘舰船这时基本都停留在巷口中,只是每隔二三天,开出一艘到近海转一圈,而两艘318则被收进长白山舰的坞舱里,毕竟穿越的舰船燃料有限,而且基本没有可以更换的配件,因此尽量少用,以免损耗。只是这次为了显示穿越者对张佩纶访问天津之行的重视,才出动一艘318艇,送他到天津。

  来到318艇前,张佩纶才近距离观察海外华人的舰艇。尽管这艘小艇并不大,不过从形体上看,和海外华人的军舰大体差不多,艇身修长,略显底平,而通体为银白色,艇首为大斜尖首,线型简洁,光滑平整,但装配的武器却并不多。

  张佩纶等一行人登上318艇,被请到接待室中安坐,尽管318艇只是一艘排水量200吨的小艇,但设计的时候是要求满足艇上20名左右的官兵7—10天的海上执勤的需要,因此艇内的空间颇大,甲板上建筑分为两层,上层是驾驶室,下层的前半部份是一个很宽大的活动室,在出海执行时可以充当办公室,而这时也可以做为接待室。

  318艇启动,驶入海河,向天津进发。而张佩纶坐在舱中,只觉得船行十分平稳,而且速度颇快,两岸的景致就向飞似退后,张佩纶这辈孑坐过的船也不算少,军舰也坐过几回,但还是第一次乘座这么快,而且又行驶得如此稳定的小艇,心里也不由得暗暗称奇。

  因为巡逻艇普遍要求高速,318艇的最高航速为32节,和昆明舰相同,要高于其他四艘军舰,尽管现在只是以23、4节左右的速度行驶,但在这个时代来说,这己是少有的高速了。甲午战争时,日本联合舰队的主力舰吉野号,还有现在北洋水师的两艘主力舰海天号、海圻号的最大航速可以达到23、4节,但这只是在紧急情况下才会以最大航速行驶,平时一般都不会超过20节。

  大沽口距离天津大约有40多公里,以23、4节左右的速度行驶,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达了天津新区的码头。而透过船舱的舷窗向岸上看去,只见在岸上己聚集了数十人,有半数以上都是军人,为首一人头带军帽,身着制服,正在岸边等着迎接张佩纶一行。

  而离岸边近了,赵维忠也看清楚了来人,不禁有些吃惊,对张佩纶道:“姑爷,这可是秦政委来接您啊。”

  张佩纶听了,也颇有些意外,因为他听赵維忠介绍过,秦铮是海外华人的首脑之一,一般在正式公文中都是排在夏博海之后的第二位,用位高权重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就算是换成大清的官制,秦铮至少是水师提督一级,为从一品,几乎可以算是一方大员了。而自已尽管是上海方面的特使,但并无官职,早年虽然有些名望,但马尾一战己身败名裂,仅仅是后来当了李鸿章的女婿,才免强还有些声望,原以为海外华人不过只会派出次一级的官员来迎接自已,却没想到会是秦铮出面,因此张佩纶也颇有受宠若惊之感。

  其实穿越者之所以由秦铮出面迎接张佩纶,主要是因为秦铮熟悉这个时代的历史,而且也比较善于交际沟通,因此和这个时代的人沟通交流,由秦铮出面最合适,至于职务对等原则,目前穿越者还没有考虑这一点。毕竟现在整个穿越集团的各项制度还并没完全走上正轨,也就沒有那么多讲究。

  船靠岸停稳,搭上舷梯,张佩纶抢步下船,几步来到秦铮面前,并且主动伸过手来和秦铮握手。原来他听赵维忠说过,这伙海外华人颇为西化,普遍行西式握手礼,要是在早年张佩纶还是清流的时候,少不得会鄙视海外华人忘母邦义礼,行蛮夷之仪,但现在张佩纶的棱角早己磨尽,而且他也十分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其实就是一个传话的人,另外就是尽力促成海外华人和洋人谈判,当然不能得罪这些海外华人,而在礼节上也就入乡随俗。

  而秦铮到是有些意外,因为和这个时代的人打交道,他反到习惯用拱手礼,不过秦铮也马上反应过来,伸手和张佩纶的手相握,道:“幼樵先生,我代表天津新区临时政府,欢喜你来访问。”

  张佩纶赶忙道:“秦政委,中堂大人和在下在上海己经久闻政委的大名了,今天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而且贵众乃是我华夏的海外苗裔,虽远离故土数百年,但仍不忘心存华夏,在此国难危急之际,回归我大清,力抗外寇,实在是令人敬佩啊。”

  秦铮呵呵笑道:“幼樵先生太过奖,中华民族血脉相连,我们虽然在海外生活了数百年,但却没有一刻忘记了故国,而且一直都是以华夏族裔自居,这一次回归中华,也算是了却了先祖们的心愿,致于抗击外寇,仍是每一个中华女儿应尽义务,国家有难,我们自然不会袖手傍观。”

  张佩纶连连点头,道:“贵众一片赤子之心,在下佩服。”

  秦铮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己经在利顺徳饭店为幼樵先生准备好了房间和酒宴,为先生接风洗尘。”

  张佩纶忙道:“不敢,不敢,佩纶不过是一介布衣,此番来津,一则是受中堂大人所托,代为问候贵众;二则也是应維忠之请,岂敢受如此重待。”

  秦铮笑道:“来的都是客,先生也不用客气了。”转头吩咐道:“把车开过来。”而趁着等车的空档,又和赵维忠打了个招呼。

  不一会儿,只见三辆电动汽车依然行驶过来,在秦铮、张佩纶等人身前停住,张佩纶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异的神色,上下打量着电动汽车,而这时有人过来为他们打开车门,秦铮道:“幼樵先生,请上车吧。”

  张佩纶略一迟疑,低头钻进了汽车里,秦铮也随后上车。这样的电动车原来是用于施工现场的人员转运,车內共分为四排坐位,每排可坐三人,现在中间两排改成了对坐,还支上一张小桌,秦铮就坐在张佩纶的对面,前后均是秦铮带来的卫士,而赵维忠和张佩纶带的随行人员,以及携带的物品均由后两辆车装运。

  等一行人都上车以后,三辆电动车才依次启动,向利顺徳饭店行驶。张佩纶端坐在车中,只觉得十分平稳,连扶手都不用。这时张佩纶才问道:“敢问秦政委,此车不见火门、锅炉、烟囱,亦不见水煤之物,却不知是用何种动力驱动。”

  洋务动动进行了三十余年,虽然并未使这个时代的中国真正强大起来,但确实让一批中国人了解了世界,初步俱备了科学的意识,因此再看到火轮、火车一类的靠自动力行动的机械,也不会以为是鬼神之力,而是明白这玩意是用蒸汽机为动力驱动的,而有蒸汽机,就必然会有火门、锅炉、烟囱等物。不过蒸汽机的体形庞大,结构复杂,无法做到小型化,因此只有轮船、火车一类的大型运输载体才能使用。

  张佩纶刚见汽车时,到还并不以为意,以为这不过就是一种类似于火车的用蒸汽机为动力驱动的机械而己,只是做得小巧一些罢了。但近距离观察,张佩纶发现这车的顶部并无烟囱,而坐进车内以后,更是发现车内似乎并无容纳蒸汽机的空间,而且一无火门,二无锅炉,开动起来更无蒸汽机运作时巨大的噪声,这就大大的超出了张佩纶的认知,因此才向秦铮询问。

  秦铮笑了一笑,张佩纶能够说出这一番话来,看来到是有些见识,道:“幼樵先生,这辆车可不是用蒸汽驱动的,而是用电力驱动,因此叫做电动车。”


  https://123wx.com/html/1/1578/10956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23wx.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wx.com